11月中旬,在叶洛沃村的战斗中,红鹰团又牺牲了300多人。11月29日,在维雅车站,任辅臣率全团仅乘的400余官兵与白匪整整鏖战了一天,尽管凶残的敌人发起一轮又一轮的猛攻,但车站始终岿然屹立。

这一年从春季到秋季,任辅臣率领“中国团”转战在东部战区的几个战场上,在乌拉尔山西部的杜拉河、卡马河一带,与敌人大小战斗近百次,杀得敌人闻风丧胆。特别是在阿克塔依河附近,“中国团”以少胜多,打败了敌人的进攻,并乘胜追击,一直推进到上都拉。

1884年4月,任辅臣出生于辽宁省铁岭县镇西堡乡河夹心村。童年因家庭贫困,随开私塾教师舅父念了五年私塾,家境好转后,转入铁岭银冈书院求学。1898年,沙皇俄国在铁岭修筑东清铁路支线(哈尔滨经铁岭至大连线),招收雇员,任辅臣应招做了一名书记员,在工作中学会了俄语。

张含光及其子女默默地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从不张扬丈夫的功绩和受过列宁接见的荣誉,以至于她们的传奇故事经历几十年一直鲜为人知。

图片 1

回到国内,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张含光领着孩子回到老家铁岭,隐姓埋名,开始了更加艰辛的生活。

任辅臣牺牲后,最高苏维埃政府与布尔什维克党高度评价了他的功绩。当时的《公社社员报》上发表的苏维埃政府讣告为:在维雅战役结束时,中国团团长任辅臣同志壮烈牺牲了,任辅臣同志在中国侨民中享有很高威信,他把他在中国人中间的影响和威信全部贡献给苏维埃俄国。由他组织领导的中国团部队曾是我们战线上最坚强的最可信赖的部队。做为世界革命的忠诚战士,他把毕生精力都献给了伟大的事业。他的精力,并没白费,革命战士们将永远记着为全世界被压迫者的事业而献出了生命的中国人民的儿子——任辅臣同志。

1958年春节,周恩来总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张含光还健在,非常高兴。他满怀深情地说:“任辅臣在苏联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就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他是我们的先烈,他的革命业绩是我们国家的光荣!”

入夜后,北风凛冽,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宿营于军用保暖列车里,对苏维埃极端仇视的富农阿霍特尼科夫连夜向白匪告密。白匪化装成红军,杀死了哨兵,包围了军用列车,用机枪猛烈扫射。任辅臣和30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2营政委郭万清在战斗中负伤被俘,坚贞不屈,英勇就义。至此,曾发展到2000名官兵的红鹰团全军覆没。

“中国团”所在的彼尔姆地区是国内战争时期东方战线最重要的战场。在苏俄北部登陆的英国干涉军企图同东部的白匪军、捷克斯洛伐克军团在这一带会师,以完成对莫斯科的包围。因此,彼尔姆、维亚特卡、萨马拉、喀山、辛比尔斯克一线成为保卫莫斯科具有决定意义的地区。而且彼尔姆、喀山等城市位于伏尔加河上游的卡马河沿岸,如果敌人占领这些地区,就可以沿伏尔加河顺流而下,同伏尔加河下游、北高加索、库班及顿河地区的克拉斯诺夫哥萨克军队、邓尼金的白军连成一片。“中国团”所在的彼尔姆一带发生了最激烈、最残酷的战斗。

图片 2

在十月革命爆发时组建“中国团”参加苏联卫国战争

原标题:参加俄国“十月革命”战争的中国红鹰团

为保卫重要的战略要地血战到底而英勇牺牲

伟大导师列宁在接见任辅臣的妻子和儿女时,高度称赞任辅臣是勇敢的国际主义战士,出色的红军指挥员,优秀布尔什维克。1958年,周恩来总理在谈到任辅臣时说:任辅臣同志早在十月革命时期就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他是我们的先烈,他的革命业绩是我们国家的光荣。

任辅臣得到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思想的启迪,知道这是一个为平民百姓谋利益的政党。在这以后,他又结识了不少具有进步思想的俄国青年军官。

首战告捷,极大地振奋了军心,随后,中国团在任辅臣的率领下,又接连打了几个胜仗。可由于实力悬殊,整个东线形势并不乐观,白匪步步紧逼,战线逐渐西移。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中国团转战于都拉河、卡马河一带。在阿拉塔伊河附近,中国团一度击溃人数占优的强敌,迫使其退到了上都拉。

这份报告是1918年11月26日公布的,3天之后,即29日夜间就传来了任辅臣在维亚车站阵亡的噩耗。

责任编辑:

周总理派当时的国务院办公室主任童小鹏去与张含光及其子女取得联系,让她们把任辅臣参加十月革命的事迹写成材料报送给他,并提出给张含光以终生奉养的生活待遇。老人得知这一消息,十分感动,含着泪说:“谢谢总理关心,现在生活在祖国大家庭里我很高兴,生活很好,我的子女都在为人民政府工作,我没有任何需求,祖国解放了,我对一切都满意了。”她谢绝了党给予她的特殊照顾,从不居功向党和国家索取什么。

鉴于中国团的不俗表现,最高苏维埃于10月27日命名中国团为“红鹰团”。并举行了隆重的授旗仪式。之后,红鹰团又转于战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一带,再接再励打了几次硬仗。一天,任辅臣接到红军总司令部命令:迅速夺取被白匪军占领的托博尔河铁路大桥!红鹰团迅速赶向目标挺进。

1917年俄历10月25日,伟大的十月革命爆发了。任辅臣激动不已。他把俄文报纸译成中文,大力向华工们宣讲,苏维埃俄国的今天就是我们中国的明天。1918年初,任辅臣向当地的布尔什维克组织提议并成立了由华工组成的红军部队。

由于满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当时的中国内忧外患,灾难深重,东北地区正处在日、俄两个帝国主义列强的铁蹄下。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任辅臣因为懂俄语,被俄军强行拉去当翻译。期间,在与俄国军官(当时俄国军官中有不少人加入了布尔什维克)的交往中,结识了几位布尔什维克军官,开始接触到了无产阶级的革命思想。

任辅臣返回前线之后,立即率领中国团投入到与白匪军的激烈战斗中。敌人的目标是夺取维亚车站和下图林斯克工厂。战斗几乎达到白热化的程度,炮弹都打光了,敌人损失惨重,任辅臣率领“中国团”仍然坚守着阵地。

在此期间,任辅臣在华工中开展革命活动,宣传革命道理。为改善华工的工作和生活待遇,他组织罢工,并取得了胜利,加强了华工之间的团结,为迎接革命风暴打下了基础,他本人也在斗争中得到华工们的信任和爱戴。

为布尔什维克党努力工作险遭残杀

桑来朝奋勇当先,率二营战士猛冲猛打,不幸身中数弹壮烈牺牲。战士们喊着“为营长报仇”前扑后继往前冲,终于冲破火力封锁线,与敌人展开近战,终将守桥白匪军消灭,将桥夺了回来,再次出色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受到了通令嘉奖。但此战红鹰团也付出了沉重代价:阵亡600多人,伤160多人。

对“中国团”旺盛的士气和卓越的战绩,当时的《共产主义者报》评论说:“中国军队是我们战线上最顽强的部队……‘中国团’之所以有这样顽强的战斗力,在于他们对共产主义事业的无限忠贞,在于官兵间有着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阶级感情。”

1918年10月,中国团组建一周年之际,向当时盘踞在高尔察克匪帮发起猛攻。战斗中,骑兵挥舞马刀率先冲进匪窝拉亚镇,步兵紧随其后,一举将数倍于己的白匪打得狼狈奔逃。毙敌数百,俘获300多人。

在战火中成长被誉为“红鹰团”、“中国英雄军”

1989年11月2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在北京举行仪式,向中国国际主义英雄任辅臣追授红旗勋章。苏联各大报刊,我国《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晚报》、《世界博览》、以及英国《大百科全书》等都刊文介绍任辅臣的事迹。1993年11月28日,铁岭市人民政府在铁岭烈士陵园为任辅臣烈士塑像落成举行隆重的揭幕仪式。市委、市政府领导在致词中说:任辅臣是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无产阶级的英雄,中国人民的好儿子,辽北青年的先锋,辽北人民的骄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他一马当先冒着枪林弹雨带领战士们向前冲击,前仆后继,终于接近了敌人的机枪阵地,与敌展开肉搏战。任辅臣率领后续部队迅速冲过桥去,一举歼灭守桥白匪军,胜利夺回大桥。不幸的是,二营长桑来朝身中数弹,血洒桥头,英勇牺牲。这场恶战,“中国团”共阵亡600人,只有160多名战士没有负伤。“中国团”的英勇无畏的精神,深得苏俄人民的敬佩,他们亲切地称中国团为“中国英雄军”。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中国参加了协约国。按协约国的规定,中国应派华工到各协约国当劳工。当时的北洋政府光派往俄国的华工就达近二十万人。当时,在哈尔滨由富亚公司招募了两千多华工赴沙俄劳动。受布什维克党指派,任辅臣以外交署官员的身份,赴俄国乌拉尔地区的彼尔姆省阿拉巴耶夫斯克矿区,从事开矿、伐木等艰苦劳动。次年,他的妻子张含光也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到了俄国。

一次,白匪军一部前来偷袭,“中国团”采取扇面式合围战术,四面出击,有力地打击了白匪军的嚣张气焰,并因此获得上级的嘉奖。

当部队逼近桥梁时,敌人已经在桥的另一端架起了两挺重机枪,长长的火舌组成了交叉火力网,给部队造成很大的伤亡,战士每前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两次进攻受阻,任辅臣向二营长桑来朝下死命令:重新组织火力,不惜代价消灭白匪!

11月末,第二十九步兵师对面共集结了十一个团的白匪军,主要打击方向是维亚车站、萨尔达村和拉亚村。在维亚车站北面双方进行了激战。而敌人还在继续增强着对维亚车站进行大突击的力量。实际上,不仅仅是维亚一个地方危机四伏,从北乌拉尔森林到南伏尔加河东岸大草原这片广大地区,高尔察克白匪军正全面推进,苏维埃第三集团军被迫后撤。

1917年10月7日,由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爆发。任辅臣受命将在俄华工组建为“中国团”,在他的倡议和组织下,矿区华工有1500多人涌跃参加了红军,任辅臣被任命为团长。“中国团”下辖三个营,一营营长为张清萧(河北保定人);二营营长桑来朝(山东人);三营营长潘万川(东北人)。中国团的成立受到苏维埃政府的热烈欢迎和高度重视,被编入红军第3军第29阻击师,该团番号为255团,苏俄方面给中国团派来一位俄国布尔什维克党员任政委。新成立的中国团经过短期训练,就换上红军军装开赴前线,投入到保卫新生苏维埃政权的战斗中。

1904年,日本和沙俄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东北展开了争夺殖民地利益的战争,战火很快蔓延到铁岭。有一天,任辅臣碰见两个俄国兵正在抢夺中国农民的苫房草,他义愤填膺,不顾一切地冲上前去,与俄国兵撕打起来。其中一个被他打翻在地,另一个凶狠地挥舞马刀向他砍来。这时,一位名叫瓦夏的俄国青年军官出来解围。原来,瓦夏是当时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地下党员。他把任辅臣带到屋里,问他为什么要打俄国士兵。任辅臣理直气壮地说:“他俩打伤了中国的老百姓。”

十月革命爆发后,苏俄的斗争异常激烈,战斗非常频繁,东线形势尤为严峻,高尔察克白匪军在西方列强的支持下,活动更加猖獗。为保卫阿尔拉巴耶夫斯克矿区,中国团首次作战,就在阿拉巴耶夫斯克附近一个白匪占据的镇上展开。任辅臣利用夜色掩护,对白匪发起突然袭击,打了对方一措手不及,全歼该敌。

“在维亚战役结束时,中国团团长任辅臣同志壮烈牺牲了。任辅臣在中国侨民中享有很高威信,他把他在中国人中间的影响和威信全部贡献给苏维埃俄国。

图片 3

任辅臣牺牲之后,苏维埃政府把他的妻子张含光和3个孩子送到莫斯科居住,政府还给她们以特殊的照顾。在莫斯科生活了大约1年之后,张含光向苏维埃政府正式提出了回国的申请。为此,革命导师列宁亲切地接见了她和她的孩子们。安慰她们说:“等到东部战事平静时,就安排你们回祖国去。”

图片 4

1918年,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处境极其艰难,国际帝国主义企图利用战争把年轻的苏维埃共和国扼杀在摇篮中。1918年春夏两季,首批英、美、法军队近1万人占领了摩尔曼斯克和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并计划向莫斯科、彼得格勒方向推进。4月初,日、英军队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登陆,德帝国主义则闯进克里木和南高加索地区。

中国团的战斗意志和不凡的战绩,得到苏维埃政府及媒体的高度肯定,《共产主义者》报发文称赞:中国部队是我们战线上最坚强的部队……中国团之所以有这样顽强的战斗力,在于他们对共产主义的无限忠诚,在于官兵间有着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阶级感情。《乌拉尔工人》报则称“中国团是我们战线上最好的红军连队之一”。

任辅臣是在一次突围中光荣牺牲的。11月下旬,他受命于危难之中,任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维亚战场的临时总指挥。这时,东方战线局势进一步恶化,高尔察克在鄂木斯克自立为“全俄国的最高执政”以后,在北部发动了强大的攻势,企图打通彼尔姆、维亚特卡到科特拉斯一线,以便同北方的英国干涉军会合,完成对莫斯科的包围。到11月下旬,白军总共集结5万多名士兵,而红军不到35000人,且分布在从纳捷什金斯克到卡马河左岩奥萨以南大约400俄里的漫长战线上。在这场敌我势力悬殊的战斗中,第三集团军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它的左翼没有设防,因此无力防备来自北部的敌军包抄。右翼的友军因司令部指挥失当也未能在第三集团军最危急的时候及时给予援助。

图片 5

1916年,在布尔什维克地下党的指导下,任辅臣开始在华工中秘密建立革命组织,召集会议,给工人们上文化课,并讲解列宁的着作,宣传工人阶级只有消灭旧的社会制度才能得到自身解放的道理。他把俄文传单译成中文散发到华工中去,提高了工人们的思想觉悟。

1908年,已经24岁的任辅臣赴哈尔滨,担任由东清铁路护路军司令部开办的俄国军官学堂汉语教官时,加入了还处于秘密状态、被当时的中国工人称之为“穷党”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

1909年夏季,东清铁路沙俄当局逮捕了几名在军官学堂工作的布尔什维克地下党员之后,很快发现了任辅臣的革命活动。但因他当过警官,与哈尔滨中国当局的某些上层人物有一定联系,不便正面对他采取行动,就出卑劣手段暗中买通了中国土匪,趁他去道外浴池洗澡之机,藏在门后突然开黑枪。任辅臣胸部中弹,右手掌也被击穿。但他临危不惧,用左手握枪英勇还击,土匪落荒而逃,他被送进铁路医院。

列宁发出号召:“同志们,大家都来进行最后的决战!”任辅臣率领“中国团”响应列宁号召,又相继参加了魏尔霍图利耶方面消灭反革命捷克军团和白匪军等多次战斗。他们穿过高山,越过丛林,涉过沼泽,艰苦战斗,用血的代价独挡一面。

宋小濂无奈将任辅臣逮捕起来,并关进模范监狱死牢。但由于他平时对任辅臣非常器重,加上地下党组织及同学、同事和妻子张含光的全力疏通,宋小濂表面下了一道通缉令,暗中却把他送到位于中俄边境的东宁县,出任水上警察局局长。

任辅臣在这里照常接受党组织的指示,除继续转送、掩护布尔什维克“政治犯”外,还经常越过绥芬河出境,到指定地点参加党的秘密会议,传递重要文件,受到党组织的高度信任。

1907年,任辅臣毅然放弃了警官职位,经瓦夏介绍,到了哈尔滨,在东清铁路护军司令部主办的俄国军官学堂任汉语教官。这时,他参加了布尔什维克秘密领导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哈尔滨工人团”,开始从事革命活动。1908年,任辅臣秘密加入布尔什维克党。

任辅臣愤怒地回答:“他们不会的,中国要是没有那些无能的、卖国的‘戈必丹’,你们根本来不到中国。”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