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首人身形玉璜(M27:120-19)(图7-3)

周人也有商人类似的美好传说,《国语周语》:“周之兴也,鸣于岐山”,这种叫作的鸟,就是凤凰。因为周文王“敬德保民”,故有凤来仪,“凤鸣岐山”,保佑周人兴旺起来,最终这个不够发达的小方国,战胜了强大的文明程度相当高的殷商。周人觉得这种差别悬殊的以弱胜强,绝不仅仅是一己之力所能为,一定是上天的意志,一定有神力相助。而这种幸运,正是源自“凤鸣岐山”。所以,凤鸟形象在西周人那里得到特别的尊崇,就像是祖灵一般。

二.人兽(禽)合体造型

这便是典型的西周玉器上的凤鸟纹。它承继了商代青铜器之鸟形,而一改前期的质拙写实,朝着图案化、装饰化、艺术化、程式化的方向完成了根本性的转变。由武王克商成功而在思想上得到空前解放的西周人,其艺术想象力也实现了空前的升华。

图片 1

早在史前仰韶文化时期就有了凤鸟纹饰。商人信奉“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所以各种鸟纹经常出现在商人的青铜器上。殷墟妇好墓中出土的一件玉凤十分漂亮,有人说这是最早的玉凤鸟纹,也有专家说这件玉凤不是殷商的作品,而是属于石家河文化。

桥形璜,欠规整。两端有小圆孔。长6.6、宽 1.9、厚 0.5 厘米。(图 11-2)

用“勾撤一面坡”双阴线来表现长弧形线条以及逗号式卷云纹,是西周时期玉器纹饰琢制中最具代表性、最有表现力的典型刀法。西周将商代质坚古朴的“折铁线”,去尖角,修圆弧,并且大量采用长弧型线条,“特别注重曲线的琢磨,着力营造曲线的审美感”,使窄阴线、细阳线和宽撤线如影随形,相得益彰,商之朴拙的纹线遂变为西周线条之婉转流畅,优美而富有韵律。西周玉器上的凤鸟纹为什么能够如此精神抖擞,意气风发?那是因为西周玉人运用“勾撤一面坡”琢玉技法,巧夺天工,其神韵后世难以企及也。

玉琮是一种很古老的礼仪玉器。叶家山出土玉琮不多,器形也简单。青玉,有光泽。
局部有褐色沁蚀斑点。 内圆外方,矮射平口。素面无纹。高3、边长 4.6、孔径
3.7 厘米。(图 8)

凤鸟纹玉柄形器长20厘米,宽4.8厘米,厚0.8厘米。主体纹饰为一侧面凤鸟纹,昂首凸胸,长弯勾喙,圆眼,头顶高冠前倾,尾羽从身后向上翘升,翻过头顶,从前面垂下,端部再卷起。凤纹的上面、脖后、尾羽、爪下等处均采用了西周常用的变形卷云纹,可谓锦上添花。长弧形线条穿插于上下左右,婉转流畅,恰到好处。玉柄形器主体纹饰均以勾撤一面坡技法琢出,使凤鸟纹之形象愈加鲜明夺目。此种凤鸟纹傲视天下,惟我独尊,庄重雄强的姿态,成为周人以“小邦周”取代“大邑商”,赢得天下之精神力量的完美艺术写照。

图片 2

精美的玉器当然也是彰显财富的象征。西周青铜器“卫”铭文记载,贵族“矩伯”为了携璋参加周王举行的典礼,用“十三田”与“裘卫”换得一件玉瑾璋和几件小皮货。有专家认为这“十三田”相当于一千三百亩地,时玉器价值之高,可见一斑。

图片 3

西周时期,玉资源完全是被王侯贵族们所垄断,用玉制度作为国家重要的典章制度之一,由朝廷最高层的官员来领导,上上下下多个部门的中层官员分工管理,设专职玉人具体操作,组织严密,制度完善,管理严格。玉器的使用已经遍及王侯贵族们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朝聘、会盟、祭祀、丧葬、货贿、服饰、服食等等。无论是天子王室,还是公、侯、伯、子、男爵位者,卿、大夫、士之有官位者,对其使用玉器的等级、组合、形制、度数都有严格的规定和限制,成为等级身份的标志,任何人不得僭越。

大耳短颈站立状玉鹿(M1:10)(图 2-3)

凤鸟纹玉柄形器长11.1厘米,宽4.5厘米,厚0.4厘米。西周时期精美的凤鸟纹多见于玉柄形器。各地西周墓葬曾出土了许多素面无纹的玉柄形器,其中有纹饰的也为数不少。类似图4这种“凤鸟纹玉柄形器”,在陕西、山西、山东、河南等西周高等级墓葬中均有出土。历史文献和考古发掘表明,在西周社会,玉柄形器保有数量很多,它们经常被随身携带,比较频繁地出现于各种礼仪场合,尤其是高等级的玉柄形器,例如琢刻凤鸟纹的“有牙饰柄形器,仅身份地位尊崇者才可能拥有,而事实上它们也几乎都见于第一等级墓葬中……”这再次说明凤鸟纹玉柄形器已经成为了西周贵族上层之玉礼器家族的一员。

梯形首厚体柄形器(M65:26)(图13-1)

玉璧出现的时间很早,曾经作为礼器、瑞器、祭器、葬器,从良渚文化时期一直流传下来。文献所载,西周礼天玉璧属六器之首,是第一等的国家重器。考古发掘告诉我们,无论是良渚文化遗址的高台大墓,还是殷商和周代诸侯贵族大墓,墓主人身体周围往往随葬众多的玉璧。生前玉璧随其往来庙堂,死后玉璧还要贴身陪伴其灵魂出入,玉璧之珍贵无此为甚。西周以前的玉璧差不多都是素面的,在玉璧上琢刻具有艺术性和装饰性的纹饰,于西周时期首开先河。将典雅而强健的凤鸟纹琢于玉璧之上,尽显凤鸟纹身份的高贵和显赫。

以凤鸟为对象的玉雕器物,是中国玉文化的重要题材。从红山文化开始,商周至汉代尤为风行,直至明清而不衰。叶家山出土的凤鸟题材器物也是最多的,其式样也较为丰富。

凤鸟纹三联璜玉璧外径14.1厘米,内径5.7厘米,厚0.4厘米。琢有三幅纹饰一样的凤鸟纹,随形就势,将典型的凤鸟纹略加变形,分别琢刻在三块圆弧形的玉平面上,联结起来就组成一件完整的玉璧。图案仍旧精细,格局同样疏朗,刀工甚是精湛,线条愈加飘逸,凤鸟风采依然。

兔造型的玉器是商周时期最为常见的器物。

凤鸟纹在商代玉器上并不多见,常见的是高冠鹦鹉、鸱枭、燕子等纹饰,而且圆雕作品稍多。相反,可以理解的是,凤鸟纹在西周玉器上频频出现,地位十分尊贵。即使和龙纹一并琢刻在玉器上,凤鸟纹也往往成为主体占得上风,这在后世是不可想象的。西周凤鸟纹圆雕玉器较少,大部分属于平面作品,然而琢纹自然而然、优美流畅、大刀阔斧、毫不做作的娴熟刀工,还有浅浮雕效果之艺术表现力,给我们留下了不能忘怀的深刻印象。

兽形柄圆弧形玉觽(M65:135)(图 17-2)

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之下,西周玉器就非同一般了,它不仅美化生活,满足喜好,更承载了政治、经济、道德、文化的内涵,并在玉器纹饰的艺术表现上鲜明地反映出来,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精心琢刻在西周玉器上的凤鸟纹。

夔龙体璜形佩(M27:120-7B)(图 11-1)

龙凤纹玉饰长7.2厘米,宽3.7厘米,厚0.4厘米。主体纹饰为一侧面凤鸟纹,精雕细刻,布局大方,雍容华贵,形态端庄。在其上方是一龙纹,臣字形眼,龙鼻上卷,寥寥数笔,其貌不扬。

图片 4

龙凤纹玉柄形器取其局部放大,可以较为真切地感受玉柄形器上凤鸟纹饰的刀工效果,尤其是西周着名的“勾撤一面坡”琢玉技法。在商代,玉器纹饰大多用双勾阴线来表现,即两条阴刻线相夹中间凸显出一条平阳线,俗称“双阴挤阳”。殷商中后期再有发展,将双阴线的一边用斜刀琢成一条倾斜面,名为“撤”。虽然中间仍是一条阳线,但阳线的一侧是窄阴线,另一侧已改为一边竖直加一边倾斜面的“勾”形宽阴线了,俗称“勾撤一面坡”。西周玉人继承了殷商琢玉技法,并将其发扬光大。首先改进了前期勾不深,撤带弧度的不足,将一边阴线作成深细,中间阳线再削窄,另一边撤线的斜面作成又宽深又平直,从而使纹饰效果达到一个新的境界。虽然纹饰琢刻在玉器的平面上,但是我们看到此种线条,阴阳结合,宽窄对比,错落有致,刚柔相济,转换角度,光影异,呈现出立体浅浮雕式强烈的装饰艺术效果,大大优化了线条的形式美感,使玉器纹饰大放异彩,图像栩栩如生。

扁体长形,鱼头呈弧边扇形,尖嘴张开,圆形大眼。头与身之间以线条区分,界线明显。鱼身较为宽长,背脊上脊鳍呈多齿状,腹下前、后胸鳍轮廓清晰,似扉棱。
鱼尾细长, 尾端上下略展呈尖状。残长7.15、宽1.2、厚0.4厘米。 (图6-1)

西周首创组玉佩。凤鸟纹玉饰便是西周贵族身饰组玉佩上的小挂件,长4厘米,宽3.6厘米,厚0.4厘米,比一枚邮票大不了多少,但是经过西周玉人的巧妙设计和卓越刀工,将玉饰上的凤鸟纹既形象生动又特色鲜明地刻画出来。其中西周凤鸟纹的典型纹饰,例如:弯勾喙,圆眼圆头,逗号式卷云纹,“《”形纹,长弧形曲线,一应俱全,简单明了,主体突出。尤其是在如此之小的玉料平面上运用勾撤一面坡等刀工技法来表达主题,以小见大,视感强烈,从审美的角度看,亦是神采飞扬,妙不可言。西周玉人的智慧和能力真是超乎我们后人的想象。

扁平体,立状兽首鸟身造型。言其兽首,也有几分似人首。鸟身是显而易见的。脸面宽大,耳垂其后,圆眼凸嘴。头顶之上有双菌状多齿立角,柱体上刻有桃形云纹。云纹形翅羽,翅根部呈涡云状,中部曲折向后伸展。后有短小的尾翼,前有粗短的鸟腿。鸟爪向翻卷呈钩形。若倒向观察,形似鸟首鸟喙。该器在资料发表时,被称之为“龙形玉璜”显然有错。其一,器型与璜相距太远;其二,造型与龙形也相差太大。误读的实在太不应该。这种造型的玉器在商周时期也较为常见,多有发现,
是这一时期具有时代特征的玉器之一。长 9.7、宽 3、厚 0.4 厘米。(图 7-2)

龙凤纹玉饰长4.8厘米,宽2.6厘米,厚0.3厘米。器身琢一凤纹和一龙纹。周边切割出突棱,形象地表现出凤鸟头、胸、爪、尾,以及龙身和龙首。上部有一穿孔,下面镂空一个上窄下阔的长圆形通孔,使凤头突显。凤眼为圆形,尖勾喙,昂首凸胸,凤身饰卷云纹,“儿”形纹。凤尾上翘至头顶,再向上呈S形,逐渐变幻,融为龙身,直至龙首,终于龙凤一体,完美结合。龙首饰卷云纹,“儿”形纹,圆形眼,张口,卷鼻,有额突。整体纹饰刻画采用单阴线、双阴线和勾撤一面坡阴线,配合钻孔、镂空和外形切割技法,布局疏朗,简洁有力,线条精准,优美华贵。尤其是上与下,左与右,昂首凤与低头龙的对比;凤与龙互相的转换变化,S形线条的连接结构,斜角对称,比例均衡;凤与龙所饰卷云纹,“儿”形纹和“Σ”形纹之和谐一致,无不恰到好处地体现了天才的想象力和图案装饰艺术的美学原则,令人拍案叫绝。

责任编辑:

玉之珍贵还不仅于此。因为玉本是物之精华,具有温润、缜密、靓丽、精光内蕴等良好品质,由此被周人进一步推崇为“玉德”。“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于玉比德焉”。玉德又化作君子品行的范式,凝结为君子的高贵气质和灵魂,所谓“温文尔雅”,所谓“仁、义、礼、智、信”。

青白玉、玉质较为温润,局部有沁,表皮泛浅黄沁。器体为夔龙体呈璜形。夔龙一足。夔龙头之上刻阴线形成“臣”形眼,前端张嘴作吞食状,中有小圆孔。夔龙嘴上唇微翘。龙首之上有菌柄状角,龙角紧贴在细长的龙颈上方。龙角体上饰有减低凸现简单的云纹。龙的前肢及前足以极为简单的阴刻线条显现,肢体与腹背浑然一体。上、下肢分界明显,上肢肥硕,下肢细长。龙足露四爪,足前有小凸圆,二者之间有小凹界分。龙后体有较为明显的两个层次的界棱递薄递窄,尾端呈刀形。长
8.3、宽 0.2
厘米。此器时代特征明显,性质明确,璜属于礼仪用玉,以龙体和龙纹饰璜,从新石器时代就开始出现,
商代、 西周时已十分流行。该器时代应属西周早期。(图 11-1)

收 藏

青玉,扁平体。造型为立状的人首鸟身。资料发表时称之为人龙形玉佩,有失准确。
言人首而更像猴首。
圆头凹脸,尖鼻长嘴,下颌前凸,臣字形眼,云朵形大耳。头顶上有S形小龙为角。鸟身明显,涡云纹形羽翅向后伸展,翅下似还有尾翼。
腿似人的下肢,
尤其是足部宽大。肩背上有凸出的扉棱,惜上下皆有残断。这种人首鸟身的玉器在商周时期较为常见,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长7、宽3厘米、厚
0.5 厘米。(图 7-1)

四.其他玉器

青玉,沁蚀较严重。扁体圆形,外侧较为粗糙。外径6.8、内径3、厚0.28-0.4厘米(图
9-3)。

2.璧

湖北随州叶家山西周早期曾侯墓地的考古发现,荣获了2011
年度中国十大考古发现。而这一重大考古发现是起始于一次非常偶然的事件。2010
年岁末,湖北随州淅河镇蒋家寨八组的村民,在平整土地过程中,居然挖出了一批商周青铜器,发现青铜器的地方当地人称之为叶家山。所谓叶家山实际上是位于漂水东南岸的一块不大的高岗地。漂水是
水的一个支流。事件虽然很偶然,但在随州也并非奇怪,言及当地农民在农田基本建设中发现青铜器的事件,这在随州也不算第一次了,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以来,类似事件多有发生。随州位于大洪山与桐柏山之间的随枣走廊的核心区域,历史上,尤其是先秦时期,有诸多的方国位于其中,而曾国是其最为重要的诸侯国。这次出土的青铜器,一是时代较早,铜器风格具有明显的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的时代特点;二是青铜器出土的地点位于庙台子遗址附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发掘的庙台子遗址的主要遗存时代为商周时期,青铜器与遗址遗存的时代相符。经考古钻探发现叶家山是一处重要的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的墓地。

宽首柄形器(2 M1:32)(图13-3)

图片 5

礼仪玉器的种类包括有玉琮、 璧、 环、璜、戈、柄型器等。

兽形柄圆弧形玉觽是商周时期常见的器物之一。类似造型在考古发掘中也多有发现。叶家山出土的这件器物为青玉质,无沁蚀,较为温润。器形似削刀,造型精巧,握部雕琢成一卷尾屈腿的爬行的虎,卷尾处形成一圆圈。虎首之上圆雕圆眼大耳,虎嘴大张,吞咬着一柱,柱前端为一尖刀形,而尖端凸圆。长8.5、宽1.4、厚
1.2 厘米。(图 17-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6

仅存鸟首局部。细长钩喙,大圆眼,有平顶菌形冠。残长 1.4、宽 2.3、厚
0.4厘米。(图 4-6)

钩喙圆首,圆眼短颈,硕身宽翅。鸟翅舒展,翅根作窝圆状,以线条刻画出羽毛,
羽翅张开呈弧形上翘, 翅尾形成尖锋。鸟尾弧形下垂, 尾端呈鱼尾形。
鸟足前伸,曲爪回钩。长3、宽2.8、厚0.4厘米。 (图4-1)

图片 7

白玉,玉质细腻温润,局部表皮有泛黄沁。器形呈“S”形,而造型极为特别,其双龙皆作昂首顾尾,龙首兽形,龙身蛇躯,以阴刻细线条勾勒轮廓,二龙龙躯交结为一体,似为双龙交尾状。龙尾微微回卷,相互抵在另一龙的颈、腭部。龙嘴大张,上唇翘起,阴刻有简易的梭眼;头顶凸有蘑菇柱状角,在蘑菇柱状角上刻有云形线条,似为龙耳。一只龙角上钻有圆孔。龙体各有凸出的棱,一为长方形,似榫;一似翘起的鳍,又像龙的足。长4.2、宽
2
厘米。“S”形龙造型,东周时期较为流行,而商周时期的极为罕见,目前仅此一例。双首一躯且作交尾状龙的西周玉器,也是属于孤品。而此二龙交尾造型与中国传统伏羲女娲是否相关联,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图
1-1)

玉璧(M65:150)(图 9-3)

勾云(龙凤)形玉佩(M65:146)(图 14)

其他玉器有勾云形器、扉棱、翘角佩饰片等。

图片 8

图片 9

圆尾玉蝉(M65:156)(图 5-2)

青玉,玉质较为温润。局部有沁。宽首梯形,短束颈,颈上有数道凸细线条。短身,两边向下内收。底为斜边尖锋形。长
10.3、宽 3.3、厚 0.3 厘米。( 图 13-4)

2.鹿

图片 10

雌性双鸟交尾状玉佩(M65:134)(图 4-4)

图片 11

青玉,局部有沁。长喙突出,圆眼短颈,首后有冠短小呈钩形。胸腹丰满,曲足展翅,尾翼下垂,在尾翼与翘翅之间有上翘的羽毛伸展,似刀形。长
4.2、宽 3.3、厚 0.6 厘米。(图 4-3)

3.兔

简报称之为“象形玉佩”1,很显然是误读误判。此玉片应该就是一扉棱,跟玉象没有一点关系。扉棱状玉片是作为某器物的附件,很可能是漆器上的附件。平底翘顶伸角,一侧为弧边,一侧有齿牙扉棱。
上有横切齿槽, 中间以先钻圆孔,再横截形成扉牙。长 2.5-2.8、宽 1.5、厚
0.4 厘米。(图 15)

礼仪用玉, 形体较大,
时代可能更早,是属商代晚期的典型器物,在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江西新干大洋洲商代墓中有出土。该器玉质较差,表明呈花褐色,局部泛青,沁为白、红、黄杂混花色。璧孔中有明显的对钻错位痕,孔边起凸领,凸领较为规整。璧面上以同心圆旋凿有凸凹弦纹为饰。凸领旁有凹弦纹一道,由内及外有较宽的五道凹弦纹在外侧凹弦纹边上有两道阴线细弦纹。相应形成七道凸弦纹。在较宽的五道凹弦纹中又有细线条的凸弦纹填充,形成了阴阳相合,粗细相套,高低参差,内外相递的形态,将简单的凹凸弦纹演绎成为令人眼花缭乱的复杂格局,仿佛是一副星空上的众多星宿在旋转运行之中的情形,很自然的让人联想到玉璧礼天玉琮礼地的宗教礼仪功能,更为这礼天之器增添了许多的神秘感。直径
19.8、孔径 6.2、厚 2.5厘米(图 9-1)。

4.璜

图片 12

扁体圆形,外侧不规整。直径 7.5、孔径 4.2、厚 0.6 厘米。(图 10)

图片 13

扁体爬行龙雕琢精巧,造型生动,形似走兽,动态感明显。原资料发表时被称之为玉虎,然观察其造型特征,其兽首上有龙所特有的蘑菇柱状角,故称之为龙更为准确。青玉,质地泛绿,杂质较多。器体扁平,雕琢龙形为行走状。兽首兽躯,凸肩翘臀,背内凹,长尾上翘回卷。龙首宽嘴凸鼻,嘴中部钻有一孔。阴刻简易梭眼,头顶蘑菇柱形角,上阴刻内卷尖角纹,似为龙耳。龙肢斜刻出似回纹形,刀法简练而轮廓清晰。下肢屈踞,龙爪着地,表现出强烈的力度感。龙的后肢简略为一小圆凸钮。尾体粗壮,上刻回纹连弧线,既添加了力度感,又增加了美感。长
10.6、宽 2.9、厚 0.4
厘米。这种造型的龙形,商周时期较为多见,该器的时代应是西周早期。(图
1-2)

图片 14

2.扉棱(M1:8)(图 15)

2011 年、2013
年,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随州市博物馆联合对墓地进行了两次考古发掘,共揭露面积8700平方米,发掘墓葬140座,马坑7座。出土青铜、陶、玉、原始青瓷等器物2100件(套)。叶家山考古发掘的部分资料已发表在《文物》、《考古》、《江汉考古》和《随州叶家山—西周早期曾国墓地》中。其中包括有部分玉器资料。

1. 琮

原标题:湖北随州叶家山西周早期曾侯墓地出土玉器赏析

首为梯形,束颈。首、颈、身之间有明显的凸棱,分界明显。器身较长,边平直内收。底端平直,一侧抹角。长10.8、宽
1.6 - 1.9、厚 0.7 厘米。(图13-3)

玉琮(M28:67 )(图 8)

  1. 翘角佩饰片(M1:22)(图 16)

叶家山出土玉蝉的数量不多,但形制区别较大,而时代上的差别不大,都应该是西周早期的作品。

图片 15

兔(M1:33)(图 3)

图片 16

形体较大。青玉,质地较差,石化较为严重,有斑点沁。长援短内,直援直内。援面较宽,似有脊,双边有刃。斜边剑锋。短内略窄,尾端平直,有扉牙。内上有小圆孔。长7.5、宽2.15、内厚0.2厘米。(图
12-3)

龙是玉器中最为常见的仿生造型,商周时期十分的流行,且形制也特别的丰富。叶家山墓地出土以龙为造型的玉器也较多,有双首双身交尾龙、扁体爬行龙和夔龙体璜形佩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