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鄢陵之战:春秋晋国霸业的回光返照

图片 1

图片 2

鄢陵之战,是公元前575年晋国和楚国为争夺中原霸权,在鄢陵发生的战争。

公元前575年春天,楚国以割让土地为诱饵,引诱郑国归顺楚国。唯利是图的郑国君臣很快背叛了晋国。结果郑国军队还顺便讨伐了晋国的盟友宋国。就这样,围绕着郑国的归属问题,春秋两大霸在当年盛夏主展开了规模空前的争霸战争。这就是著名的晋楚鄢陵之战。

在战争中,晋军善察战机,巧妙指挥,击败同自己长期争霸中原的楚国,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中原地区的优势地位。

虽然晋国侥幸取胜,但是从战后两国的反应来看,这却是他们霸业衰退前的回光返照。

鄢陵之战是春秋战国经典战役之一,这场战争后,晋、楚两国都逐渐失去以武力争霸中原的强大势头,中原战场开始沉寂下来。

内部矛盾

战争背景

图片 3

公元前579年,在宋国 大夫华元 的安排下,晋国的士燮
与楚国的公子罢、许偃在宋国的西门外举行第一次弭兵会盟
。两国同意暂息兵戈,停止战争。

春秋末年的国君与贵族大夫们都是矛盾重重

公元前578年春,晋厉公与晋将栾书 、荀庚 、士燮,韩厥
等率上,中,下及新四军前往周都王城(今河南 省洛阳 市王城公园
附近),与齐、宋、卫、鲁、郑、曹、邾、滕八国国君所率军队会师,筹划攻秦事宜,周简王亦派大夫刘康公
、成肃公 率军助战。同年夏,晋大夫吕相
奉命赴秦,以绝秦书历数秦国罪状。随后,晋厉公率诸侯联军西进攻秦,秦国出兵迎击,双方在麻隧展开激战,秦军大败。麻隧之战
后,晋国免除后顾之忧,势力更盛,中原 诸国实为晋国之属国
。而楚国未及时援秦,陷入被动。

晋国将领们和之前的邲之战一样,远非同心同德,卿大夫相互牵制的局面依旧存在。但是内外环境却比之前有了很大改观。

公元前577年,郑国 兴兵攻打许国
,攻入许都外城,许国被迫割地求和。许国为楚国的附庸,作为报复,公元前576年,楚国起兵攻打郑国,至暴隧(今河南省原阳
县西),接着又伐卫,至首止 (今河南省睢县 东)。为此,晋国中军将栾书
意图报复楚国,但遭到韩厥 的反对。同年,楚共王 同意许灵公
的要求,派楚国公子申把许国迁到叶城 (今河南省 叶县南),许国从此成为楚国
附庸,其旧地为郑国所有。

在诸大夫中,栾书和郤至主战,但是士燮却主和。而且士燮针对晋国大夫争权的情况,做出了不无忧虑的论断:当年齐国、秦国、戎狄和楚国都很强大。所以面对巨大的外患,晋国大夫也能一致对外。如果此战打败了楚国,君主只会更加骄纵。大夫们也没了外患制约,会毫无节制地内斗。

战争起因

图片 4

公元前575年春,楚共王在武城(今河南省南阳
市北)派遣公子成前去郑国,以汝阴之田(今河南省郏县
、叶县间)向郑国求和,于是郑国背叛晋国,与楚国结盟。同年夏,郑国子罕
率兵进攻宋国。宋军先后在汋陂(今河南省商丘 市、宁陵
县之间)、汋陵被郑国击败。

晋国 秦国 楚国 齐国的均势与吴国的崛起

晋国得知郑国叛晋投楚,并兴兵伐宋以后,晋国准备兴师伐郑,一方面出动四军,一方面派人前往卫国、齐国
、鲁国 乞师,准备协同作战。晋军统帅是:国君晋厉公 亲统四军;中军将栾书
,中军佐士燮 ;上军将郤锜 ,上军佐荀偃 ;下军将韩厥,下军佐荀罃
留守国内;新军将郤犨 ,新军佐郤至 。

但是此时的国际环境却比较有利于晋国。齐国被晋国击败后与之盟好,晋国在楚国背后远交近攻,扶持了新崛起的吴国。长期在边疆作乱的赤狄部族被晋国彻底兼并。面对危险的秦楚联盟,晋国先与楚国言和,离间秦楚,然后各个击破。随后又在麻隧之战中重创秦军,使其暂时不敢东出崤函,也使楚国失去了可以利用的牵制性力量。

郑国国君郑成公 闻讯,向楚国求救。楚共王决定出兵救郑,以司马子反
、令尹子重 、右尹子革统领三军,会同蛮军
,迅速北上援救郑国。楚军统帅是:楚共王亲统三军;司马子反将中军,令尹子重将左军,右尹子革将右军。楚共王亲兵左广彭名驾驭战车,潘党
为右;右广许偃驾驭战车,养由基 为右。郑成公亲率郑军,石首 驾驭战车,唐苟
为右。

和以往一样,楚国的将领们大都出自王家,自然与晋国大夫们一样意见不合。令尹子重十分谨慎,司马子反冲动勇武。此二人在平时就已不和,而楚共王则不喜欢子重,青睐司马子反。

战争过程

图片 5

公元前575年农历五月,晋军渡过黄河 ,听说楚军将来到,中军佐范文子 (士燮
)想退回去,进行了反战陈述。中军将栾书没有同意范文子的请求。

面对国内大贵族们的不合 楚王行事必须非常小心

公元前575年农历六月,晋国军队和楚国军队在鄢陵相遇。范文子不想同楚军交战。新军佐郤至说:“秦、晋韩原之战
,惠公没有凯旋;晋、狄箕之战 ,主帅先轸阵亡;晋、楚邲之战
,主帅荀林父兵败溃逃。这些都是晋国的奇耻大辱!你也见过先君这些战事,现在我们躲避楚军,就又增加了耻辱。”

为了平衡两臣的冲突,楚王将楚军中最尊贵的左翼交给了子重,安抚其心。为了安抚子反的情绪,也为了防止他与子重发生矛盾,特意将他带在中军。

范文子说:“我们先君多次作战是有原因的。秦、狄、齐、楚都是强国,如果他们不尽力,子孙后代就将被削弱。现在秦、狄、齐三个强国已经屈服了,敌人只有一个楚国罢了。只有圣人才能做到国家内部和外部不存在忧患。如果外部不安宁就必定会有内部忧患。为什么不暂时放过楚国,使晋国对外保持警惕呢?”

但这一部署,使得作为最高军政长官的令尹接受司马指挥,违背了楚国以往的惯例,造成军心浮动。而且在出兵时间上,楚国以往是在农闲且气候宜人的春季北伐,这次却是在农忙的夏季行军。不仅气候炎热,而且一旦失败,未来一年时间里的收成也受影响。这进一步造成了楚人的军心不稳。

范文子的意见没有被栾书采纳。

图片 6

公元前575年农历六月二十九,是古代用兵所忌的晦日
,楚军想在援晋的齐、鲁、宋、卫联军到达之前速战速决,于是在六月二十九日早晨趁晋军不备,利用晨雾掩护,突然迫近晋军营垒布阵。

楚国特意挑选了中原诸侯不愿作战的夏季

晋军因营前有泥沼,加之楚军逼近,兵车无法出营列阵,处于不利地位。晋军中军将栾书主张先避其锋芒,固营坚守,待诸侯援军到达,以优势兵力转取攻势,乘楚军后退而击破。

战前得失

新军将郤至则认为应当出击迎战,并列举楚军的诸多弱点:楚军中军将子反和左军将子重关系不好;楚王的亲兵老旧不精良;郑军列阵不整;随楚出征的蛮军不懂得阵法;楚军布阵于无月光之夜,实不吉利;楚军布阵后,阵中士卒喧哗不静,秩序混乱。

图片 7

晋厉公采纳郤至的建议,决定统军迎战。又采纳范文子的儿子士匄
的计谋,在军营内填井平灶,扩大空间,就地列阵,既摆脱不能出营布阵的困境,又隐蔽自己的部署调整。

春秋末期 步兵崛起并不能替代战车成为军队的主宰

楚军方面,楚共王在晋国叛臣伯州犁(晋伯宗
之子。伯宗在晋被害后,伯州犁逃往楚国,时任大宰 )陪同下,登上巢车 (楼车
),观察晋军在阵营内的动静。楚王问道:“晋军正驾着兵车左右奔跑,这是怎么回事?”伯州犁回答说:“是召集军官。”楚王说:“那些人都到中军集合了。”伯州犁说:“这是在开会商量。”楚王说:“搭起帐幕了。”伯州犁说:“这是晋军虔诚地向先君卜吉凶。”楚王说:“撤去帐幕了。”伯州犁说:“快要发布命令了。”楚王说:“非常喧闹,而且尘土飞扬起来了。”伯州犁说:“这是准备填井平灶,摆开阵势。”楚王说:“都登上了战车,左右两边的人又拿着武器下车了。”伯州犁说:“这是听取主帅发布誓师令。”楚王问道:“要开战了吗?”伯州犁回答说:“还不知道。”楚王说:“又上了战车,左右两边的人又都下来了。”伯州犁说:“这是战前向神祈祷。”伯州犁把晋厉公亲兵的位置告诉了楚共王。

楚军在在北方重镇申邑集结完毕后,开出边防工事方城,经过叶地之后度过氾水,在许国南部与郑军会师,然后开赴北方。到六月末,经过了一番寻找,楚军在鄢陵附近发现敌踪。

晋厉公也在楚国旧臣苗贲皇 (楚国令尹斗椒
的儿子)的陪伴下,登高台观察楚军的阵势。苗贲皇在晋厉公身旁,也把楚共王亲兵的位置告诉了晋厉公。晋厉公左右的将士都说;“楚国最出色的武士都在中军,而且人数众多,不可抵挡。”晋厉公卜筮
问吉凶,卜官 说大吉。

六月最后一天,本来是中原诸侯人眼里不适合作战的日子。但是楚人一贯喜欢违背中原人的心理,在那天一大早逼近了晋军营垒,摆开了阵势。由于楚军步兵非常善于利用地形进攻防守,十分重视侦察战场地形。他们的斥候已经发现,鄢陵附近地形平坦,唯有晋军营地依托丘陵,而且营前有沼泽地,不利于战车冲锋驰骋。

苗贲皇熟悉楚军内情,向晋厉公提出建议说:“楚国的精锐部队只不过是中军里那些楚王的亲兵罢了。请分出一些精兵来攻击楚国的左右两军,再集中三军攻打楚王的亲兵,一定能把它们打得大败。”

图片 8

晋厉公采纳苗贲皇的建议,由中军将、佐各率精锐一部加强左右两翼。在营内开辟通道,迅速出营,绕营前泥沼两侧向楚军发起进攻。首先击破楚军中薄弱的左、右军。

楚军在战前已经精心研究了战场地形

楚共王望见晋厉公所在的晋中军兵力薄弱,即率中军攻打,企图先击败晋中军,结果遭到晋军的抗击。晋将魏锜
用箭射伤楚共王的眼睛,迫使楚中军后退,未及支援两翼。

于是楚军快速推进,避免与晋军展开正面的阵地战。他们准备发挥楚人善于步兵作战优势,用非常规的方式解决战斗。从战略上说,晋国的援军齐军刚刚赶到,征途劳顿。而鲁国与卫国军队还在路上。趁着敌人没有集结完毕出击,可以增加胜算。

楚共王召来养由基
,给他两支箭,令其射魏锜。养由基一箭射中了魏锜的颈项,魏锜伏在弓套上死去,养由基携另一支箭向楚共王复命。战斗从晨至暮,楚军略受挫,公子筏被俘,但双方胜负未定。

这一反常之举,让仓促晨起的晋国大夫们感到害怕。针对楚人军队的进攻性特质,栾书主张坚守三日,等待援军并且消耗楚人的锐气。但是晋国人依旧看出了楚军的弱点。对手的两个统帅不和,楚王的王族亲兵也神态疲惫,甲胄不整。郑国军队虽然也摆出了阵势,但军容不整。位于楚军中部的士兵,更是队形散漫。这都是急行军造成的结果。虽然楚人想在月末出兵,出其不意地杀敌,但却没有顾及军中的中原盟军。总而言之,统帅的混乱导致了军心的不和。所以大军前后混乱,露出了很多破绽。

楚共王决定次日再战。楚国的司马子反
派军吏视察伤员,补充步兵与车兵,修理盔甲武器,清理战车马匹,命令次日鸡鸣时吃饭,整装待命,投入战斗。

图片 9

晋国的苗贲皇也通告全军作好准备,次日再战,并故意放松对楚国战俘的看守,让他们逃回楚营,报告晋军备战情况。楚共王得知晋军已有准备后,立即召见子反讨论对策,子反当晚醉酒,不能应召入见。楚共王无奈,引领军队趁着夜色撤退。楚军退到瑕地时,子反为令尹子重
所逼,畏罪自杀。

晋军在车战技术方面更胜一筹

战争结果

看到敌人有机可乘,范匄建议把井填上、把灶铲平,在自己军营中摆开阵势。然后把队伍之间的行道疏通,整平军营中的地面,为步兵列阵与战车冲击腾出空地。避免受制于局促的地形。

公元前575年农历六月三十日,晋军胜利进占楚军营地,食用楚军留下的粮食,在那里休整三天后凯旋回师。鄢陵之战,至此以晋军的胜利而结束。

楚军自然也在密切地观察晋军的动态。楚共王登上了瞭望用的巢车,观望晋军的动静。子重派伯州犁在楚王后面讲解。伯州犁是流亡的晋国贵族后裔,知道同胞的各种战法和习俗。他们发现晋军很快就从混乱中恢复了过来,井井有条地列阵迎战,并特别注意留心了晋国将精锐部队部署于中军。

鄢陵之战后不久,晋国在宋国的沙随
重会诸侯,谋划讨伐郑国,随后晋国、齐国、宋国、鲁国、邾国等国军队讨伐郑国,继而讨伐陈国、蔡国。郑国子罕
出兵夜袭,宋国、齐国、卫国三国军队被击败。公元前574年,郑国子驷
主动出击,进攻晋国的虚、滑(今河南省偃师
市),卫国出兵援救晋国。同年夏,楚国派遣公子成、公子寅领兵去郑国,帮助郑国抗击晋国。不久,晋厉公会同周、齐、宋、鲁、卫、曹、邾等国军队进攻郑国,楚国子重
率军救郑国,晋国联军主动撤退。同年冬,晋国又会同上述各国军队讨伐郑国、围攻郑国,楚国公子申率军救郑,各国军队又畏惧楚国的强大而撤退。

图片 10

战争影响

晋国军队里也经常有属于蛮族的北狄战车 但比楚国的南蛮附庸善战

鄢陵之战是晋楚争霸战争中继城濮之战 、邲之战
后第三次、也是两国最后一次主力军队的会战。鄢陵之战标志着楚国对中原的争夺走向颓势。晋国虽然借此战重整霸业(晋悼公
复霸),但其对中原诸侯的控制力逐渐减弱。

在晋国这边,晋侯和晋军精锐都位于中军。因为晋国的公室人马看到楚国中军的王军声势浩大,兵强马壮,不由得心生感慨敬佩,认为他们是精兵强将。

战争评价

但是晋人也注意到了楚国人的侦察。正巧,在晋厉公身旁也有一个楚国流亡贵族的后裔苗贲皇。他出自战功赫赫却遭到沉重打击的若敖家族,熟知楚国军制和战法。所以他告诉晋厉公,楚国最精锐的部队是中军的王族亲兵。左侧是楚国人,右翼是楚国的蛮族附属和郑国军队。想要取胜,晋军需避实击虚,先以精锐部队攻击楚国的左右两军,最后再集中三军攻打楚国的亲兵。在展示了己方阵型旗号之后,晋人在临战之前的关键时刻,迅速调整队形,反其道而布阵。

·
《春秋左传正义》:鄢陵之战,楚师徒未大崩,楚子伤目而退,故指事而言也,言楚子身败,非师败也,故言楚子败绩。鄢陵之战,传称子反曰“臣之卒实奔”,是一军败。

图片 11

· 《后汉书 》:失先君之绪,覆楚国之师。

春秋时期大夫们经常投奔别国 为敌方出谋划策

·
《楚国史》:鄢陵之战因争夺郑国而起,但晋国并未征服郑国,战后又多次讨伐郑国,楚国也多次出兵救郑国。

激战开始

图片 12

恶劣的地形让很多贵族车毁被俘

在分配好攻击任务之后,晋军开始击鼓进军。如楚人所预计的那样,由于地形的切割,之后的战斗是由一系列的混战构成的。贵族们还进行了精彩的一对一单挑。

在战场中央,由于晋军营前方有泥沼,战车部队的行军受到较大影响,发生了不小的混乱。于是晋国的中军或左或右地避开泥沼而行。栾氏、范氏领着他们的家族私兵,护卫着晋厉公前进。结果战车还是陷在了泥沼里,大军一度出现混乱。

图片 13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