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张宜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从京藏高速的起点德胜门出发,沿着高速向西北方向行驶15公里左右,路东那片区域是全国最大的居住区回龙观天通苑,那里从“睡城”已经逐渐变成了双创社区,活跃着各类创新创业要素。继续沿着高速前行5公里,东侧是高校云集的沙河高教园,西侧有中关村生命科学园、中关村国家工程技术创新基地。15公里后,西关环岛是通往京北的交通要道,往东是现代化的昌平新城,往北是世界文化遗产明十三陵,往西北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居庸关长城。

先后做成近20个“房模”

制图关印 H252

每个都标注上了名字:

1991年11月9日,北京市政府批准建立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昌平园区。同年,成立园区办公室。次年7月1日,举行昌平园区建设开工典礼。

亦或是

城铁13号线回龙观站东侧路边,有一棵200多岁的老槐树,直径将近1米,树冠高十几米,用刷着红漆的栅栏围着。盛夏时节里,老槐树的枝叶还算茂盛,但偶尔也能从中发现几枝枯枝,就像一位上了年纪的人,黑发中夹杂的白发。记者见到刘玉增的时候,他正巧在老槐树旁乘凉,他说他最喜欢到这儿来遛弯儿,看见这棵老槐树,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

张福顺于1948年参加工作,此后一直没有离开铁路系统,历经多次调动,辗转吉林、齐齐哈尔、沈阳、北京等地。这期间,他和家人住过平房、小房子直到现在的大房子,面积也从20平方米到57平方米再到122平方米……

1998年,刘玉增当选北店村党支部书记。当时除了少数外出打工赚了钱的人,大多数村民依然住在破旧的平房里,正发愁怎么才能带着村民过上好日子的时候,出现了转机。回龙观成为北京市政府批准建设19个经济适用房项目之一,被命名为回龙观文化居住区,从明朝就有祖先落户在此的北店村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改变。

同时

2016年6月,昌平区正式被纳入第二批双创示范城市名单,从2016年至2018年,昌平区双创资金拟安排资金22亿元,同时组织成立“双创”金融服务联盟,搭建了母基金体系,成立了中小双创母基金、中小成长母基金和产融母基金,基金规模分别是9亿、6亿和100亿。通过资本的撬动作用,加速双创社区创新项目的跨越式发展,构建了“产业+资本”的生态链。

自此就一发不可收

2001年10月,北京市委、市政府批准“在昌平沙河地区和房山良乡地区建设两个高教园区”,昌平沙河高教园区筹建工作正式启动。

很惬意、很轻松

人物

了解一下他是如何做的?

昌平体育馆和永安公园

这些作品,算不上精雕细刻、巧夺天工

图片 1

连着阳台的大客厅、两个卧室、卫生间、厨房一应俱全

2017年8月,昌发展将回龙观龙域中心的劳动力安置房改造成13万平方米的创业空间,引入智能硬件、大数据、AI等硬科技项目创业团队。“回天地区”的创业氛围吸引了众多创业项目,但这些创业团队也遇到了难题。入驻龙域中心的北京奥维视讯公司创始人王宇介绍,如果想招聘住在回龙观以外的员工非常难。王宇的这个担心,龙域中心已经想到了,龙域中心二期的人才公寓近期对外开放,租金比同地区房屋租金略低。

“老照片”的对比?

1999年3月,回龙观成为北京市政府批准建设19个经济适用房项目之一,被命名为回龙观文化居住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经济适用房项目,规划总建筑面积850万平方米,规划居住人口近30万。

更承载着他的人生故事和珍贵回忆

上世纪90年代的回龙观东村

图片 2

北店村的变化,要从改革开放说起,刘玉增是见证人和亲历者。1950年生人的刘玉增从小生活在北店村,15岁就开始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了。1977年,聪明肯干的他被任命为生产队的干部,正巧在那个时候,改革开放的春风刮进了北店村。当时的北店村紧挨北郊农场,而北郊农场已经有了好几个奶牛场,当时村集体觉得养牛挺挣钱,牛粪还能拉到大田里当肥料,一举两得。1980年,北店村跟北郊农场一拍即合,建立了回龙观地区第一家国营和村集体联合经营的奶牛场。

“1998年,国家开始进行房改,北京的商品房逐渐多起来。城区面积越扩越大,楼盖得越来越高、越来越漂亮。”2005年,张福顺卖掉了蒲安里的房子,在天通苑购置了人生中的第7套居所。

2001年,北店村近6000亩土地被征用,建设回龙观文化居住区,北店村在原址北侧选了地块,盖起了回迁楼。拆迁、改造、盖楼、分房,这些事儿在现在看来很常见,但是在2001年还是个新鲜事儿,刘玉增带着村干部,一遍又一遍地讲道理,把不愿意拆迁的村民给说动了。为了给村民争取利益,刘玉增又带着村干部找开发商谈判,要来了46亩土地,盖起了北店时代广场商业楼,招商引资,不仅解决了村里900多个劳动力,还将商业出租收益拿到村里股份分红。

平平今天再问大家一个问题

图片 3

图片 4

1990年的昌平商业街

今天,让我们一起

为何这些人过着这样早上进城上班、晚上回家睡觉的生活?闲置资源难以利用、缺乏产业和就业支撑,是这个大型居住区变成“睡城”的主要原因。简单说,就是“睡城”没有好工作。2015年,“睡城”迎来了转机,北京昌平科技园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发展”)总经理王颖经历了这场转变的全过程。

在“现在这个房子面积122平方米,有电梯,采光好。儿子和孙子们也都有自己的房子。国家发展强大了,最受益的还是咱们老百姓!”张福顺感慨连连。

1994年4月25日,国家科委批准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昌平园区调整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

图片 5

引入双创 工作就在家门口

动手制作第一个“房模”——“童年旧居”

投入200亿 三年后将大变样

张老爷子名叫张福顺,今年89岁,原籍吉林省吉林市,现居天通苑北三区。张老爷子家的客厅里有一个玻璃柜,里面存放着他制作的13个“房模”

住在“睡城” 半夜回家找不到路

纪念改革开放40年

图片 6

图片 7

2000年5月10日,回龙观文化居住区一期入住。

大家都是用什么方式回忆的呢?

王颖回忆,2015年5月,作为昌平区政府全资设立的产业生态投资运营企业,昌发展刚刚成立不久,就被腾讯公司找上了门。“他们很多员工都住在回龙观、天通苑,所以想就近寻找一个创业空间。”借此机会,昌平区盘点了“睡城”的资源。调研结果显示,在回龙观、天通苑居住的100多万人口中,60%以上拥有大专以上学历,70%左右是45岁以下的青年人群,而且多从事IT、金融、文化设计等工作。这给了昌发展一个启发,挖潜“回天地区”的闲置资源,为这些年轻人提供创新创业的环境。如果职住问题平衡了,“睡城”就不再“沉睡”了。

但都是他的心血所聚

●从未来科技城到未来科学城

图片 8

如今,刘玉增虽然已经退休,偶尔还会给村集体出出主意、支支招。闲暇之余,他最喜欢走出社区,来到这棵老槐树跟前,跟这位“老伙计”叙叙旧。“它已经守了我们200多年了,我们得好好保护它,让它继续看着我们北店村的村民越过越好。”

那是什么感受?

“睡城”,顾名思义,就是用来睡觉的城市,天通苑、回龙观这样远离市区的大型住宅区,就曾经是典型的“睡城”,上班族们每天上下班苦于跑路,只不过为了回家睡上一觉。2004年买房入住天通苑的桂佳就是其中一位。

牙签、火柴棍儿、三合板等物件

本报记者 叶晓彦 J224

他“拥有13套”自己心爱的房子

●建设沙河高教园区

图片 9

回龙观文化居住区

昌平有位老人

到2020年,北京将在“回天地区”实施涉及4个领域、共计17项具体任务。未来3年中,“回天地区”将推进26个教育项目,预计提供1.3万个学位;将新增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3个医院项目;一批体育公园、小剧场等配套设施将充实市民生活;8个养老项目将满足公共服务需求;停车管理秩序将进一步规范,还将设置数千个停车位。

觉得不满意的就重做,最后只保留了13个

1999年6月,国务院批准创建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科技园区正式更名为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

在昌平不止一套

他拉着记者,在老槐树的周围转悠,回忆他小时候的记忆。“这儿原来是座庙,我们管它叫南庙,是我们村的最南头,北边是大片的平房。”记者顺着刘玉增的手往北看,平房早已不见踪影,映入眼帘的是回龙观城铁站、如织的人流和成片的现代居民楼。

1981年,因老伴患有心脏病,去公共厕所十分不便,经过申请,张福顺分到了单位在蒲黄榆新盖的楼房,也就是“房模”中的“蒲安里旧居”。这是一套两室一厅一卫、面积57平方米的小房子。

2017年4月初,未来科技城更名未来科学城,占地面积较之前增加近3倍,定位也由央企人才创新创业基地向全国科创中心主平台转变,吸纳众多央企驻足,共享协同创新资源,打造世界一流的科技中心,树立起创建中国“硅谷”的蓝图。

平平就不跟大家卖关子了~

继回龙观之后,天通苑也打造了以极客丛林为代表的双创社区,重点发展泛文创产业。经过3年多的发展,“回天地区”打造了多个具有代表性的创业空间和产业园,引入项目估值已达数百亿元。从此,创业者的工作、生活都在家门口。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