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周人祖先替商朝做一件不耻之事,灭商后真相被有意隐藏

全文共8541字 | 阅读需15分钟

黄帝是华夏民族的祖先,说起来夏商周先祖都是黄帝的子孙。

周武王灭商,建立周王朝,这不仅是朝代的更迭,也是一种文明的交替。

夏人的核心地区在河南西部嵩山附近的登封、禹县和洛阳平原以及山西南部的汾水下游地区。商人的祖先主要分布在豫东商丘地区;周人的祖先主要在陕西一带。

自此,礼乐文化、宗亲文化,代替了巫鬼文化、祭祀文化,周文明与商文明有很大的不同。

图片 1

图片 2

商人灭夏建立起夏朝,此时的周人还处于甘肃陕西深山之中,与周围的羌人部落一样。商王武丁时期,周成为商的封国。古公亶父(文王周昌的祖父)带着族人迁出深山,沿着一条小河来到渭河平原的边缘,开始进行农业垦殖。周人迁都至歧阳周原,建设了城池、宗庙、社稷等建筑。

后母戊鼎 商

这时候的周人还很弱小,只有几万人,以农业为主,过着种植谷子、高粱,饲养牛羊的生活。这时候的周人的农具是磨制石器,居家使用粗糙的灰陶,上层族长才有一点外地输入的奢侈品,比如玉器和铜器。

文王八卦

图片 3

据说周文王在忍痛吃掉了儿子的肉之后,才被商纣释放。这似乎流于野史传说。但在商人的殷墟遗存和甲骨文献里,这种行为再平常不过……

商人原来是东方的游牧民族,盛行万物崇拜,重视祭祀祖先。商朝时期盛行人祭,从祭祀祖先神灵、山川日月、祈天求雨,到征伐前后、建筑奠基以至竣工,几乎所有的祭祀都要使用人祭。商朝频繁的祭祀需要大量的人牲,人牲主要来源自战俘为主体的奴隶。

公元前一千余年,《旧约》中以色列大卫王之世,《封神演义》的传说时代。正当壮年的商纣王君临“天下”,统治着亚欧大陆最东端的华北平原。

史书上记载商朝王生活中的最重要两件事是祭祀和战争,祭祀的目的是保佑打胜仗,打仗的目的抓俘虏祭祀祖先。尽管不断对外作战,可是用于祭祀的俘虏还是不够,商朝要求自己的臣属国定期给自己纳贡,贡品里就包含祭祀用的奴隶。

图片 4

古公亶父投靠了强大的商王朝,成为商人在西部地区的统治代理人。亶父带领周族投靠商人之后,最主要的职责是为商朝提供羌族人牲。甲骨文中的“周”,是“用”和“口”两个字的合写,在商人看来周人的作用就是替他们提供羌人,用于祭祀。商人的“周”字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写法:“用”字的小方格中点满了点,甲骨文这种点代表鲜血。

商朝形势图

古公亶父背叛了同民族的羌人,靠着捕猎羌人,周族成了商朝在西方的血腥代理人,获得发展壮大的资本。周从商学到青铜兵器制作,马拉战车等先进技术,逐渐从原始愚昧向文明发展。

此时的周文王,只是一个远在西陲的小小部族酋长。好几代人以来,周族都臣服于商朝。文王周昌已经年过五旬,在那个年代已经是十足的老人,且又痴迷于怪异的八卦占卜,更给这个撮尔小邦笼罩了沉沉暮气。

图片 5

一支商军突然开到西部,逮捕了周昌,将他押解往商朝都城——朝歌。这是商人一次惯常的惩戒征讨。数百年来,商王对于他征服之下的数百个邦国、部族,都是这样维持统治的。

古公亶父以后三代人近百年时间里,周人都趋附于商朝。按照传统婚俗,周族首领应当迎娶本地羌族姜姓的夫人。亶父的儿子季历、孙子周昌(文王),两代人却是是从东方迎娶夫人,以迎合商朝。

这次的结果却迥然不同。

打着抓俘虏进献商朝的名义,周人不断征服周围小部落。季历被商王文丁任命为牧师,主管商朝西部;周昌被商王册命为西伯侯,也是主管商朝西部。

尘封梦魇

周人崛起后,双方矛盾开始突出。商王文丁(纣王的爷爷)杀死了周王季历(周文王的父亲),周文王曾经讨伐殷商,但是没有成功。后来,商纣王又把周文王召到朝歌幽禁,并杀了周文王的嫡长子姬考。

三千年后的今天,河南安阳殷墟,黄土掩埋着殷商王朝的都城。

图片 6

图片 7

从古公亶父开始3代国君依附于商朝,以周王季历和周文王的嫡长子姬考被杀的代价,终于国力富强。商朝习惯于征战,重攻杀而不重视扩土,疆域从商朝初期到后期往复变化,却很少增加。国内臣服方国和东夷不断叛乱,国力开始衰退。

河南安阳殷墟

周人终于等到了复仇的时机,周武王起兵攻商,为自己的爷爷和大哥复仇。《尚书》记载,周灭商以后罗列了商纣王六条罪状,以证明自己替代的正义性。周人毁掉了商的首都朝歌,将商朝遗民迁往新兴建的成周城(洛阳),那里驻扎着周朝的主力殷八师。商王的甲骨档案库焚烧一尽;各种文献记载被秘密审查、销毁。

一个世纪以来,考古学者在这里发掘出了数量惊人的被残杀的尸骸,一起出土的甲骨文显示,他们死于商人血腥的祭祀典礼。累累骸骨告诉世人:这里掩埋了被忘却的血腥文明,梦魇般恐怖而悠长的岁月。

周公重新编纂历史,说历代商王都是明君,只有末世的纣王丧心病狂,才导致了商王朝的终结,他成了肆意屠杀的暴君。此外,商朝几百年人牲历史被抹去,周人自然没有了为商朝充当帮凶,抓自己同族羌人献祭的污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殷墟一座宫殿旁边,发掘出一百多座杀人祭祀坑,被杀人骨近六百具。这些尸骨大都身、首分离,是砍头之后被乱扔到坑里。两个坑内还埋着十七具惨死的幼童。这座宫殿奠基时也伴随着杀人祭祀:所有的柱子下面都夯筑了一具尸骨;大门则建造在十五个人的遗骨之上,其中三人只有头颅。

责任编辑:

图片 8

1930年代殷墟发掘时的照片

商王陵墓区有一座人祭场,比操场大两倍以上,出土近3500具人骨,分别埋在九百多个祭祀坑中。尸骸很多身首异处,有些坑中只埋头骨,或者只埋身躯,甚至是在挣扎中被掩埋的活人。王陵区之外也有人祭现场。比如后岗一座坑内,埋着73具被杀者的骨骸,大都是20岁以下的男性青少年,甚至有十多具幼儿的尸骨。商人文化所到之处,如河南偃师、郑州的商代早期遗址,甚至东南到江苏铜山,也都有大型人祭场的遗址。

多年的自然变迁和人工已经破坏殷墟遗址,整个商朝共有过多少这样的人祭现场,就无法确知了。这些遗址时代早晚不同,说明人祭的做法曾延续了很多年。它绝不是某位暴君心血来潮的产物,而是一个文明的常态。

但在被考古学家的铲子揭露之前,中国古史文献从来没有提及商人的这种习俗。

图片 9

安阳殷墟王陵遗址内的祭祀坑 @新华社

文王之子——周武王灭商之后,朝歌城被废弃、掩埋,商人的这种风俗也消散如云烟。但周朝人又为什么删除了对那个血腥时代的记忆?这和他们的兴起、灭商、建立周朝又有什么关系?

甲骨文和考古发掘向我们提出了这些问题。如果尝试解答它,还必须从上古的儒家经书、古史文献中,搜罗吉光片羽般珍稀飘渺的信息,将它们和考古材料拼合,还原那湮没三千年的恶梦——不,事实。

图片 10

安阳殷墟王陵遗址内的车马坑 @新华社

商朝和它的臣虏:羌、周

商人兴起于东方。他们统治的核心区在今日河南省东北部,属于华夏世界的东方。对于西部的异族,商人称之为“羌”,甲骨文这个字形如大角羊头,代表居住在山地、放牧牛羊为生的人群。这只是一个泛称,“羌”人包含着无数互不统属的松散族邦、部落。

图片 11

甲骨文中“羌”的三种写法

商纣王之前二百年,一位商王的王后“妇好”率军征讨西方,把商朝的势力扩张到羌人地区。那次远征在甲骨文献中的规模最大,全军有一万三千人。和西部蛮族相比,商人有先进的青铜冶炼技术,兵器坚固锋利;他们还有记录语言的独特技术:文字,由此组建起庞大军事和行政机器,以及高度分工的文明。这都是蛮荒部族无法想象的。

图片 12

妇好墓

图片 13

妇好率领一万三千军队伐羌方的卜甲:辛巳卜,贞,登妇好三千登旅万,呼伐

商人从没有用自己的文化改变蛮夷的想法。他们只想保持军事征服。商王习惯带着军队巡游边疆,用武力威慑周边小邦,让他们保持臣服,必要时则进行杀鸡儆猴式的惩戒战争。商朝的本土并不比今天的一个河南省大太多。

对于“周”这个西方部族,商人有点说不清它的来历,因为它太渺小了。周人史诗讲述了自己的早期历史,也混杂了大量神话。传说周族始祖是一位叫“姜嫄”的女子,她在荒野里踩到了巨人的足迹,怀孕生子后稷,繁衍出了周人氏族。商周语言中,姜就是羌,所以周人也属于广义的羌人,他们形成部族后,才给自己冠以“姬”姓,而把周围其他部族称为“姜”姓。这标志着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已经疏远,可以相互通婚。按照西方的风俗,同姓、同族的人不能通婚。

到文王周昌的祖父——古公亶父一代人,才有了比较可靠的记载。周人原来生活在深山之中,和野蛮民族(其实就是他们的近亲羌人)没什么区别。古公亶父带着族人迁出深山,沿着一条小河来到渭河平原的边缘,开始进行农业垦殖,从此脱离野蛮,进入了一种更“文明”的生活方式。

这些史诗掺入了周人的自我夸耀,只是部分可靠。从考古发掘看,这个时期关中渭河流域的文明形态都差不多,各族邦都不过几千或万余人,过着种植谷子、高粱,饲养牛羊的生活。他们最主要的农具是磨制石器,居家使用粗糙的灰陶,上层族长才有一点外地输入的奢侈品,比如玉器和铜器。周人并不比羌人邻居们“文明”多少。在商人眼里,他们都同样落后,根本不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古公亶父带给周族的最大变化,是他投靠了强大的商王朝,成为商人在远西地区的统治代理人。

图片 14

铜戈 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妇好墓出土

图片 15

铜圆斝 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妇好墓出土

图片 16

妇好铜圈足觥 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妇好墓出土

图片 17

妇好方鼎 河南安阳小屯村殷墟妇好墓出土

在彼时,周族不过是个万余人的小部族,对统治着数百万人口的庞大商朝有何用处?

正如殷墟考古发掘所揭示,商人相信,上帝和祖先神灵主宰着人世间的一切祸福,而异族人的血肉,则是奉献给上帝和祖先的最好礼物——甲骨文中的“祭”字,就是一只手拿着肉块奉献于祭台。他们祭祀用人最主要的来源,就是羌人。甲骨文的人祭记载中,羌人占了被杀者的一大半。他们被称作“人牲”。

图片 18

甲骨文“祭”

亶父带领周族投靠商人之后,最主要的职责就是为商朝提供羌族人牲。这是被后来周人刻意掩埋、忘却的历史,但出土甲骨文泄露了一点信息。

周族自己没有文字。甲骨文“周”字是商人所造。商人对杀人献祭有一个专门的动词:“用”。无数片关于祭祀的甲骨文都记载,商王“用”羌人男女和牛羊奉献神灵。甲骨文中的“周”,是“用”和“口”两个字的合写;《说文解字》对“周”字的解释也是“从用、从口”——在商人看来,“周”族特征,就是缴纳供“用”的人口。

商人的“周”字还有一种更可怕的写法:“用”字的小方格中点满了点。甲骨文这种点代表鲜血,它来自被杀的人牲,是神明最新鲜的饮食。甲骨文还有专门描绘用鲜血献祭的字:一座凸起的祭台上,用点表示的血液正在淋漓滴沥下来。

图片 19

刻辞卜甲 殷墟博物馆藏

从血缘关系讲,古公亶父和周人的这种行为,是对家乡族人的无耻背叛。靠着捕猎羌人,周族成了商朝在西方的血腥代理人,也得到了相应的报酬。锋利的铜兵器可以帮助他们捕获猎物;商人马拉战车的军事技术,可能也在这个时候输入了周族。

亶父以来三代人、近百年时间里,周人都在努力趋附商朝。按照传统婚俗,周族首领应当隔代迎娶姜姓的夫人。亶父的夫人就来自羌人,说明在他当年结婚时还没有背弃西方盟族。但他的儿子季历、孙子周昌,两代人都是从东方迎娶夫人,这表明了他们投靠商朝的姿态。

周人宣称这两位夫人都是商人,甚至是商王之女。这只是他们对周边羌人的吹嘘。商人实行族内婚,严密保护着自己高贵血统的纯洁性,绝对不会将王室之女嫁给远方蛮夷。商人的姓是“子”,而季历和周昌的两位夫人,分别姓“任”和“姒”,她们只是来自臣服于商的外围小国而已。不过任、姒两位夫人的母国,还是比周人先进的多。在周人眼里,她们俨然是从天界下凡的女神一般,后世史诗中充满了对她们的歌颂声,甚至称她们为“大任”“大姒”(《诗经·大雅·思齐》《史记·周本纪》)。

两代东方新娘给周族上层带来了巨大变化。丈夫可以不懂妻子家族的语言,但母亲必然会全面影响儿子一代。东方文化随她们来到西部,最神秘、“先进”的当属甲骨占卜之术,它融合文字、占算和沟通鬼神的通灵术于一身,被商人发挥到了极致。其中,对卜骨纹路进行解读和运算的部分属于“八卦”。到文王周昌老年时,开始痴迷于这种来自东方的神秘运算技术。由此,周人和古中国的命运开始发生转折。

图片 20

文王野心:八卦

文王周昌年幼时就继承了族长之位。实际上,他的父亲季历很可能早夭而没有当过族长。季历的妻子、周昌的母亲大任来自东方,商朝显然支持幼年周昌继任周族之长。他成年后继续从东方迎娶妻子大姒,也是沿袭祖父亶父以来投靠商朝的政策,同时保障自己的权威。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