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被害人王玉开老人。〔张国通2012年摄〕

图为运送“慰安妇”的东瀛“海洋运输丸”号轮船正在开往香江。〔麻生徹男
:《东方之珠より东京へ》(福岡)石風社一九九二年版,第20頁〕

图片 1

十二月三三日是社会风气“慰安妇”记忆日。随着国内首部获得公开放映许可的”慰安妇“主题材料纪录片《二十三》在多地影院放映,“慰安妇”再度面前碰着民众关切。但是,就在11月15日晚上9时,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陆上最后一个人控诉东瀛政坛的“慰安妇”幸存者黄有良老人一了百了,享年捌拾柒岁。“慰安妇”就算逝去,但这段史实将生生世世被记住。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为宾阳的“慰安妇”旧照。〔《南国早报》,拍片时间不详〕

图片 5

图片 6

图为被害者黄伍仲老人。〔胡海英二零零四年摄〕

图片 7

图片 8

图为日军人兵拍片的中夏族民共和国“慰安妇”照片。〔《荻岛静夫日记》,(东京)人民文学出版社二〇〇七年六月版,第62页〕

编写制定:季本人努学社青少年会会员金玲芝归来和讯,查看更加多

图片 9

图为三灶岛的日军慰安所。19个“慰安妇”周周必得为数千名士兵提供性服务。
〔刘昌言二零一四年摄〕

《日军侵华图志》,广西画报出版社,总编张宪文。

图片 10

图片 11

一九三七年三月3日,受害女子们排着队,等待肉体检查。〔麻生徹男
:《东京より香岛へ》(福岡)石風社一九九一年版,第14頁〕

图片 12

图为西安祥符寺巷24号的日军慰安所。〔杜阿拉早报媒体人高岩提供,二〇〇二年11月十三日摄〕

图片 13

图片 14

朝鲜受害者李天英在50年间的留影。〔范家骅、耕汉:《华昌街与烟花女》,《青海文学和医学资料》第16辑,第164页〕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