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舌尖上的战争:古代中国的葡萄酒历史

大家都知道,葡萄酒是外来酒种,是从外国引入了葡萄酒制作方法我国才有了葡萄酒生产工艺。大家一致认为,葡萄酒是现代才有的酒种,远古时候应该是没有人喝葡萄酒的,但其实不是的,其实葡萄酒是从汉代就有了。葡萄和葡萄酒的引入要归功于凿通西域、开辟丝绸之路的张骞,以及他身后的那个赢得了汉匈战争的大汉帝国。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图片 1
图:汉朝红酒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汉代|张骞出使西域

王翰《凉州词》

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载了汉朝学习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的过程,但却没有汉朝人自己大规模酿造葡萄酒的确切记载。那个时候的葡萄酒异常昂贵。据说,当时有一个人叫孟佗,用了一斛的葡萄酒,买通了十常侍之首的张让,获得了凉州刺史的官职。

葡萄酒对于中国人来说,到底是本土起源还是舶来品?一直富有争议。因此,《诗经七月》就提到:“六月食鬱(yù)及薁(yù)”。薁就是蘡(yng)薁,按李时珍《本草纲目》的说法,是一种野葡萄。1980
年在河南省发掘的一个商代后期的古墓中,
也发现了一个密闭的铜卣(yu),后经北京大学化学系分析,铜卣中的酒类残渣含有葡萄的成分。

后来,三国时期的魏文帝曹丕也十分喜欢葡萄酒,写下了:

其实从植物分类学上说,葡萄属于葡萄科葡萄属葡萄亚属,葡萄亚属(或者被称为“真葡萄亚属”)又被分为三个种群:
欧洲种群、亚洲种群和美洲种群,其中亚洲种群主要分布在中国。可以推断,作为一种植物,葡萄在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比如地质化石研究表明,山东省临朐县在2600
万年前就有秋葡萄(亚洲种群的一个种)的存在。

“中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蒲萄。当其末夏涉秋,尚有余暑,酒醉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饴,酸而不酢,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以为酒,甘于曲糵,善醉而易醒。道之固以流沫称奇,况亲食之者?远方之果,宁有匹之者?”

但是,我们习惯上谈论的葡萄,或者商业栽培的绝大部分葡萄,却是欧洲种群葡萄在历经冰川时代之后,唯一的遗存——欧洲葡萄。葡萄酒所使用的专用葡萄品种——“酿酒葡萄”绝大多数属于这个种。

三国|曹丕喜饮葡萄酒

因此,严格意义上讲,葡萄酒对于中国人来说是舶来品。葡萄和葡萄酒引入要归功于凿通西域、开辟丝绸之路的张骞,
以及他身后的那个赢得了汉匈战争胜利的大汉帝国。

曹丕对葡萄大加赞赏,认为没有别的水果可与之匹敌。

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载了汉朝学习种植葡萄、酿造葡萄酒的过程,但没有汉朝人自己大规模酿造葡萄酒的确切记载。两汉时期的葡萄酒异常昂贵。《续汉书》里说了这样一个和葡萄酒有关的故事:扶风孟佗以葡萄酒一斛遗张让,即以为凉州刺史。孟佗是三国时期新城太守孟达的父亲,张让是汉灵帝时权重一时、善刮民财的大宦官,位列十常侍之首。孟佗仕途不通,就倾其家财结交张让的家奴和身边的人,并直接送给张让一斛葡萄酒,以酒买官,购得了凉州刺史一职。汉朝的一斛为十斗,
一斗为十升,一升约合现在的200 毫升, 故一斛葡萄酒就是现在的20
升。也就是说,孟佗拿26 瓶葡萄酒换得凉州刺史之职!
可见当时葡萄酒身价之高。

中国内地的葡萄酒工艺在唐朝开始大规模出现,并且也借助了一场战争的胜利。

曹丕也十分喜爱葡萄酒,写下了“中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蒲萄。当其朱夏涉秋,
尚有余暑,醉酒宿醒,掩露而食。甘而不饴,
酸而不脆,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以为酒,甘于鞠蘖,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况亲食之邪。他方之果,宁有匹之者”的文字。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陆机、庾信都有引葡萄酒的诗句,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喝的葡萄酒产地在那里。

公元640年,唐太宗发动了对高昌国的进攻。高昌国是西域的小国之一。唐军惊人的进攻速度,让高昌国国王鞠文泰惊恐地感到了神兵天降,就此一命呜呼。唐军在短时间内就攻下了高昌国,唐太宗也由此获得了马奶葡萄种和葡萄酒的酿造方法。后来,李世民不仅在皇宫御苑里大种葡萄,还亲自参与了葡萄酒的酿制。

《吐鲁番出土文书》(现代根据出土文书汇编而成的)中有不少史料记载了公元4—8
世纪期间吐鲁番地区葡萄园种植,经营,租让及葡萄酒买卖的情况。

唐朝|民间流行葡萄酒

中国内地的葡萄酒工艺在唐朝开始大规模的出现,并且也是借助一场战争的胜利。公元640年,唐太宗发动了对高昌国的进攻。高昌国是西域小国之一,626
年李世民即位时高昌国王鞠文泰还亲自赴长安祝贺。随着唐朝的强大,鞠文泰也改变了态度,和同样是佛教狂热信徒的西突厥结成了同盟,一同对抗在西域进行扩张的唐王朝。李世民的对策是派出侯君集和薛万彻统兵的豪华阵容讨伐高昌。侯君集是瓦岗军宿将,还是李靖的高徒。薛万彻是隋末名将薛世雄的儿子,也是出名的猛将。随侯君集和薛万彻出兵还有阿史那杜尔这样熟悉西域地理和社会现状的突厥贵族,李世民的用人可谓面面俱到。鞠文泰却自信自己的国家和唐朝远隔七千余里,中间还有两千多里的沙漠屏障,唐军总兵力过多则无法筹集粮草,唐军兵力不超过3
万则高昌自己就能对付,因此在开战之初并不畏惧唐朝。

此后,葡萄酒就在唐朝诗歌之中大量流行,比如:

唐军进展迅速,很快到达高昌国附近。唐军惊人的进军速度让鞠文泰产出生了神兵天降的感觉,鞠文泰在惊恐之中去世。鞠文泰的儿子鞠智盛匆忙继承了王位,面对唐军的进攻也不知所措。西突厥派往高昌的防御部队也不战而逃,这更加降低了守军的士气。侯君集的部下像展示攻城设备一样在短时间内就打下了高昌国二十二座城市,高昌国从此灭亡。唐太宗把高昌的土地当成了西域都护府的基地,也从高昌国获得了马乳葡萄种和葡萄酒酿造法。李世民不仅在皇宫御苑里大种葡萄,还亲自参与葡萄酒的酿制。此后唐朝的葡萄酒大流行在唐朝人的诗歌中就可以看到,李白写过“鸬鹚杓,鹦鹉杯,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遥看汉江鸭头绿,恰以蒲萄初酦醅。此江若变作春酒,
垒曲便筑糟丘台”,白居易更写过“羌管吹杨柳,燕姬酌蒲萄”,更不用说脍炙人口的王翰的《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

李白:鸬鹚杓,鹦鹉杯。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酦醅。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