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90%的中国人不知道,这位大师中的大师

在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里面,有这样一位人物:他藏身少林寺藏经阁数十年无人知晓,精通少林72绝技,佛法高深,武功修为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便称呼他为“扫地憎”。在中国核物理界,也有这样一位“扫地憎”,他一生教出了8位“两弹一星”功勋,而他本人却默默无闻,鲜为人知。

20年前,1998年,

图片 1

有一位96岁高龄的老人平静离世。

赵忠尧

整个中国,没有什么人,

01

注意到这则悲伤的新闻,

赵忠尧,1902年出生于浙江诸暨,父亲早年当过私塾先生,后以行医为生。赵忠尧的父亲对当时中国的落后感到非常痛心,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于是就将满腔希望都寄托于自己的儿子身上,希望儿子长大后能救国图强。

也就没有什么人觉得悲伤。

江浙之地自古以来人杰地灵,出现过很多的人才,而赵忠尧则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天才。

但在世界顶尖的科学圈里,

图片 2

这位老人的去世,引发了极大的震撼。

叶企孙

他们知道,这意味着:

1920年,赵忠尧凭借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国创办最早的四所高等师范学校之一的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中国近代物理学鼎鼎有名的奠基人叶企孙先生当时也在这里教学。在校表现杰出的赵忠尧很快得到了叶企孙的赏识,1924年,毕业后的赵忠尧被叶企孙留下担任自己的助教。

那个本应得诺奖的中国人,走了;

1925年夏天,赵忠尧又跟随随叶企孙前往清华大学,第二年,清华大学成立物理系,叶企孙担任系主任,赵忠尧教学实验课。在那个年代,担任教员的赵忠尧可谓是衣食无忧,但是他却为国家科技的落后感到忧虑,毅然决定出国留学。

中国核物理的鼻祖,走了;

02

中国物理学大师们共同的老师,走了!

1927年夏天,为了能早一点出国,25岁的赵忠尧竟然自费前往美国并考入美国加州理工大学研究生部。既聪明又用功的赵忠尧深受导师密立根教授青睐,他精心地为赵忠尧选择了一个简单易行的博士研究课题。然而,就在很多学生对他羡慕不已的时候,赵忠尧却拒绝了,原因很简单,他觉得这个课题太简单了。

然而,哪怕我现在郑重地打出他的名字,

图片 3

相信绝大多数人看过后,

他对老师说:“我远渡重洋来美国求学,就是为了能多学一些科学技术好回国报效祖国,能否快速取得学位,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我想换个难一点的,能学到更多本领的题目”

还是一脸茫然。

密立根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学生,在一脸懵逼的同时也对这个学生再次刮目相看,最后竟然同意了给他换了个更难的题目。

不信,你看——

1930年,赵忠尧的博士论文一经发表便震惊了当时的物理界,28岁的他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发现反物质的物理学家,这一巨大的成就也奠定了他在世界物理学界的地位。

他的名字,叫赵忠尧

03

这个时代,也许是浮躁的时代,

1年后,赵忠尧来到英国剑桥大学著名的卡文迪什实验室访问,师从著名物理学家卢瑟福,卢瑟福被他的勤奋好学打动,临走前,他特意将50毫克放射性镭赠送给赵忠尧作为礼物。

人们更愿意亲近大众化、消遣性的人物,

图片 4

而对肩扛国之重器、身系科技命脉的老黄牛,

卢瑟福

毫无感觉,更毫无兴趣。

1937年,日军侵华,清华大学也难逃劫难。为了保护那50毫克镭,赵忠尧打扮成穷苦百姓模样,把装有镭的铅筒放在一个咸菜坛子中,随着逃难人群去长沙,一路上白天休息晚上行走,只挑人迹罕至的小路走,历时一个对月,步行1400多公里,历尽千辛万苦的赵忠尧终于安全地将这50毫克镭送到了长沙。

所以,中国有90%的人知道赵忠祥,

图片 5

同时有90%的人,不知道赵忠尧。

西南联大

这个社会,也许是势利的社会,

这50毫克镭后来又被带到西南联大,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功与名,时常出现倒挂,

04

功大的人,未必名大。

1946年6月30日,美国在太平洋上的比基尼小岛试爆原子弹,赵忠尧受邀以观察员的身份观摩,赵忠尧被那巨大的蘑菇云深深震撼。

一个说老实话、做老实事的老科学家,

从此,赵忠尧开始辗转于美国顶尖的核物理实验室,刻苦学习核试验的关键——加速器的技术。他每天工作16个小时以上,吃咸菜面包,省吃俭用购买器件。

在人群的记忆中,

图片 6

反而会被忽略,被遗忘。

原子弹爆炸

时代如此,社会如此,

1950年8月,赵忠尧把这些核心器件分别装入30多个箱子中,和钱学森等100多名留美学者登上回家的轮船。可是到了日本横滨时,美国士兵却抓走了赵忠尧,因为他们发现这个中国青年可能抵得上不止5个师了。

不由得你不感伤,不替伟大的人鸣不平。

1950年11月,在国际舆论压力和总理的帮助下,赵忠尧终于回到祖国,回国后的赵忠尧开创了中国第一个核物理课程和实验室,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物理事业的人才。

图片 7

05

▲晚年赵忠尧

1998年5月28日,这位为祖国耗尽一生心血的大师走完了一生,享年96岁。

1902年,赵忠尧出生,

赵忠尧这一生都在做奠基性的事业,因此未能入选“两弹一星”功勋人物。可是,他却教出了包括王淦昌、彭桓武、钱三强、邓稼先、朱光亚、周光召、程开甲、唐孝威在内的8位“两弹一星”功勋,诺贝尔物理学家杨振宁、李政道也曾师从赵忠尧。

在浙江诸暨一个衰落的大家族。

图片 8

父亲赵继和行医为生,

杨振宁

为人正直耿介,

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永远是强国的基础,人才永远是最稀缺的资源。赵老这样的人才是中华民族真正的脊梁和财富,才是青年学生一生应该敬仰的偶像!

有钱人找他开补药,

他就会发脾气,说:

“有病再来找我,

我只医病,不管其他。”

因此,赵忠尧自小家境就比较清贫,

但他一辈子学得了父亲耿直的品格。

父亲在清末受过新思想影响,

很想为国家做点事情,

改变积贫积弱的局面,

又因自己文化水平有限,力不从心,

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

要他们好好读书,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赵忠尧牢牢记住父亲的教诲,

此后,在他人生的每个关口,

他作出的每个决定,都将国家放在首位。

19岁时,赵忠尧考入南京高师(后改名东南大学,即现在的南京大学),

用三年半时间,修完全部学分。

毕业后,他留校给叶企孙当助教,

叶企孙后来成为中国物理学界的一代宗师。

1925年,叶企孙受聘清华大学物理系,

把工作勤恳踏实的赵忠尧也带过去。

第二年,赵忠尧转任教员,

成为清华物理系最早的五名教师之一。

在清华的两年时间,工作之余,

赵忠尧恶补电学、力学、数学等课程,

但他看到中国的物理学刚刚起步,

跟国外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因此在1927年夏天决定出国留学。

此时,他的父亲已去世好几年,

他用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的结余,

再向朋友、老师借了点钱,

动身去了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研究部。

谁也不曾想到,物理学的历史,

将被这名年轻人的一个决定所改变。

图片 9

▲1926年,赵忠尧(后排右二)与梅贻琦(前排左二)等人合影

赵忠尧的导师密立根(Millikan),

1923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是学界大拿。

密立根一开始给他的研究题目很容易,

只要按规定做一个光学实验,

两年内得出结果,就能拿到博士学位。

赵忠尧却认为难度太低,学不到多少技术,

这违背了他出国的初衷——

他出国留学不是为了拿文凭,

而是希望多学技术,回国后可派上用场。

按照加州理工的惯例,

导师给什么题目学生就得做什么,

所以,当赵忠尧要求导师给他换题目时,

全校都震惊了,没见过这么任性的学生。

密立根没有骂他,给他换了个研究题目,

叫“硬γ射线在物质中的吸收系数”,说:

“这个题目你考虑一下。”

赵忠尧内心认为难度还是不够,回答说:

“好,我考虑一下。”

密立根一听,当场就火了:

“这个题目很有意思,相当重要,

你要是不做,告诉我就是了,不必考虑。”

赵忠尧这才表示愿意接受这个题目。

后来,密立根跟别人打趣说,

赵忠尧这个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图片 10

▲1929年,赵忠尧(二排右二)在加州理工合影

赵忠尧不知道的是,

当他接下这个题目之后,

差点就敲开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大门。

经过刻苦和耐心的实验研究,

1930年,

赵忠尧最早发现正电子存在的证据,

这是诺奖级的发现。

然而,1936年,

当诺贝尔物理学奖对正电子的发现授奖时,

赵忠尧榜上无名,

获奖的却是他的同学安德逊。

这个事情,

多年来一直是物理学界的一段公案。

大约半个世纪后,

安德逊写书承认,

在加州理工时,

他与赵忠尧的办公室只有一墙之隔,

他的研究是受赵的启发才做的。

曾任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委主任的艾克斯朋,

也在大半个世纪后评论说,

这是一个“没法再弥补的疏漏”。

诺奖得主李政道更是直接指出:

“赵忠尧本来应该是第一个获诺奖的中国人,

只是由于别人的错误,

把他的光荣埋没了。”

赵忠尧的研究,获得了迟来的肯定。

世界欠中国一个诺贝尔奖,

已是物理学界的共同认识。

但他本人则淡然处之,

从未把自己与诺奖联系起来。

难怪李政道对他极其钦佩,

说他朴素无华,实实在在,只忠于科学。

图片 11

▲1927年,赵忠尧刚到加州理工留学时

1931年秋末,赵忠尧到英国访问,

见到了核物理大师卢瑟福(Rutherford)。

他本来想多逗留些日子,

但在报上看到了九一八事变的消息,

回国的念头突然强烈起来。

临别时,卢瑟福颇有感触地对他说:

“你回去通过政府或者实业家搞点经费,

好好地搞科学。

从前你们中国人在我们这儿念书的很多,

成绩不错,但是一回去就听不到声音了,

希望你回去继续搞科研。”

归国后,赵忠尧回到清华物理系当教授,

开设了中国第一个核物理课程,

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核物理实验室,

教出了钱三强、何泽慧、王大珩等学生。

在别人眼中,此时的赵忠尧堪称功成名就,

留美博士,清华教授,诺奖准得主,

但他自己仍然衣着朴素,

不抽烟,不喝酒,不吃零食,

跳舞也不会,一点儿都不洋派。

七七事变后,赵忠尧率先离开北京,

先后在云南大学、西南联大、中央大学任教,

由于战时物价飞涨,

最困苦的时候,一家人自制肥皂出售,

才能勉强维持生活。

然而,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

最煎熬的事还在于,

国家凋敝,根本没有经费投入科研,

他害怕自己堕入卢瑟福当年的警告中。

抗战胜利后,1946年,

美国在太平洋比基尼小岛试爆原子弹,

邀请盟国政府派观察员现场观摩。

被称为“中国核物理鼻祖”的赵忠尧,

绝对是不二的人选,

别人看热闹,他看的可是门道。

当蘑菇云腾空而起之后,

所有观察员回到美国本土游玩再各自回国,

这时候,

赵忠尧却“失踪”了。

图片 12

▲1946年,赵忠尧(前排左一)准备登上驱逐舰观看原子弹试爆

他潜回了自己的母校加州理工,

准备完成此次赴美的重要任务——

了解核物理的最新进展,

并设法购买核物理研究设备。

中央研究院总干事萨本栋托付给他12万美元,

要他代为购买科研仪器,

尤其是核物理研究亟需的加速器。

中国要发展自己的核物理事业,

加速器是最基本的设备,

但当时订购一台完整的静电加速器,

要价是40万美元。

赵忠尧手中的经费,无异于杯水车薪,

而且美国也绝不允许此类产品出口,

怎么办?

唯一可行的办法,

是自行设计一台加速器,

购买国内难以生产的部件和少量核物理器材,

然后回国自行组装。

这是一条极为费力费时的道路,

赵忠尧为此放弃了核物理实验研究,

专注于静电加速器的研制。

很多人笑他是“傻瓜”,

放着出国后搞研究的大好机会不用,

却把时间用在不出成果的事上。

加速器不是赵忠尧的老本行,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