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女性化”后的朝代结局是什么?中国的魏晋南北朝就是例子

魏晋这个时期既有大一统的繁华,也有153年的五胡乱华悲惨,在西晋被灭,北方被五胡占领,南方建立东晋,开始了黑暗特殊的时期。前面我说了司马炎带来的奢侈之风,影响着整个晋朝,其实魏晋时期还有很多特别的喜好,特别的风气。这是一个特殊的时代,有着北方的人间地狱,有着南方的天上人间,有着各种各样的扭曲人物性格,有着不一样的审美,正是因为这样的时代,造就了文化的繁荣和璀璨,政治的腐败和无能,阶级斗争,南北交战,一直一直都在演变着这个不可或缺的时代。

图片 1

图片 2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金陵物

魏晋时期的审美变化——精神的放逐,思想的堕落。

当精致、可爱、害羞、美丽、漂亮……这些形容词用来形容男性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感叹,如今的一些小鲜肉真的要比女人还精致娇媚,比女人还会保养美容。

刘义庆的《世说新语》一书中记载了从汉末到东晋三百年之间的上流社会,王公贵族的奇闻异事。他中间有个容止篇,主要就是介绍美男子。这个我们来说说魏晋的审美,在其他时代,王朝贵族或者平民百姓皆追捧的是女性的美丽,“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等等各种各样的诗歌赋散文都有;对于男性皆形容为高大威猛,有大将之风,有儒生之气,有君王之相,有奸臣之昭等等。哪怕有形容男性美的都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或者用以劝谏,就像邹忌讽齐王纳谏那样,局限在私人范围。但是魏晋这个时期,他更注重男性的美丽,甚至消费男性美,他是个从上至下的审美变化。

女性化似乎是现代男人成为偶像和男神的主要通道,似乎唯有此路才能大火,反观那些走阳刚路线的男性被追捧的程度却小很多,这既是社会多元化的体现,也是市场的选择,似乎无可指摘。

图片 3

但是在女性化的趋势下,国人的未来值得我们担忧,因为古代有一段时期可以作为前车之鉴,这就是魏晋时代。

《世说新语》中有这样一篇记载关于卫玠,记诉了卫玠五岁的时候乘坐羊车来到洛阳地区,引起人群的骚动,皆赞叹为“玉人”,加上自己体弱多病,行为举止轻柔,更加引起人们的追捧。西晋八王之乱,五胡乱华时期,卫玠家族南迁避难,在到达建业之后,人们听闻卫玠美貌的名声,皆来观看,围得水泄不通,卫玠本来就是体弱多病,加上旅途劳累,被人群围观不得走动,病入膏肓,死去了。这就是记载的“看杀卫玠”。这个故事或许有些夸张的程度,不过他还是直观反应了魏晋时期,对于“男性美”的追求。还有一个更直接的例子,曹操观何晏长得漂亮,可爱,想认他做儿子。也许当时因为美男子在魏晋时期有特权,所以魏晋兴起了美容风,吃药狂潮。

图片 4

图片 5

魏晋风流令无数后人心驰神往,但是不得不说,这种风流是建立在男性女性化的基础上的,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如此。而晋王朝的短暂统治和晋人的软弱偏安和女性化是分不开的。

男性美容风潮。粉底,镜子,熏香。

一、古人善化妆

魏晋时期,除了出生和才干被重视外,一个人最被看中的就是长相。在那个年代里,长得帅是确实可以当饭吃的。因此在拼完出生和才华后,魏晋老百姓特别是上层社会人士就不可避免地开始拼长相。

现代人有一系列化妆品,古人虽然条件不够,但化妆品还是不少。

首先,化妆需要的是镜子,魏晋时期铜镜已经很普及,铁镜也开始出现。南朝庾信有诗“玉匣聊开镜,轻灰暂拭尘”,这一时期已经有装载在玉盒子里、可以随身携带的小镜子。同时,魏晋士族的生活十分小资精致,他们在镜子上刻了大量神兽、花饰等纹饰,让镜子更加美观。

图片 6

其次是化妆品。

粉:魏晋人最在意的部位是脸,他们最看重的化妆品莫过于粉。粉分为米粉和胡粉,米粉采用米汁制成,制作过程比较简单,因此被广大老百姓所接受。

米粉的优点是黏性强,可以较强时间保持面部白净光洁;胡粉在汉朝就开始出现,用铅制成,制作过程比较复杂,成分也相对复杂,包括了铅、锡、铝、锌等各种化学元素。

胡粉的优点是细腻润白,易于保存,和米粉相比是高端货,因此胡粉刚出现的时候只有皇帝身边的红人才用得起,后来才因为品质好而逐渐取代了米粉。

熏香:精致的男生当然要走路飘香。魏晋的熏香是进口货,主要来自于“安息诸国”,这种进口货有经久不散的奇香,是当时士人居家旅行的必备良品。曹操曾经下令禁止过烧香、熏香,但这一纸文书丝毫阻挡不了潮流的发展。

图片 7

口脂:即唇膏,作用与现代唇膏大抵相同。

香泽:即润发的香油。香泽在汉代开始出现,魏晋时期被发扬光大。

鸡舌香:即古代版口香糖。东汉大臣应劭年老口臭,皇帝赐他鸡舌香,含在嘴里起到清新口气的作用,后来三省郎官含着鸡舌香奏事就成了惯例。

总之,各种各样的化妆品让魏晋的名士越来越精致,他们也不可避免地逐步走向女性化。上至王公贵族,下至普通百姓,“手持粉白,口习清言,绰约嫣然,动相夸饰”,几乎人人如此。

在追求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让魏晋名士们在历史上留下了一抹令人洒脱、但也很病态的风韵。

因为当时对于美男子的定义为,面如凝脂,眼如点漆,玉树临风。
汉末之后,贵族名士兴起了“傅粉”,就是把白粉往脸上涂,就是当代所言的一白遮百丑,在魏晋时期很受男性欢迎。而且粉也分米粉和胡粉。米粉黏性强制作简单,胡粉细腻,制作不易为高端货。同时兴起了易于携带放在玉盒里的铁镜;用起了香泽,就是现在的润发露;咀嚼起起清新口气的鸡舌香;搞起了走路带着香味的熏香。

二、女性化的美男子

魏晋时代是一个美男子的时代,这一时期的美男子批量产生,不胜枚举。当然这也是一个人们对男性的美狂热追求的时代。

图片 8

其实从东汉开始,就有女性化的小火苗蠢蠢欲动了。

最先冒头的是东汉李固,李固是东汉名臣,他为人耿直,一生都在和权臣作斗争。同时李固也是典型的东汉士大夫文人,是当时知识分子的领袖,喜欢“胡粉饰貌,搔头弄姿”,这种行为被士子争先模仿,直到在魏晋时期发扬光大。

曹魏时代,男子化妆成了潮流。曹植极其喜欢傅粉,见名士之前要“取水自澡讫,傅粉”;曹操的养子何晏更是傅粉界的扛把子,他“动静粉白不去手”,随时随地都要补妆美容,行步之间顾影自怜,而且还“好妇人之服”,是个实打实的“小白脸”。

曹植、何晏二人拥有曹魏时代的盛世美颜,同时对粉有狂热的喜好,堪称偶像派。除此二人外,还有被称作“玉树”的夏侯玄、“风姿特秀”的嵇康等等。

图片 9

西晋时期,美男子大受追捧,最受欢迎的要属潘安和卫玠。潘安“妙有姿容”,相传,
每次出门都会被良家少女拦在路上好好欣赏不让走。潘安还喜欢和好朋友、另一个美男子夏侯湛一起出门,“有美容……时人谓之‘连璧’”;卫玠则是西晋版林黛玉,被称作是“珠玉”,但他身体很不好。

由于长得太美,出门的时候观者如墙,人潮拥挤,卫玠回去就生了场大病死了。除二人外,“容貌整丽”的王衍、号称“玉人”的裴楷等等。

东晋时期,名士们继承了西晋时代的审美标准。王羲之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他本人“飘如游云,矫若惊龙”的美男子,他对另一位美男子的评价是“面如凝脂,眼如点漆,此神仙中人”。

不难看出,王羲之对男人和女人的审美标准是一致的。除王羲之外,还有“有美形”的王恬、“如春月柳”的王恭等等。

图片 10

魏晋时代盛产美男子,这一时期对男性的审美标准就是偏女性化,男性长得白才算好看,当时的美男子几乎都被评价为“玉人”。

这些“玉人”往往能官运亨通,无往不利,比如“丰姿神貌”的庾亮就因为颜值高让陶侃一见倾心;而长得丑的一般会“颓然自放”,自己放弃自己了。

魏晋这种女性化审美一直延续到南北朝,南北朝时期的美如妇人的韩子高、龙阳之姿的慕容超、容貌俊美的高长恭、风流倜傥的独孤信等等都是这种审美标准下的著名美男子。

其实在南北朝之后,这种审美标准依然被继承,比如隋唐五代时期男子喜欢“为妇人之饰”、宋代男子喜欢头上簪花等等,不过从隋唐开始胡人豪放的血液融入中原,女性化的柔弱气息中注入了大量阳刚气息,国人也在追求美的同时保留着至刚至大的浩然正气。

参考资料:《世说新语》 《现代男士女性化与魏晋风度》 《
魏晋南北朝男性美容现象窥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图片 11

美容吃药风潮:“延年益寿,美容养颜”的五石散。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