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洗海澡往事

进入七月份,青岛终于迎来了夏天。在炎热的天气里,去海水浴场洗个海澡,这才是青岛的夏季味道。从七月一日起,青岛全市9大海水浴场全部向游客开放,开启“洗海澡”模式。今年的开放季,青岛的海水浴场有了不少新变化。位于青岛汇泉湾的第一海水浴场,紧邻小鱼山、中山公园等景点,是不少游客亲近大海的首选之地。凤凰网青岛了解到,第一海水浴场更换了新的防鲨网,并用安全绳把浴场整个海面划分成了四个游泳区,每个泳区都配备了专门的救生力量。

处暑刚过,天气有了点凉意,但洗海澡的人还是络绎不绝。青岛人喜欢洗海澡,就是到大海里去游泳。现在,洗海澡的条件比以前好多了,更衣室对外全面开放,也可办个年卡,60岁以上半价。每当看到孩子们在海里欢快嬉闹、抱着救生圈,笑着戏水的样子,我就想起儿时洗海澡学游泳的往事。

图片 1

图片 2

今年,青岛第一海水浴场重新更换了防鲨网和救生护栏,防鲨网的面积大约在8000平方米,现在分了四个泳区,每个区有十名救生人员,
总共是四十名救生人员,提供相应的救援服务,确保游客安全。不少下海游泳的游客发现,今年海水浴场的救生护栏上多了一些橙色的浮漂。您可别小看这些小小浮漂,他们大大提升了救生护栏的浮力。平时人们在海里游累了可以把在上面休息休息,遇到危险时抓住救生护栏不至于被海浪拖入海中。

那时,各家兄弟姊妹多,父母忙着上班养家糊口,孩子也顾不过来,所以大孩看着小孩,似乎是一种惯例。到了夏天,左邻右舍的孩子就成群结伙的到海里去洗海澡。那时小孩子是真正的洗海澡,因为都不会游泳,只在海边的浅水区来回扑腾。天热,在海水里玩耍,有海浪嬉戏也很惬意。孩子们在海边扑腾时间长了,慢慢也就学会了游泳。

七十岁的许家伟是个老青岛,每年都要来一浴洗海澡,而今年的一浴变化很大——橘红色的浮漂特别显眼,如果游累了,可以在上面趴一趴,防鲨网和安全绳又新又结实,来这游泳让人安心。为了方便人们更衣、冲洗,今年浴场的更衣室采用了智能管理系统,无论是支付费用还是进出更衣室人们不用再拿纸质票证或者游泳卡,刷脸就可以了。以前需要比对照片,进一个人大约在十五到二十秒,现在可能缩短到五到十秒以内,通行效率提高了一倍。

图片 3

从7月1号开始,青岛全市9大浴场全部向游客开放,全市进入“洗海澡”模式。但需要提醒游客,现在青岛海水的水温只有20度左右,在下海游泳之前一定要做足热身活动,避免直接下水后因为温差过大发生抽筋等身体不适的情况

我游泳是在去海水浴场的路上,万国公墓下面的那个“棺材湾”学会的。延安一路是东镇到第一海水浴场的必经之地,每次去海水浴场,都要路过那个水湾,水湾呈椭圆形状,有点像棺材,且又在万国公墓下面,人们称它“棺材湾”。水湾宽三四米,长约五六米,石坝就在路旁边,从石坝一下去就两三米深,是水湾最深处,会游泳的都在上面跳水,不会游的在对面斜坡的水边玩耍。

图片 4

(水湾位置,现在百花园内)

那年,我大概八九岁,几个大孩子鼓动我跳下去游,说如果游不过去就下去救我,望着比我高出半头的俩大孩子,信以为真,一下子跳了下去,稀里糊涂地游到了岸边。他们惊奇地说:原来你会游泳!小狗扒,厉害!我半信半疑,自己竟然会游泳了?到了海里我往深处游,他们却在齐胸的地方不再前行,我招手让他们进来,他们连连摆手,惭愧的说:我…们,不会游泳。我很吃惊。恍然间有种受骗的感觉。

图片 5

当然,大孩子中也不乏有厚道的,一位长我四五岁的邻居,侠义心肠,有一天,晚上,我跟他到一浴洗海澡,将衣服放在沙滩上,那时,不用看着也没人拿。游泳上来,见有俩女青年,站在我们衣服旁边发愣,看我们拿衣服,那个子稍高一点的说:你们看到我们的衣服了吗?莫名其妙,什么意思?原来这两位是从上海来青岛游玩的,在旅馆换好游泳衣,打听着来到第一海水浴场,见我俩把衣服放在沙滩上,她俩也放到沙滩上,而且是放到我们的衣服旁边,下海了。上岸后,却发现衣服不见了,俩人有些手足无策。

“妈的,谁这么污滥!”大哥忿忿地骂道。也许是谁拿错了?我俩帮她们找了一阵子,也没找到。怎么办?她俩急的要掉泪了,是呀,总不能穿着游泳衣上马路吧,况且又是晚上。问过她们的住处,原来在台东华美旅社,离我们住的不远。大哥说:俺们把恁送回去吧,顺道。俩人高兴地答应了,一路上她俩问这问那,我俩还顺便介绍路边的景观,心情不错,这样一直走到华美旅社门口,她俩要留个上海地址,邀请去玩,我俩则挥手告别,那时小,觉得去上海是遥不可及的事。

图片 6

刚学会游泳时,就像初学会骑车、开车一样上瘾,每天总想去游,人多的时候就往水深的地方游,以显摆与不会游泳小伙伴的不同。有时,到了海里就忘了其它的事情。

有一次,我带弟弟到第一海水浴场去玩耍,也算看孩子,看孩子是不该下去游泳的,可是我忍不住就下海了,脱掉衣服放在沙滩上,让弟坐在那里看着,并让他瞧我游泳。游了一会上岸,见衣服旁边没人,心里发急,四处环视,见他低头耷拉角的从更衣室方向走来,手里还拎着一只凉鞋,我问那只凉鞋呢?他胆怯的说找不到了。我听了头嗡的一声,那可是母亲刚给他买得一双新凉鞋呀,怎么找不到了!原来,我下海后,他就开始摆弄凉鞋,然后就一只一只的埋在沙子里面,再挖出来,一直倒腾到更衣室墙根下,结果有一只就找不到了。

图片 7

我听了恨不得踹他两脚,心想母亲知道了那还了得,怎么交代?那时,穿衣、穿鞋大都是小孩接大孩子的穿,弟弟大概是第一次穿新凉鞋吧。赶紧找!我把他埋鞋的地方划了个范围,由南往北长约20米的地方,来回推沙,推了四、五个来回也没找到,累得气喘吁吁,只好作罢。回家后怎么跟母亲讲的已经记不清了,反正结果是没自己想象的那么糟。

小时候洗海澡大都在第一海水浴场,有时也到二浴和三浴。会游泳后还经常到堤坝上去跳水,开始在一浴西边水族馆下面的小石坝上跳,石坝太小,人满为患。

图片 8

(小石坝现在加了护栏,停靠游览船)

后来就到一浴东面东海饭店以西的石坝上跳,那石坝宽5、6米,长一百多米,一直延伸到大海的深处(现已拆掉了)。大坝下面都是石头,石头上长满了海蛎子,每当退大潮时,海蛎子石就露了出来。在那里跳水有危险,只能等到满潮的时候去,猛子不能扎太深,不然,必定受伤。尽管如此,但每当满潮的时候去跳水的人还是接连不断。我们跳水一般都是跳“炸弹”,双腿前屈,屁股落水,噗通一声,溅起一片浪花,“冰棍”(站立式)不敢跳,怕触底受伤,跳“飞燕”只是跌肚皮式的,或是轻轻一掠,浮出水面。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