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

复刊时条件差,办公编辑稿件在郊区招待所,印刷在宋门里的印刷厂。第一期试刊的报纸编发时我当班,稿件编辑完毕,总编室主任成鸿昌几乎是喊着对我说:“快,印刷厂!”小跑,加自行车。这就是当时的工作状态,有点军营味道。那时,从发稿、拣铅字、拼版到校对……时间就是报纸的生命。

薛菊林以前是苏州染织三厂宣传科的科长。1965年起,他经常写一些工厂见闻、小小说,投给报社。后来报纸停刊,他很遗憾:“看不到苏州本地的新闻,也了解不到新的政策和行业变化了。”他日日盼着报纸尽快复刊。

(原上草,本名杨中冰,另有笔名洋中冰。1953年生人,当过兵。1981年年底调入筹建复刊中的开封日报社,先后在日报总编室、公交部、副刊部及《汴梁晚报》工作,至1995年。现定居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

老报人胡月珍:

回忆往事,当然也有不高兴的时候,那就是评职称。满想评高级职称没跑,结果还是评委的我,落空。当时我真的拂袖而去,还是蔡泽恩社长肚量大,找人又把我叫回去吃饭。蔡社长端着酒杯走过来诚心诚意跟我碰杯的片刻,那酒杯有点像入海口,自己一仰头还真海量。那个年代的职称,那么多萝卜就几个坑儿,哪埋得过来?谢谢泽恩老社长,有机会还和您喝酒,和您说您为“乡情”征文那本书写的序:“不认家的鸽子不是好鸽子!”

40年前的今天,《苏州日报》的前身《苏州报》复刊。作为复刊时的首批编辑,《苏州日报》原总编辑俞弘毅对那段历史记忆犹新。

原标题:【开封情·报纸缘】原上草:为往事干杯

早在1959年,俞弘毅就进入了当时的《新苏州报》工作。1971年,报纸停刊,他调到广播电台编辑部。1979年,报纸复刊时,俞弘毅与其他7名原先就在《新苏州报》工作的同事被调回报社。当时报社没有办公室,借用了民治路24号广播电台一幢二层楼内的一间半办公室,十几个人挤在一起。

敬业精神强,人情简而暖。开封日报编前会都在下午开,开完就要画版,有时还要撤换稿件,晚饭就吃不好。有同事给我留下过喝的,有同事把自己吃的鸡蛋放在我抽屉里,不多,两个,热的。报社实行业务考核后,有时我的任务吃紧,有同事会悄悄挤点“豆腐块”让我“吃饱”。工作结束和同事一起喝酒,多是地摊儿,汴京啤酒,一拿就是两捆20瓶,不用杯子不用碗,对着瓶口吹喇叭,真是惬意。

报社记者求真务实的作风,一生受用

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老通讯员祝孝坚:

图片 2

追忆40年前的那段难忘时光

本期编辑:孙争杰

如今,程秋生依然对《苏州日报》情有独钟,定期投稿。这几年,家里有了网络,能更快更及时地看到新闻,但新鲜劲一过,他又拿起了《苏州日报》。“报纸有其他媒体比不了的公正和严谨。每天阅读《苏州日报》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在这里找到了良师益友,报社就是我的第二个家。”

为往事干杯

4月19日,1期“试刊”制成,印刷3000份赠送给读者,听取大家的批评和建议。

责任编辑:

复刊时正是改革开放初期,作为经济组记者,金蔚然紧盯商业、市场趋势,经过充分调查写出了报道《水灶业亏本说明了什么问题?》(水灶俗称“老虎灶”),讨论水灶业的经营体制弊端。苏州市第一家个体水灶开业时,金蔚然又跟踪采访,对水灶业相关情况做了系列报道,反映了当时社会经济的实际情况。

1981年筹备《开封日报》第三次复刊时,我在《工人文艺》当编辑。据说调令往返了几次,颇费周折,最终令才生效,且一去就被安排在总编室做要闻一版编辑。当时筹备人马的是副总编辑曹远谋,后来他升任调离报社。一日,我俩在老四面钟十字路口相逢,双手相握,他一开口就夸我某篇文章好,并说当初调我有多难、有多对。老总编,有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远谋。

1949年7月1日,《新苏州报》诞生。此后,《新苏州报》曾更名为《苏州工农报》,“文革”期间停刊。

去年和《开封日报》的老报人不天先生,同事西红、老朋友文胜,专门跑到劳动路怀旧,看报社旧址。西红领着给我看当年的办公室,说昨天的故事。这是劳动的故事、创业的故事,情浓如酒、谊纯如酒,总觉拍的那张照片里的人还是正当年,意气风发激扬文字,禁不住想大喊一声:“干杯,为了往事!”

苏报融媒记者叶永春 赵晨民 璩介力 程黎莉 吴涛 邹强

回首咱家,藏龙卧虎。复刊时和我一起上夜班的四版编辑是张建军小弟。有时他晚来点儿,让我帮忙收收新华社电讯稿,我知道他正谈朋友,也是个很有能力的人。还有深圳、广州的《深圳特区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重要岗位都有从咱报社走出去的人,说咱报社是个小摇篮,一点也不夸张。

图片 3

干杯,也为现在的报业集团的小朋友们,今天是你们的,未来也是你们的!

老报人金蔚然:

一张报纸如一席菜。菜来自四面八方,到灶房后厨师开始调度搭配。总编辑好比灶房总管,掌灶的就是各部室主任。所以,这里需要协调,葱是葱的位置、刀是刀的位置,必要时还要调换位置。这种氛围和胸襟,使我有机会上前线跨战壕采访,一次是采访碑林创始人李公涛先生,一次是采访原电机厂女工姜亚辉,两次采访使我有机会接了地气,写出《石头上的事业》《她,姜亚辉》两篇稿件。王庭僚总编辑在任时,首批半个版面刊发《起飞吧开封》。如果那时的读者知道报社有个“原上草”,实在是在任总编辑和同事的支持,真诚感谢。

请点击在看,大家一起来讨论吧

原上草

1979年,薛菊林得知报纸复刊后,第一时间开始投稿。《刻苦学习的有心人》《一件小事解除了百人之忧》等,他的稿件源源不断。让他印象最深的是一篇通讯,那是他和记者合作完成的,还配发了一篇评论。薛菊林关注的,不仅仅有工作上的事,还有生活上的事。比如有人说商店里出售的凉鞋,中高跟的多,平根的不好找,薛菊林就会写下来投给报社。

薛菊林是《苏州日报》的老读者,也是一名老通讯员,现年77岁的他仍笔耕不辍坚持投稿。他是《苏州报》复刊以后的“第一代”通讯员,工厂里有什么创新、生活中有哪些变化,他都一一写下来,发给报社。习惯成自然,数十年下来,读报、投稿,已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苏州第一丝厂工作的七年两个月时间里,周永华心里始终有个记者梦。

条件艰苦、任务繁重,但大家都有一股劲,就想把报纸办好。“当时我做的是编辑工作,负责时事内容。那时候工作到第二天凌晨两三点是常有的事,下午两三点又要上班了。”俞弘毅说。

《苏州报》复刊40年来,离不开老读者、老通讯员的支持。祝孝坚今年70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苏州市公交公司从事宣传工作。从那时候起,他作为忠实的读者和勤快的通讯员,与报社结下了30多年的不解之缘。

说到和《苏州日报》的情缘,今年85岁的程秋生告诉记者,那还得从上个世纪50年代说起。1950年他在沧浪亭对面的苏州市立中学读书,那时正值抗美援朝。1951年7月18日,他怀揣着一份当天的《新苏州报》,告别家乡和父母,跨过鸭绿江,成为一名志愿军战士。

老读者郑阿姨:

也是《苏州日报》的前身

图片 4

从第一篇稿件见报起,祝孝坚得了不少奖项,还连续多年被评为报社“最佳通讯员”,和多名记者成了好友,有的至今还保持联系。如今,祝孝坚早已退休,但读报仍是他每天必做的事。祝孝坚说,《苏州日报》在他的生命中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对他人生的影响是巨大的。

图片 5

老通讯员薛菊林:

在军旅生涯中,程秋生偶尔能从亲人寄来的《新苏州报》中,了解家乡发生的变化。上个世纪70年代,程秋生从部队转业回苏,几年后,他从友人处得知《苏州报》准备复刊,在部队就从事宣传写作工作的程秋生喜出望外:“我可以为《苏州报》投稿啦!”

从政法系统退休后,今年已89岁的郑阿姨仍坚持年年订报、每天看报。

1998年,薛菊林下岗了,有几个社区正好需要人,他却舍近求远选择了公园街道南林社区居委会,就为了离报社近一点。那时投稿要靠邮寄,他到社区工作后,就直接去报社投稿。

“当时在群众心里,报纸是非常有权威的。我也为能从事记者这份职业感到自豪。”白天采访,晚上回到报社“爬格子”,胡月珍不知疲倦,反而很兴奋。

为苏州和《苏州日报》点赞!

1979年4月27日,《苏州报》终于在苏州解放30周年当天正式出版,受到了各界热烈欢迎。

复刊时,报纸编排、印刷等工作非常耗时,远不如电脑写稿、激光照排方便。为了不影响后道工序,金蔚然采编稿件时,力求文字清晰、语法标点准确。曾有领导评价金蔚然写的稿子“字迹端正、字体规范、全文清楚”。金蔚然曾多次获得报社“万字无差错奖”,并创造了连续发稿五万五千字无差错的纪录。

老报人、老通讯员、老读者

发展历史

今天

谈起第一次投稿的经历,他至今记忆犹新。祝孝坚回忆说,当时公交公司参加了一个军民联谊活动,在自己的修理厂车间为解放军制作了一批小物件。祝孝坚将这件事写成了一篇稿件,投给了当时与他对接的记者程国明。记者收到稿件后,对内容的真实性有一些疑虑,便约了祝孝坚到修理厂、干休所进行采访核实。在确定无误后,祝孝坚的第一篇新闻稿见报了。

老通讯员程秋生:

“我一定要读当天的报纸,时间不够也至少要看完标题才睡。”郑阿姨告诉记者,她每天要用近两个小时看报,报纸是她了解苏州本地新闻、相关部门动态以及相关政策的重要窗口。虽然现在可以从网络上获得海量的信息,但是她还是习惯看报。

创造“连续发稿五万五千字无差错”纪录

笔耕数十载,读报、投稿已成为生活一部分

这群老报人,凭着满腔的热情,用赤忱之心互相鼓劲。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

这些他都写过。“尽管那时的稿费不多,但我感觉自己有了用武之地。”此后,程秋生的作品多次获奖,他也被评为报社“优秀通讯员”。在程秋生的影响下,他的儿女都非常喜爱写作,在有一年苏报举办的“吴中絮语”征文活动中,他和女儿同时获奖。

郑阿姨认为,地方报纸不仅是展示地方特色的平台,更是读者与相关部门沟通的桥梁和纽带。虽然已经想不起来《苏州报》复刊时的模样,但读了几十年,郑阿姨说:“这份报纸已经成了我的一个老朋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