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触乐夜话:八大菜系都是我的家乡味

问:周星驰的电影,普通话好听还是粤语好听?

图片 1

图片 2

图/胡又天

周星驰的电影,普通话好听还是粤语好听?

喜欢周星驰电影的人可能都知道,他的片子大部分原音都是粤语,但是进入内地之后不得已加上国语配音,所以我们在荧幕上看到的星爷的电影都不是他原本声音,而是经过配音处理的。所以,对于周星驰的电影,小编想说粤语和普通话版本的各有千秋。

地方菜

配音会影响电影的效果

台词是表演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这个问题是非常具有争议性的,从表演的角度来看,声台形表是不可分离的,一个角色在电影中的台词都是编剧导演经过反复推敲确定下来的,甚至有时候,少一个字都会改变整体的戏剧效果。

并且,演员在表演过程中是会融入一些自己对于角色的理解的,所以一些台词中也会包含着演员们的情感,如果换成是配音的话,即使配音演员再专业,他们所表达出的情感也与演员本人是有所不同的。这也正是一些观众在看外语片的时候为什么要不选择看过于配音的理由了。

电影是视听艺术

由于电影艺术失区别于其他艺术的,所以呈现形式也有所不同,它的综合性很强,不想绘画只注重于视觉冲突,也不像小说那样可以借助文字向读者叙述,电影需要借助视听语言来表现,所以演员们不光是要展现肢体语言,还要通过台词讲故事,比如主角的身份,事情发生的原由等。

月初去成都参加漫展Comiday 22,上周又去上海的“东方萤灯筏”(TouHou Only
9th,即THO9),再转战苏州听“幻奏盛宴”音乐会,顺道再去访问当年《精忠报国岳飞传》制作成员现在开的工作室。在这些主要活动之外,少不得的自然就是饮食,记忆中熟悉的味道,怀念的川菜与江浙菜。

御用配音石班瑜

周星驰的御用电影配音是石班瑜,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星爷的作品都是他来进行配音的。所以,在一些观众心中,周星驰的声音就是这样的,这也逐渐成为了星爷电影的标志之一。

经过专业性的讨论,我们发现,配音可能并没有办法将演员的真实情感表现出来,但对于一些特殊的观众来说,普通话版的更受他们欢迎。比如,一些年龄较小的还看不懂字幕的观众或者是年龄大一些的人,所以普通话配音也是很重要的。同样,还有一些观众是非常习惯看普通话版的电影。

所以,不管是普通话版电影还是粤语原版的电影,星迷们可能并不会太在意,但作为一名普通观众来说除了星爷的电影愿意看普通话版的,其他电影还是更喜欢看原声的。

我个人认为粤语。因为周星驰最大部分的电影原声就是粤语,普通话只是后来配多一版。所以很多剧情或者台词只有粤语才能展示笑点出来

比如在唐伯虎点秋香中怼对联的时候

普通话版

队穿肠:你家坟头来种树

唐伯虎:汝家澡盆杂配鱼

队穿肠:鱼肥果熟入我肚

唐伯虎:你老娘来亲下厨

粤语版

队穿肠:冚家铲泥齐种树!

唐伯虎:汝家池塘多交鱼!

队穿肠:鱼肥果熟嫲捻饭!

唐伯虎:你老母兮亲下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能说只有懂粤语的人才知道不同之处

先说结论:粤语版好。

其实粤语跟普通话版本算是各有特色吧。很多人说是石班瑜成全了周星驰,其实在石班瑜配音之前,周星驰在香港和珠三角地区就已经很出名了,只是石班瑜把周星驰的影响力往普通话地区拓展开了而已。为什么我会觉得粤语版的好听?

怎么川菜也怀念,江浙菜也怀念?实情是,大江南北那么多地方菜,几乎就没有我不怀念的。这是生长在台北的福利:几乎每一种地方菜都吃得到,只要有当年他们的人过来。

1、“无厘头”的发源地是香港

大家一提起周星驰肯定就知道他的风格叫“无厘头”,“无厘头”本身就已经是一句粤语,而周星驰的电影也是在粤语的基础上创作出来的,其风格也是在香港电影中诞生的。而早期的香港电影是离不开粤语的,很多其他优秀的香港电影引进内地没有在香港火爆的原因也是在这,因为有些经典的对话和场景换到普通话里面就会变得平平无奇。

周星驰在国内的成功,和石班瑜的配音是有不少的关系,但是他自身的表演功力也是一个很大的加分点。有些画面就算没有了对白,单从表演方面来看也是很有感染力的。

近代开始叫起来的八大菜系是哪八大还存在争议──关乎饭碗,不能不争,就算定案了,不在名单上的也必须拚命争取第九、第十,毕竟“四天王有5个人是常识”,八大菜系即便要列到20个以上,也是很合理的。所以这里就只数东南西北。

2、粤语的“独特性”

稍微关注过粤语的都知道,其实粤语有八个音节,而普通话才四个。而且粤语里面有很多的俚语和谐音,转成普通话之后就会变得不伦不类。而且在某些场景里面说的粤语和普通话感觉意思都不一样了。

除了周星驰之外,其实粤语文化里面还有另一个搞笑的传奇,叫黄子华的,不认识的可以去了解一下。他的“栋笃笑”在粤语区也是火的一塌糊涂的,但是为什么影响力和周星驰相差那么多?其实就是吃在粤语“独特”这个亏上。“栋笃笑”大量使用粤语的俚语和谐音,用普通话根本没办法翻译过来。

东边江浙,当年迁台的大员、军人和百姓都多,名店也就不胜枚举,如“银翼”“秀兰小馆”“隆记菜饭”“九如”“浙宁荣荣园”“叙香园”“老上海”,还有大名鼎鼎的“鼎泰丰”,都是我们常去的(或者从九如买生的馄饨、粽子,从鼎泰丰买生的菜肉大包回家自己蒸)。而且我祖父母就是浙江人,我外婆家也是江苏人,聚餐时自然常选这一系。2011年我研究所毕业时,第一次回金华祭祖,到奶奶亲戚家里吃饭,惊觉那红烧牛肉的味道和奶奶做的一模一样,于是对味觉记忆之强固深有所感。

3、影片的表达内容

石班瑜的配音是很出色,但毕竟只是一个配音演员。与周星驰相比,在角色理解和语气的表达上,石班瑜只能是尽量去模仿周星驰。一个原版,原汁原味的东西;另一个是模仿,就算模仿的再惟妙惟肖也只是个模仿秀。两者相比较,孰强孰弱就不难判断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其实如果能看的懂粤语的话,那就看粤语好了,听不懂粤语的,看普通话其实也不会太差的。毕竟星爷的电影那么经典,错过也是自己的遗憾。

其实我认为两者各有风格,喜剧电影的笑点主要是通过动作、剧情、台词来推动的,周星驰的无厘头喜剧风格则主要是通过动作与台词的相互配合,周星驰电影之所以广受大家的喜爱,是因为他违背常理的语言,不一样的语言表述方式。

和东北喜剧的屎尿屁相比,周星驰电影的语言风格却并不低俗,嬉笑怒骂间却又不刻意夸张,不会通过利用语言动作故意丑化角色性格来制造笑料,主要通过错读、谐音以及押韵等多种修辞手段以及对我们熟知的词语、成语还有俗语等进行改装,还有就是对词语的全新解释从而达到一种搞笑的气氛。

而周星驰的粤语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其电影在内地的流通,因为很多时候内地观众是无法很好get到粤语的笑料的,而石斑鱼说话的腔调、预期、台词的节奏都很好契合了周星驰喜剧的无厘头特色,从而搭配出不一样的幽默感,对于促进周星驰电影在内地的流行是有积极作用的。

可以说在九十年代香港电影在中国大陆迅速流行的时代里,石班瑜用他特有的配音艺术手法,跨越了港台与内地之间语言和文化的鸿沟,不仅为中国大陆观众清除了观影语言理解的障碍,也在国语配音过程中将港台电影中的很多经典角色让中国大陆观众所铭记,尤其在他为周星驰系列电影的配音过程中所创造的独特艺术手法,以画龙点睛之效让周星驰电影迅速在中国内地掀起了一股“追星”的热潮。

石班瑜在周星驰电影中的配音让他在配音工作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峰,而他所运用的独特配音艺术手法也为国语影视配音领域开场了“无厘头”的艺术先河。

所以没有必要分谁好谁坏,两广地区的人懂粤语可以多看粤语版的,因为粤语版没有经过第二道诠释,更能展现周星驰的喜剧特色,而不懂粤语笑点的也可以看石斑瑜配音版本,经过了石斑瑜的重新加工,在保留了周星驰喜剧的独特风格之余,再经过石斑瑜的重新加工,更多了一层味道。

谢谢邀答!这个问题我觉得并不是普通话和粤语哪个好听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目标受众的接受程度。一个完全听不懂粤语的观众,他的答案肯定是普通话好听;但你问一个在粤语地区土生土长的观众,他肯定是说粤语的好听。

而我个人的观点是,无论任何电影,原声的是最好听的。电影本身就是一个地域文化比较浓郁的艺术作品,她里面所讲述的一定时间,一定地方的人们的社会生活,这种特定的社会生活本身就蕴含着一种特定的文化。电影中的语言(或者说是方言),更能够表现出地域的风情,更重要的是凸显人物的性格特征。

说回到周星驰的电影,里面很大部分的港式本土幽默表达,是很难用其他语言去完完全全地演绎出来。更多的可能只是一种翻译,将一方文化与另一方文化的嫁接。例如,将赵本山的电影配成粤语,我作为一个粤语地区的观众也是表示拒绝的。

南边闽粤,闽菜和台菜不用说了,说粤菜。台北的港式饮茶和粤菜馆也很多,甚至不比香港的差──虽然最顶级的大馆,和最庶民的粥面、烧腊是差一些,但中高档的如“粤香园”“神旺”“品珍坊”等等,都有不少都能做到实惠而美味。老爸在香港工作过一年多,回来饮食功力大进;我读博士也在九龙城周围吃了3年,只要愿意多走一点路,不捱学校食堂里那种有洗洁精味道的蔬菜,都能时时印证食经。广府菜之外,据查还有客家、潮汕两大派,客家人和客家菜早在清朝便在此开基传承下来,无须赘言,潮汕菜在台北倒是比较少,不过我住香港时也补课补上了。

电影当然要看原声的!

周星驰的电影其实原版和普通话版的都不错,但是在有地域性的差异,有的人能听的懂,有的人听不懂也懒的看字幕,所以就是观看人群不同。

两广地区应该都喜欢看粤语,毕竟都是说粤语的,像北方地区肯定是看普通话的了,所以一直以来我们这边还是比较喜欢看石班瑜的,本人也习惯了普通话版的了。但是真的是原声的好,可惜听不懂,没字幕真受不了!

感谢邀请!我想说娱乐圈中没有哪一个明星的成功是完全靠自己努力实现的,他们身边总有一部分人在默默付出。周星驰也是一样,他的成功最离不开两个人,一个是金牌搭档吴孟达,另一个是御用配音石班瑜。周星驰早期主演的作品中,不乏滑稽、搞笑的情节,其自身无厘头的演绎风格与石班瑜的配音完美结合,使得他所塑造的人物更加生动形象,尤其是石班瑜那独具特色的笑声配上周星驰精湛的演技,真的是天作合一,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周星驰的电影我肯定看普通话版,我相信绝大多数观众的选择和我是一样的。

作为一个对港剧情有独钟的影迷,我就说一句!

看港剧不听粤语,和去重庆吃清汤火锅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感受的~欢迎交流!

那更定是普通话的,因为越语只有香港,但香港七百多万人,就有一半人不是越语的人。普通话在涯广东和中国各省都普通话通用,所以普通话的销量和观众都比越语好,如果你放越语,中国的百姓一定会把你看作猴子一样的表演,如果用普通话,中国的百姓还能明白这场戏的表达。作为中国百姓都希望能看到自己明白戏里讲的是脉阿东西,或听的识的语言。如果听唔识,看来有什么意思呢,涯情愿唔看。

对于周星驰电影,究竟是国语配音版好看,还是粤语原声版好看,我的观点应该有一定的代表性,因为我虽然是广东人,但是我家乡是说客家话的,小时候我并不会说粤语,但我现在广州工作若干年后渐渐学会了粤语。小时候我看的周星驰电影应该是国语版和粤语版各参半,都觉得很好笑,但对于粤语仅限于会听不会说,所以发现不了粤语的精髓,总体还是喜欢国语版的多一点。客观地说,对于广东以北很多不懂粤语的人来说,自然国语版最好笑,因为看不懂粤语版;对于广东广西香港等粤语地区的人来说,自然认为是粤语版的好笑,因为这部分人大多说不好国语,因为母语情节,他们大都不屑于看国语版。但对于我作为一个中立者的来说,说中立是因为国语与粤语都不是我的母语,真要说粤语版和国语版哪个好,还真的不分伯仲。石班瑜的国语配音固然好笑,某个时候,比如《唐伯虎点秋香》和《大话西游》里的“。。。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的经典台词,国语配音版显得比粤语原声版的更有味道,但大多数时候,还是周星驰的原声粤语版更有味道。可能是在广州呆久了,渐渐掌握了粤语的精髓,现在我更喜欢看粤语版的周星驰电影,比如最近的《西游降魔篇》,虽然没有周星驰的角色,但因为他是导演,所以该电影处处都是周星驰的踪迹和神经质的思维,粤语和国语版的我都看过,对比之下明显还是粤语的更好笑,更有味道一点。所以我认为,对于周星驰电影,如果你不懂粤语,觉得国语版好那无可厚非,如果你懂粤语并掌握了粤语精髓,那么一定会觉得粤语更加有味道一点,毕竟粤语原声版才最能体现周星驰的想法。我的总结是粤语版才是周星驰对电影100%的诠释,很多笑点翻译成国语版后就没那么有味道了,大概打个95%吧!总来而说,国语配音版和粤语原声版各有各的优缺点,国语版的夸张搞笑让更多大陆人见识到周星驰的搞笑功力,而粤语版则更能表现周氏无厘头的精髓!

题主你好

关于周星驰的电影是普通话配音好听还是粤语配音好听?我想来说说自己的看法,我在广州工作,看过不少的粤语电影电视剧,我是四川人如今只是简简单单能够听懂一些粤语。

但是作为周星驰的电影来讲,我还是更喜欢看粤语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看的时候需要用眼睛不断地去追逐电影中的字幕,但还是觉得粤语的更加好听。

以来我感觉周星驰的电影都是配音的,他在表演的时候是用的粤语,后期配上国语后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再有就是经常港片都是用粤语的字幕,而配上国语发音之后有些幽默的位置就提现不出来了,比如说“顶你个肺”跟“扑街”等等啦,我也一下写不出来,但是在看的时候就体会到很大不同啦。

以上是我的回答,如果你喜欢我的回答欢迎点关注哟!

图片 3

在洛杉矶赵阿姨家看到的旧书《最新原味粤菜谱》,现在给我带回北京了

西边川、湘、陜,川菜在台湾地区也正宗,以前我家附近的“四川吴抄手”老板还是我长辈亲戚,后来他退休转让出去了,大菜的口味退步了一些,但红油抄手、粉蒸肥肠这些小点还是维持着水准,有时我一个人也会去吃。川籍老兵来台后发明的四川牛肉面算不算川菜不重要,“老邓”“老张”还有几十家牛肉面做得都很好才重要。维持着水准的正宗川菜馆还有“骥园”,近年也还有一些四川媳妇开了一些很不错的小面馆,如“天府”。太辣的湖南菜我没法吃,但台北的都不至太辣,小时候跟大人去过几次“湘之最”,也忘了是怎么个“最”法;比较常去的是一家忘了名字的家常菜,每次都点“炸蛋”来配饭。陜西菜,台北也有“勺勺客”,面食和菜、肉都很对,和我去丝路旅游时吃到的相比,除了羊肉没办法那么新鲜,其他都不差了。

北边京鲁,“都一处”“京兆尹”“为福楼”“同庆楼”“半亩园”“真北平”等等都是伴我成长的,从炸酱面、大卤面、合菜戴帽、牛肉大饼卷这些基本款,到宫廷点心,到火锅,到烤鸭之类的大菜,从平价到豪华都有,甚至比我在北京吃的都好。我在北京也吃过一些真正好的馆子,也在一位阿姨家吃过她亲手做的极好的炸酱面,但哪里能天天跑那么远去吃?平常还是只能将就于连锁店和食堂级别的东西,果腹而已。台北就不同了,我从家里骑个脚踏车出去,不远就有好店。山东大馒头也是两三代人的记忆,虽然近年老兵渐渐雕零了,面食也都还有传下来。

讲完东南西北当然还要来个中。湖北菜,比较冷门,台北有过“湖北一家春”,离我家也不远,我没有吃过比它更好的珍珠丸子(虽然材料也没多高级,但味道就是正),可惜在我中学时关门了,后继无人。比较悲哀的是河南,还真不记得有哪家是以河南菜为标榜的,顶多取个河南的地名。还是把山西从旁边拉过来支援一下吧,“小山西”的烧饼从小吃到大,此外老爸常说我们小时候在一家很贵的火锅店一连点过10盘肉,我一直认为他把记忆夸大了。

再补个东北和西南:东北有做酸菜白肉火锅的“长白”,西南有“云松小馆”等等云南馆,两者在酸味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于台北炎热的天气都算对症。

所以我到大陆来的时候,人家问我吃不吃得惯?只要是好吃的,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有问题更好,出了问题(例如重庆火锅),找到答案(例如厕所),我的记忆库就又增加了。

真要说吃不惯的,那就是一些重油重咸重辣,盖过食物本味的料理。以前跟团来的时候,导游、领队会再三请餐馆少放油盐、少放味精,结果还是偶有死咸的情况,不过近年好不少了,大概是因为经济发展,高血压、糖尿病也发展,知道怕的人渐多,年轻人也开始会比较、会讲养生;又或者只是因为我学会避雷了,尽量不点可能太重口味的。

如果还要说不满,自然就是连锁店、超市的东西吃起来太无聊了;浏览各种饮食文学和网上的食话,许多都在感叹以往的好味消失,被一堆没有灵魂的量产货取代。但又要怎样才能找回灵魂呢?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你没那工夫每天去做;偶尔能吃到一顿还行的,也就不错了。也因此,有机会吃到真正好味的时候,都要满怀感谢。

图片 4

1969年的食家,已有不少对料理劣质化的感慨,而我们也多亏有这样的一群人,才得以把“正味”传承至今。对此书有兴趣的读者可联络我

地方语言

8月21日,国产动画电影《肆式青春》在B站上架了,大会员可看。相对于先前在网飞上架的英语、日语配音版,中配版最大的不同,自然就是配音(废话)。

《肆式青春》是3段各自独立的短片,人物彼此并无关系,而共同的主题,真正的主角,是1980至90年代的街景、家居和现今的对比,他们用动画再现不同地区一代人的童年,并且,配音也多处采用了早就该做、我也一直想要多听到的方言,虽然不完全。

我对方言和其中的文化,从来都是充满兴趣的。几年前改编贾平凹散文的《卖猪》就把1978年左右的陜北黄土高原表现得相当生动,配音亦好。这种片子我从不嫌多,听到熟悉的乡音很高兴,听到陌生的方言更高兴,我又可以学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肆式青春》第一部是湖南的故事,并以米粉为贯串全篇的名物。然而没有湖南话,是找不到配音员吗?有人说,因为湖南各县,甚至各村的方言差距就很大,但这是理由吗?差得多,不也很好?何必要拿一种最强势的,例如省会地区的来作标准,或者怕被挑剔“和我熟悉的湖南话不一样”就干脆不做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