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观点 | 口头、文字与生活的三大传统,造就了独一无二的中国文化

图片 1

冯骥才:口头文学无所不在 我们拥有一座文学大山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在历史发展中一直没有中断文明传承。这在古老的文明国家中,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现象。与其他古老的文明国家相比较,中国文化有三个非常重要的传承方式:口头传统、文字传统、生活传统,三种形式的文化传统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构成中国文化的整体,成为人类文明的一个典型。

“数千年间,各族人民以口头文学作为自己精神理想和生活情感最喜爱和最擅长的表达方式,创作出海量和样式纷繁的民间文学。大量史诗保存着许多民族珍贵的生命史,无数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述说着亘古不变的人间的梦,口口相传的故事传递着我们中国人传统的道德准则与价值观,海量的歌谣谚语既蕴含着人们无穷的生活智慧,也包藏着极其丰富的生产经验。在中华大地上,口头文学是一种无所不在的文学。”

原文 :《三大独特传统塑造中国文化》

  迄今为止人类最大的口头文学遗产数据库——中国口头文学遗产数据库日前正式亮相。该数据库包含116.5万篇(条)神话、传说、史诗、歌谣、谚语、歇后语、谜语、民间说唱等,总字数达8.878亿字,几乎囊括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口头文学收集的原始资料,堪称一部“民间四库全书”。

作者 | 上海交通大学 高有鹏

  今天我们要举起酒杯,为中华民族一件巨型的文化遗产——中国民间口头文学的搜集和整理成果数据化的完成而表示庆贺。这是一个具有历史和时代双重意义、超大规模的文化工程。

口头传统

  这一工程的所有作品都从民间采集而来,经过专业整理,分为神话、传说、故事、歌谣、史诗、长诗、谚语、歇后语、谜语、说唱和小戏共11类。其中神话、故事、传说等为篇,歌谣、谚语、歇后语等为条,统称为件。现入数据库者,包括神话等共28.7万余篇;歌谣等87.7万余条;总计116.5万件。字数88700余万字。

口头语言是最原始的文明形态。语言是人类思维的物质外壳,是用来交际的工具。各民族在社会历史发展中,形成不同的文明形态,也形成不同的口头语言。当文化被选择与认同的时候,就有了方言的概念。语言的不同,构成人类交际的障碍和标志,形成不同的文化共同体。因而,在不同的族群中,口头语言成为文化记忆的重要载体。审美体现为一种本能的时候,就有了口头文学;当社会分层形成的时候,也就有了以广大民众为主体的民间文学。

  这个字数超过四库全书的字数,堪称中华民族最大的文学数据库。可以说,现在我们已拥有一座文学大山——屹立在世界东方的巍巍文学大山。

图片 2

  任何民族的文学都包括两大部分。一是个人用文字创作的、以书面传播的文学,一是民间集体口头创作的、口口相传的文学。后一部分文学是前一部分文学的源头,是根性的文学。就像西方文学始于希腊罗马的神话故事,中国文学史的第一部作品是上古时期民间文学的选集《诗经》;在漫长的历史中,这两部分文学一直同根并存,相互滋育,各自发展,共同构成一个民族文化与精神的极为重要的支撑。

民间文学包揽了历史文化的所有内容,在中华民族的发展中,形成了波澜壮阔的神话传说。诸如中国古代神话,在口头传承中,形成一个层次分明的神谱,阐释出中国原始文明发展中文化构成的不同阶段。

  中国作为东方文明的古国,口头文学的历史去之遥远。我们民族有着巨大文学想象力和原创力。数千年间,各族人民以口头文学作为自己精神理想和生活情感最喜爱和最擅长的表达方式,创作出海量和样式纷繁的民间文学。大量史诗保存着许多民族珍贵的生命史,无数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述说着亘古不变的人间的梦,口口相传的故事传递着我们中国人传统的道德准则与价值观,海量的歌谣谚语既蕴含着人们无穷的生活智慧,也包藏着极其丰富的生产经验。在中华大地上,口头文学是一种无所不在的文学。

神话的每一次口头讲述,都是一次文化重构。其讲述的目的,应该是体现文化认同,所以具有寻根的意义。神话具有民族性、地域性和时代性,其每一次传播都被赋予新的文化价值。其普遍性意义能够引起不同时代、不同群体的共鸣与认同,但是,其标志性意义从来都不是无根无蒂的。神话是特殊的历史,其历史文化意义是多方面的。神话时代在社会大众群体的记忆中是真实存在的,所有的怪异都被合理阐释、演绎为具有特定含义的故事。

  因此,民间文学是我们民族的心灵形象,文化的身份证,自我教化的工具,审美的载体,节日的核心内容,其他各种艺术之源之本;它另一半意义则是它高超的文学价值。

图片 3

  然而,当人类社会渐渐转型,口头文学的遗产价值就显现出来。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具有先觉意识的民间文学工作者便行动起来,对这种无形存在、易于丢失的口头文学进行搜集与整理工作。中国民协的口头文学资料库里还保存着上世纪早期周作人、刘半农等先生进行口头调查的手稿。

我国少数民族地区的民间文学蕴藏最为丰富的是史诗和歌谣,特别是民族史诗,具有非凡的意义和价值,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重要贡献。在西方文明中心论的影响下,一些学者极力声称中国文学缺少史诗,而没有看到闻名世界的三大英雄史诗——藏族的《格萨尔》、柯尔克孜族的《玛纳斯》、蒙古族的《江格尔》,都是长期在民间以口头形式流传而成为民族神圣的经典的。汉民族中流传着许多长歌,从盘古开天辟地唱起,一直述说到眼前,事实上也可以看作史诗。再其次是传说故事,诸如《牛郎织女》《孟姜女》《梁山伯与祝英台》《白蛇传》,以及各地的机智人物传说、风物传说,数不胜数。更不用说中国谚语,每一句谚语都可以看作一部文化宝库。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先后三次发动大规模全国性的口头文学调查。一次是1958年开展的“民歌调查运动”;一次是1984年启动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的调查整理工作,这次调查的规模空前浩大,以县为单位,拉网式的,遍及全国所有省份与民族地区;再一次则是始于本世纪初直至今日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我们仍将口头文学调查列为重点,并赋予抢救的紧迫性。

文字传统

  三次大规模调查前后长达60年,参与人数十万,采集到的各类体裁的民间口头文学总数十亿字。这是一个震惊世界的数字。它最重要的意义有三,一是摸清了我国口头文学的总体状况与各种体裁的分布格局;二是发现了大量民间文学的传承人(包括故事家、歌师、传唱者、东郎等),在那个时代能讲50篇故事以上的民间故事家达一万人;三是将巨量的无形的动态的口头存在,转化为确定的文本。这就给本世纪国家非遗的认定奠定了认知基础,提供了确切的依据。现已进入国家非遗的口头文学125项,进入省非遗698项。这是中国文化界为我们民族做出的历史性贡献。

中国的文明是以文字的产生作为重要标志的。那么,文字的形态,仅仅是从甲骨文开始的吗?之前的陶文,包括岩画上的一些符号,就不是文字吗?应该说,文明是以器物为标志的,8000年前的河南舞阳贾湖遗址出土的骨笛,就是文明的典型标志物。

  特别是对于许多没有自己文字的少数民族,不少口头文学常常就是一种活生生的口传的历史。正是这几次的调查与发现,填补了这些少数民族很多历史的空白。最典型的例子,是近几年在贵州麻山地区发现的大型苗族史诗《亚鲁王》。

图片 4

  民间文化的本质是自生自灭的。尤其是当下,由于现代经济高速发展,固有的城乡形态正在解体,生活方式骤变,致使民间文化遗产全面濒危,其中口头文学最易消失。口头的文学一旦离开口头,无人传说,便立即消失。因此说,如果没有这几次全国性口头文学全面的搜集和整理,大量民间文学一定无迹可寻了。

文字的出现,是以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为标志,而后出现各种文字形态与文字系统。诸如甲骨文、金文、各种石刻,特别是中国历史上的书法家群体,形成中华文明传承的独特形态。尤其是中国历史上形成以文字为载体的各种经典,诸子百家著作,屈原、陶渊明、李白、杜甫到曹雪芹等文学家的作品,形成四书五经、《二十四史》和《四库全书》等文化品牌。

  然而,自上世纪50年代至今60年,经过几代民间文化专家、学者和工作者的努力,从极其艰辛的田野调查,走乡串村的寻访,走街串巷的口述笔录,再经过精心和科学地整理,才使得如此巨量的民族文化的财富保存下来。

中国典籍,形成独具特色的中国文化和中国思想,除了儒释道不同的文化精神形态,还形成了官修史书、个人写作、地方志写作等不同的文献形式。人们把文字作为自己的信仰,讲究名号,讲究门厅,把文献视作无价的财富。这也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明形态。

  今天,当数据库可以为这一遗产提供更为安全的保存和更为便捷的使用时,中国民协又启动这一浩大又复杂的数据化工程。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