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唐、宋之前,“只”还仅写作“衹”,后在唐宋之降,大多就简写成“只”了,并且流传至今。

有的权威辞书中,对繁体字和异体字的区分也不严格,也难免造成一些人认为辞书规范字括号里的字就是繁体字,比如这个”够”字后面括号里的“夠”字,第5版《现代汉语词典》就没有加*标注为异体字,而第11版《新华字典》则加*标明是异体字。

额……其实台湾以前管这个字一直写作“纔”的,不过现在已经流行写作“才
”了,终于和我们大陆及香港看齐了!

2.简化字笔划比繁体字笔划多的字。

台版:群

枣字两点,不表示冷,表示下部同上部,繁体字作“棗”。兰字,兰州火车站第一横写得很长,不少人吐槽,殊不知,这样写才更符合简化本意!上面两点一横,是”蘭”字的草字头,下面两短横,和枣字两点意思差不多,只是兰字下面写作两点,难看了点,于是写作了两横,表示下面还有部件!这样,兰字下面两横很短的写法,你理解了吗?

图片 1

1.规范字不倡用异体字,却容许俗体字的岀现,比如“桔”字,一度作为简体规范字,但现在以”橘”字为正体字,然而”桔”字群众基础太强大了,不好冷落,于是给了一个”俗体字”的名份!

港版:粧

问:“够”字的繁体是“夠”,你还知道哪些比较有意思的字?

3

6.在书法中,有些偏旁互换可以理解,比如”蝦”字也可从”鱼”,但有些偏旁互换,让人费解,比如”得”字,写作三点水”淂”。有些偏旁可换位置,有些不可,比如“拿”可写作左右结构,左”合“右“手”,有些字不可,比如”江”字,不可作上下结构,否则成了”汞”字。

1

徘徊,繁体字作”俳佪”。

《说文》:汙,秽也,一曰小池为汙。意思就是说“汙”就是“污”所表达的含义。港版是明着污,台版是暗着污,好有内涵~

有些汉字,仔细琢磨一下,很有意思。比如“好”与“奸”,两个字分开来看本没啥,但放在一起就有点意思了。“好”字的繁体也是左边“女”右边“子”,在古代,将“好”写成左边“子”右边“女”也是对的,尤其在甲骨文中如此。

那么问题来了。

7.汉字简化,有一条”草书楷化”,但”旧”字,是行草书割一块简化,很奇葩!

台版:峰

图片 2

汉字简化也有一条,就是俗字规范化,但是这个生命力很强的”桔”字,曾经被规范过,现在又”还俗”了,令人费解!

港版:醖

○字,一笔,部首:囗,三笔。

图片 3

照道理,三个“女”在一起,应该是“好”,不会有“奸”情啊。而一个“女”一个“子”才应该有“奸”,不会“好”啊。

责任编辑:

首先,要弄清繁体字和简体字的定义,才能理清二者之间的关系。我们通常说的简体字,准确来说,是简体规范字,如果简明称呼我们现在使用的汉字系统,用规范字更合适一些,因为简体字,应该是减少过笔划的字,而现行汉字系统中,不少字与传承用字,并没减少笔划,传统用字中,一些字中,好几个字都是正体字,我们选取其中一个作为规范字!传统用字,我们笼统称作繁体字,现行用字,笼统称为简体字或简化字。比如题主所说的这个”够”字,”夠”并不是它的繁体字,而是它的异体字,在规范字系统中,尽可能做到字形规范唯一,这不可避免的给规范字书法带来字形单调的不足!而繁体字系统中,容忍异体字的存在。

2

在笼统说法下,就产生了一些有意思的用字现象。

14

5.书法中,土字多有加一点的传统习惯,所以有”庄”字下加一点的写法,”庒”,在规范字系统中,你猜,这是“庄”字呀,还是”压”字?

图片 4

3.部首比整个字笔划还多的字。

港版:歎

8.两点/横作简化部件。

因为“爲”头上的爪是从甲骨文、西周金文以及小篆转化而来的,而“為”则是由隶书和楷书简化而来,谁辈分更高岂不一目了然~

哈哈,这个小笑话,算饭前的开胃小菜吧,祝大家中午有个有味口。吃饭去啦。

图片 5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千年兰亭。

《说文》中说:綫,缕也。《周礼》下面批《注》曰:線,缕也。都是“缕”,都是“线”,都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字形不一样,互为异体字罢了。

本字为竹字头的字,可作草字头写,但本字为草字头的字,不可写作竹字头!

可港版的就不同了。《说文》:牀,安身之坐也。从木,爿(
qiáng)声,字亦作床。古闲居坐于牀,隐于几,不垂足,夜则寝,晨兴则敛枕簟。

而“奷”的繁体是“姦”,三个“女”垒在一起。

4.书法中,竹字头与草字头。

台版:床

歎从欠,欠是打呵欠,与出气有关,所以香港的叹写作“歎”。台湾同胞认为打呵欠必须要从口出,所以就写作“嘆”了。

港版:裏

港版:鈎

图片 6

台版:著

线

港版:爲

原标题:香港和台湾用的都是繁体字,却有这么多区别!

4

图片 7

这个“裏”很容易跟“包裹”的“裹”混掉,但其实仔细拆分一下可以看出来,这个字是“里”在“衣”中的一个上中下结构。而“裡”则是“左衣右里”的左右结构,而且两结构是不能拆分的。

图片 8

港版:着

“钩”,顾名思义,就是挂东西的挂钩,港版繁体的“鈎”就很容易理解了,里面的构造“厶”十分形象,就是个象形符号,而台版“鉤”里的小“口”……恕我直言,就很难解释了。

台版:妝

俗话说得好,喝酒误事儿,所以关于“酝”的繁体字,我们就不谈关于酒的“酉”了,只来说说“昷”。《集韵》说:,隶省作昷;《说文》亦说:,仁也。从皿,以食囚也。

台版:麵

而香港,独树一帜,一直坚持用“衹”,大家鼓掌

6

看来香港同胞真的对上下结构有执念,或者说是对传统文字有着谜一般的坚守。如这个“峯”字,好端端的非得给人家叠罗汉,比如我们香港非常有名的TVB演员林峯,有好长时间我都不敢认这个字。

《说文解字·女部》解释:妝,饰也,从女,本意梳妆打扮,“妆”即是“妝”的简写,而《玉篇·米部》“糚”下云:饰也,亦作粧。

都是“饰也”,那么“糚”就是“妝”字,“粧”也是“妝”字,又有《异体字手册·六画》中:以“粧”为“妝”之俗字。

5

全文共1797字 | 阅读需5分钟

台版:只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