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喜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明朝时,福清江阴下宅村有一个财主族长公,立了一条俗例:村里不论谁家讨亲,洞房之夜,新人都要熄灯静坐房内,等待族长公前来“摸喜”。那族长公不但连摸带抱,粗鲁下流,口中还讲:我是族长公,有福有寿,给我“摸喜”,就能福寿双全,家丁兴旺。族长公势大如山,没有人敢违抗。就这样,“摸喜”陋俗一代一代传下来,无数新人受尽凌辱,无处诉苦。后来,李头岭村出了一位姑娘姓李名唤敢娘,聪明伶俐,性格刚强,自幼父母主婚,许配下宅村。到了长大成人,听人讲下宅村有这陋俗,心里暗暗想对付办法。

婚期将近时候,娘奶晓得女儿心情,只怕她冒犯村规,得罪族长,连累公婆丈夫,就跟女儿说:“仔呀,圣人有讲:‘在家从父母,出阁从夫郎。’你做人媳妇,头顶别人天,脚踏别人地。千万要知道理,守规法,免得爸、奶听闲话。”敢娘听了红着脸,微微带笑应道:“娘奶你安心,女仔不会害你听闲话。”

娘奶不知女儿心存何意,只好多办嫁汝。敢娘看出娘奶心意,就说:“娘奶,人都讲:‘好男不要祖上物,好女不要娘嫁妆。’女儿不要银,不要金,只要铰刀、钻仔钉。铰刀裁衣裳,钻仔打鞋钉。”娘奶只好凭诸娘仔意思,就将这两件东西陪嫁。

过门那日,李敢娘带这两件特别嫁妆上轿。抬到下宅村拜堂之后进入洞房,伴娘照例吹暗花烛,新人静静坐在床前,做好准备。

酒残席散,“摸喜”开始了。本来族长公只有一个,是邻居财主,这财主恃强借势,一家三个兄弟,都自称是族长,新郎父母房小势弱,无奈其何。

“摸喜”有一个规矩,入洞房要唱“摸喜”诗,出洞房要答声“好罗!”老财主身高体胖,摇摇摆摆,先入洞房,脚一进房就洋洋得意,高声唱道:“我摸喜,乡里叔伯齐欢喜,新人早日生贵子。”边唱边行,还没有摸到新人身上,突然厉声惨叫:“好罗!”连退几步,转身闯出来。

轮到老二,整理衣冠,手扶门框一步一步摸进去,也是边摸边唱;“我摸喜,亲戚朋友齐欢喜,夫妻恩爱如泡蜜。”摸到床前,正想前进一步,突然“唉哟”一声,赶紧喊:“好罗!”连转身都来不及,倒退出门来。

老三排最后,等急了,一到门边就唱起来:“我摸喜,公婆儿媳齐欢喜,孝顺大小亲乡里。”“里”字刚出口,人摸到房里,大喊一声:“我娘奶!”连“好罗”都不记得,跌落地下,连滚带爬,滚出房外。大家见此情景,不知出了何事,公婆胆战心惊,赶紧向前问情由。

原来敢娘在床前布满了钉子,三个财主猜到钉子上了。这个方法传出去后,结婚的新人都效仿,最后财主再也不敢去摸喜了。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