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袭素衣汤溪椒

中秋佳节到来之际,一场由“汤溪白皮辣椒”唱主角的活动正在金华开发区洋埠镇湖前村紧张筹备中。本次活动融古村研学定向赛、传统小吃品尝和农产品展示于一体。
“汤溪白皮辣椒”是出自八婺之一古汤溪县的知名农产品,在形状上以长圆形为主,颜色上与人们常见的红辣椒截然不同,起初为青绿色,成熟后就呈青白色,此时拿来做菜不仅辣味十足,而且色泽鲜艳,是制作闻名遐迩的“烂生菜滚豆腐”等汤溪菜最重要食材之一。
地处金华西大门的洋埠镇是汤溪白皮辣椒的主产地,当地特有的沙质土和濲水的灌溉,使得种出来的辣椒皮薄、色白、味辣,全镇几乎家家户户都种白皮辣椒。此次活动的举办地湖前村,除了是汤溪白辣椒的盛产地外,还有着悠久的历史的古村。村中已被金华市命名历史文物保护遗址的“尚睦堂”及公墓“尚睦墓”等四处遗存,拥有明清古建筑民宅等古建20多座。该村从明清至今,还哺育了许多在汤溪历史上负有盛名的胡孟雄、胡孟实等优秀人才,名望贤人。
湖前“金牌辣椒”和“辣椒大王”评选,将是首届“湖前印象”辣椒旅游节的重头戏。评选活动邀请开发区农办工作人员、农业专家、汤溪乡贤、村民代表前往各农户辣椒田,根据辣椒大小、色泽、辣度评选出“金牌辣椒”,对名列评选前三名“金牌辣椒”进行义卖,同时根据辣椒田种植情况评选出“辣椒大王”,并在开幕典礼上,为获奖者颁奖,并进行授牌仪式。
据悉,除了辣椒的评选外,该村还在村中设置农耕用品展,并在道路中摆设湖前图片展,让游客通过游村活动,了解村中历史、欣赏古色古香的传统建筑;并举行开展古村研学定向赛,让孩子和家长在玩乐的同时,学习优秀传统文化,以提升整个活动的精神内涵和层次。

一袭素衣汤溪椒

>>> 1 <<<

剪报是我坚守了几十年的爱好。前两天翻旧,忽然发现一篇《汤溪白辣椒》⑴。细读之后,留下两处疑问。

其一,“祖辈传说‘白皮辣椒是清朝时,在洋埠镇证果寺修行的一个曾经当过大官的北方和尚带过来种植的。’”闻说此事,作者立马想起,“曾在九峰寺做和尚的清朝康熙年间云贵总督蔡毓荣”。

其二:“自从蔡毓荣把白皮辣椒带到了洋埠,汤溪慢慢兴起了食辣椒的风俗,然后慢慢地传到了衢州、江西、安徽等地。”

汤溪在婺城西部,乃春秋时期的姑蔑国所在。明成化七年(公元1471年),割金华、兰溪、龙游、遂昌4县边塞之地,置汤溪县,直至1958年撤销县制。辖内的九峰山呈丹霞地貌,古称妇人岩,又称龙邱山、芙蓉山。山奇、石怪、水秀、洞幽、地野……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蔡毓荣乃兵部尚书蔡士英次子,康熙初年,即任刑部侍郎。先后出任四川总督、湖广总督加兵部尚书、云贵总督。正当意气风发之际,却因祸下狱。遇赦后,他看破红尘,皈依佛门。

康熙二十八年(公元1689年)农历二月,蔡毓荣慕九峰之名,追随龙丘苌、徐伯珍、徐安贞、贯休的足迹来到汤溪,却不想九峰禅寺早已破败不堪。

是留还是走?蔡毓荣遣散家人和随从,暂住洋埠镇上的证果寺,边化缘边翻修,几个月后便恢复九峰禅寺的香火。期间,女儿蔡琬(字季玉,清代著名诗人,户部尚书高其倬继室)曾到九峰寺拜访,作七律一首:“萝壁松门一径深,题名犹记旧铺金。苔生尘鼎无香火,经蚀僧厨有蠹蟫。赤手屠鲸千载事,白头归佛一生心。征南部曲今谁是?剩有枯禅守故林。”(《九峰寺有感家大人》)后人注诗曰:“其父蔡毓荣……因坐事被朝廷削官夺爵,自云南回来,到浙江汤溪县九峰禅寺遁入空门。”

因此,蔡毓荣曾在九峰山禅修,有案可查。问题是,汤溪白辣椒果真是蔡毓荣引进的吗?

>>> 2<<<

辣椒的本色为红,原产北美洲,最早发现辣椒,将它驯化,引上餐桌的,是墨西哥的印地安人。

明万历年间,一艘外国商船停泊在浙江沿海港口,船上卸下的货物中,就有首次进入华夏土地的辣椒——果实娇艳似火,可作花卉观赏。“番椒丛生,白花,果俨似秃笔头,味辣色红,甚可观。”(高濂•《遵生八笺》),到了康熙十年(1671年),浙江《山阴县志》又有如下记载:“辣茄,血色,状如菱,可以代椒。”

辣和辛是同义字。辛就是辣,辣就是辛。但这两个字又不能相互替代,特别是在辣椒出现之前,国人所说的“辛辣”,仅指花椒、姜和茱萸。可见,“代椒”一语道出了国人食用辣椒的先机。时至今日,辣椒的越地方言,即为“辣茄”。由此,有专家推测,中国最早食用辣椒的省份,很可能是浙江。

只不过,浙江乃鱼米之乡,物产富饶,辣椒的热情激烈,似乎与浙江菜系的清雅精致不太合拍,自然引不起食客的多少兴致。于是,辣椒以浙江为起点,逐渐向西蔓延至贵州、云南、湖南、四川……

辣椒的扩张线路,史学界至今众说纷纭。“以浙江为起点”,也只是其中的一种可能。但一个不争事实是,辣椒在越穷的地方越容易扎根。因为穷人之为穷,首先穷在食物简单、粗糙、乏味,难以下咽。这时,辣椒来了,一辣顶百味,不论多么粗砺的食物,有了辣椒的刺激、勾引、美化,顿时使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以致出现“湖南人怕不辣,贵州人不怕辣,四川人辣不怕”现象。

当然,穷人“以辣代盐”,或者“以辣代药”,实属无奈之举。而在达官贵人家里,“以辣调味”未尝不是一种时尚。身为云贵总督的蔡毓荣素无油盐之虞,一日三餐,山珍海味,早已习惯由辣而引发的麻辣、酸辣、鲜辣、煳辣、甜辣等众多口味……

一碟辣椒,激活一条条舌头。不难想象,早年杀人如麻的蔡毓荣一旦放下屠刀,决意前来九峰,笃定思量再三,甚至有些决绝:“什么都可以不带,就是不能不带辣椒。”

佛教戒食荤辛,却允许和尚吃辣,蔡毓荣随身携带辣椒也就合乎情理。我甚至相信,蔡毓荣一定禅悟了“辣辣辛辛一味禅”(宋•释心月)之偈语,也发觉了汤溪的地理特征与云贵山区颇为相似——地偏、道塞、雾浓、湿重,山民体弱多病,不由得“阿弥陀佛”,慷慨地把为数不多的辣椒施舍于有缘之人,教会他们适时播种……

>>> 3<<<

白辣椒,又称盐椒,源自湖南浏阳人自制的扑白椒。只是,扑白椒不是辣椒品种,而是经过人工处理后的青辣椒——经三伏天曝晒,一天不够,还可持续几天,再用特殊的调料腌制,把青色和红色都褪尽了,辣椒便成了白色,人称白椒。

汤溪辣椒一身素衣,乃浙江名特农产品。果实前期微辣香甜,既软又糯;中期中辣香脆,醇糯绵长;后期红亮老辣,椒香浓烈。

因为学非专业,我不敢据此妄断:白辣椒为汤溪独有。上网检索,亦是无果。值得欣慰的是,为防变异,汤溪白辣椒种子已被浙江省农业部门永久收藏。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