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班魁首

与其他剧种、其他闽剧流传县市相比,福清闽剧可谓繁盛,但亦有隐忧,这来自外部经济环境、市场需求下降、专业创作动力疲乏等带来的压力和挑战。

林芝芳成了名角之后,花旦兼演武旦,从不以名角自居欺台,不论担任主角或配角,一视同仁,不挑肥拣瘦。有一次,“三赛乐”戏班来闽侯尚干演出,新班易主初来乍到,叫林芝芳担任配角,他无怨无悔,默默地维护新班主的权威。在同行与观众眼里,林芝芳不愧是一位德艺双馨、名副其实的艺术家。

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电视的普及、互联网的兴起,以及人们欣赏趣味、审美标准的变换,一些地方剧种渐渐衰落甚至消逝,很多剧团处于“有上顿没下顿”的境地。然而,在福清,进入上世纪90年代,民间剧团却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

责任编辑 | 辰逸、蜂鸟

近年来,在宏观经济大环境、人力成本上涨等诸多因素影响下,福清闽剧发展也面临着演出场次下降,剧团收益下降、生存不易等挑战。政府部门“该出手时候就出手”,通过搭建“每周一戏”公益演出平台,引导优秀剧团抱团发展等措施扶持闽剧团,从而推动闽剧持续繁荣,继续着“闽剧第一县”的花样年华。

戏曲神童初出茅庐

何如此热衷?何文灯的说法代表了一种心声:“我们更看重在政府搭建的大舞台演出带来的无形的品牌和广告效应。因为,能上这个舞台演戏,本身就是实力象征,这样在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接戏时会比其他剧团有更多的机会。”

图片 1

面对挑战,闽剧从业者在努力,

但是小鱼君还是希望闽剧能够永久不衰

其一,良好的经济基础及“还愿请戏”形成的市场需求。福清经济发达,对外交流交往频繁,“福清哥”风风火火闯九州,到处都做得风生水起。同时,传统信仰及习俗,传承不衰。当地已经形成一个习惯:无论是家里生孩子、考取大学,或者是出省创业、出国创业功成名就了,只要祈愿实现了,就会还愿,一般是个人出资请戏班演戏给全村人看,分享喜悦。

现在很少人会喜欢看戏剧

“每周一戏”公益演出就是如此:从2013年6月开始,每周三下午,在福清市文化艺术中心,由遴选出的10多个优秀剧团轮流上演一部好戏,政府每场给予补贴3000元,市民免费观看。由于演出阵容强大,表演水平高,加上灯光、布景等条件好,因而,“每周一戏”一推出,基本上场场爆满,甚至还吸引了闽侯青口等地的老戏迷前来观看。

编辑排版 | 邪恶的小兔兔

与此同时,去年夏季,福清还在全市范围内对闽剧团进行了审核评类,共评出一类剧团15个、二类55个、三类10个。“做这项工作的目的主要是避免撒胡椒面式的扶持,做到重点突出、示范带动。比如事关全市闽剧发展的创作和演出提升任务,可以交由一类剧团多承担,而其他实力不够强大剧团则侧重多做普及工作。”林强说。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激起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福州成立抗日后援队,闽剧界开办了“闽剧从业艺员训练班”,林芝芳积极参加抗战剧本时装戏的演出,演出的剧目有《三刺孙传芳》《马占山》《壮烈牺牲》,在社会上激起热烈反响。时局变化冲击了传统班主制,同时也开始酝酿着新的组合,不久,林芝芳加入福州“众星剧社”社团,为配合宣传抗战,他与闽剧界同仁走上街头,手执火炬,参加抗日救亡大游行。其间,他还参演了《霸王别姬》《女驸马》《金钿玉锁子》等剧目。

这些剧团不仅在本地演,还活跃于闽侯、长乐、福安、霞浦等地市场,每年演出两三万场次。“普及”有力,“提高”也给力。2000年,福清市闽剧团排演的《霸陵伤别》获得中国曹禺戏剧奖剧本提名奖;郁金香闽剧团原创剧目《书痴》获第四届福建艺术节暨福建省第24届戏剧会演剧本奖。

福生9岁那年,“高乐天”闽剧班高姓班主随班来青圃演戏,对这个天天跑前跟后看排练,有演戏身段和相貌,又会模仿演员唱腔的福生特别看好,便收下他为私家弟子。高老板认为福生是一棵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将来定会名震闽剧艺坛。于是,他便以300块大洋,与福生的家长签下了从艺的契约合同。

参加演出的剧团不仅置办更好的服装、道具等,也派出最好的演员参演,但政府的补贴还不够成本,为

1952年,林芝芳出任剧团团长,1958年任福州闽剧院院长。他历任中国戏曲家协会会员,福建省闽剧工作者协会常务理事、会长,先后培养了郑小芳、黄梅芬、周淑琴、严美丽等闽剧的著名女主角,其中也包括他的女儿林秀英。

恶性竞争直接挤压了优秀剧团的生存空间。何文灯介绍,一般来说,只有优秀剧团才有实力有资金每年排演新戏,以提升闽剧发展水平。排一部戏,要专门请导演、主创、舞美、服装、音乐等专业人员,需要花费约20万元。去年,侨乡闽剧团排了4部新戏,花费70多万元,但演出场次下降,总收入下降,这直接导致创建18年的剧团首次陷入入不敷出的境地。

林芝芳表演才能卓越,给观众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一次,长乐下洋村定下了“善传奇”戏班的《木兰从军》,不巧林芝芳患病,戏班临时决定改演别的剧本,可观众执意要看林芝芳的演出,硬让戏班备轿子把他抬到下洋村,即使林芝芳带病演出《嘉桂岭》,依然轰动了下洋村,林芝芳的名声便越来越大。

一降一涨的同时,演戏收入却

图片 2

作为地方剧种,闽剧主要流布于福州、宁德等地。在福清,闽剧有相当广阔的市场,尽管在电视、互联网为表征的大众文化的冲击下,福清闽剧也受到影响,但总体上延续了持续繁荣的发展态势。目前,该市有民间职业剧团近百个,为福州地区之最,年演出两三万场次。如此盛况,福清堪称“闽剧第一县”。2008年,福清市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

作家郁达夫1936年在观看林芝芳演出后,将他与梅兰芳并提,吟出了“难得芝兰同气味,易从乌鸟辨雌雄”的诗句,称其是“福州之梅博士”。1952年林芝芳导演的《钗头凤》进京参加全国第一届戏剧观摩会演,受到周恩来总理接见。

基本上没涨。目前福清优秀的闽剧团一场戏的戏资约1.5万元,扣除掉人员工资、必要的成本开支,剧团利润所剩无几。而且,在市场总需求下降的大环境中,还要面临激烈甚至无序的竞争。“正规的剧团演一场戏,收入至少上万才能维持正常运转,但一些临时搭班的非正规剧团,一场戏七八千元都可以接,长久就会形成恶性竞争。”何文灯说。

福生七八岁时,林氏宗祠每年迎神诞常请戏班来唱戏。或许是天赋,年幼的福生只要听到戏台上响起锣鼓声,总是挤到人群中,瞪着大眼睛,观赏台上演员的精彩演出,特别是他看着台上着红缎袄、头插珍珠的小姐,眼睛如流星闪烁,声音如清泉甜美,身段如春风杨柳般婀娜多姿,浑身上下无处不风光,福生总是沉浸在美的享受中,渐渐地爱上了戏曲

其二,懂得欣赏的观众激发创作和演出繁荣。福清人口基数较大,有120多万人,加上海外侨胞则更多。极大的市场需求,滋养了大量懂得欣赏闽剧的观众。这又反过来激发从业者提高创作和表演水平,从而培育出闽剧长盛不衰的繁荣沃土。

今年是林芝芳诞辰101周年

优秀剧团的生存状态,不仅是单个剧团的问题,更是事关整个闽剧的发展命运。福建省实验闽剧院院长、梅花奖获得者周虹分析道:“福清闽剧能持续繁荣,与一大批优秀剧团所发挥的支撑作用密切相关。正是因为他们的高水平创作和演出,以及不断排演新戏提升水平,才让闽剧有了广阔的市场。一定程度上,闽剧的传承和发展正是依靠这些优秀剧团。如果他们的生存成问题,那也是整个行业发展的问题。”

逝者如斯夫!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据了解,近20年来,福清民间职业闽剧团总数维持在100个上下。截至目前,福清市经主管部门审核通过的闽剧团有80个,约占福州地区总数的一半。如果加上临时搭班的、外地到福清演出的剧团,总数超过100个。

旧社会,学戏之路充满荆棘,练身段、学脚步……用木制的“假脚”绑腿练站立姿态,需要顽强的毅力;练眼神形态要掌握和分清喜、怒、媚、疑、悲、鄙视、秋波传情等瞬息万变的表情。不论酷暑严寒,林福生坚持“闻鸡起舞”练功。艺徒的生活是艰苦的,在苦与累的磨炼中,他脱颖而出。

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过去外出闯荡的“福清哥”,近年来斩获的收益不如从前。因而,“还愿请戏”的非刚性支出减少,直接导致市场需求下降。据福清侨乡闽剧团的何文灯介绍,在2012年之前,福清全市每年演出3万多场次,之后逐渐缩减,2013年大约演出2.3万场次。“我们剧团以往一年演500多场次,去年只有400多场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