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边塞诗人岑参:两度援疆纪实

第一次出塞

来源:兵团882综合广播微信公众号 作者:陈秉科 责任编辑:董玥

公元749年,是李隆基登基的第7年。初冬的吐鲁番,一片肃杀。

第一次出塞

一支军队从长安向西,向西……西行2500公里,到达吐鲁番的托克逊县,一个叫库米什的地方。

公元749年,是李隆基登基的第7年。初冬的吐鲁番,一片肃杀。

这是来自东土大唐的名将、著名的美男子高仙芝的部队。

一支军队从长安向西,向西……西行2500公里,到达吐鲁番的托克逊县,一个叫库米什的地方。

高将军的幕府掌书记岑参亦随军而行。此前,他是右内率府兵曹参军,这是太子下辖机构的一个小官,枯燥、无聊的岗位盛不下这位年轻人高远的梦想。

这是来自东土大唐的名将、著名的美男子高仙芝的部队。

某日,岑参推开领导办公室的门:“领导啊,你看,我一参加工作,就在首都,也没个基层工作经验,我想参军,到边疆历练一下。”

高将军的幕府掌书记岑参亦随军而行。此前,他是右内率府兵曹参军,这是太子下辖机构的一个小官,枯燥、无聊的岗位盛不下这位年轻人高远的梦想。

领导:“小岑啊,边疆艰苦,打仗危险,你可要想清楚了。”

某日,岑参推开领导办公室的门:“领导啊,你看,我一参加工作,就在首都,也没个基层工作经验,我想参军,到边疆历练一下。”

岑参:“万里奉王事,岂为妻子谋。我愿为圣上赴汤蹈火。”

领导:“小岑啊,边疆艰苦,打仗危险,你可要想清楚了。”

“好吧,过两天,我招呼一下咱部门的人聚一下,给你饯行。”虽然手底下这个年轻人文笔甚好,用起来很顺手。但岑参提到了皇上,领导不好再拦着,但他看了岑参写的诗“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内心叹道:“书生终是书生,不懂行军打仗,杀伐不果断,到了军队,最大成就恐怕也就写出一组边塞诗而已。成就大业谈何容易?纵览古今,以投笔从戎而名垂青史者,班超一人而已。”

岑参:“万里奉王事,岂为妻子谋。我愿为圣上赴汤蹈火。”

托克逊县,库米什,亥时。部队人困马乏,可高仙芝还没有传令睡觉休息,依旧人马杂沓。

“好吧,过两天,我招呼一下咱部门的人聚一下,给你饯行。”虽然手底下这个年轻人文笔甚好,用起来很顺手。但岑参提到了皇上,领导不好再拦着,但他看了岑参写的诗“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内心叹道:“书生终是书生,不懂行军打仗,杀伐不果断,到了军队,最大成就恐怕也就写出一组边塞诗而已。成就大业谈何容易?纵览古今,以投笔从戎而名垂青史者,班超一人而已。”

岑参抬头望月,月如白玉之盘,又如瑶台之镜。回忆一路西行之路,攀过高耸的祁山,趟过湍急的祁水,吃过战马的肉,忍过数日的饥。

托克逊县,库米什,亥时。部队人困马乏,可高仙芝还没有传令睡觉休息,依旧人马杂沓。

在路过陇山时,岑参写了一首《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岑参抬头望月,月如白玉之盘,又如瑶台之镜。回忆一路西行之路,攀过高耸的祁山,趟过湍急的祁水,吃过战马的肉,忍过数日的饥。

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

在路过陇山时,岑参写了一首《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

陇水不可听,呜咽令人愁。……………………………

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

十日过沙碛,终朝风不休。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

陇水不可听,呜咽令人愁。……………………………

……………………………”

十日过沙碛,终朝风不休。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

除了辛苦、饥饿,更多的,是无边的寂寞。

……………………………”

一寂寞,便写诗;写诗,又增添更多寂寞。

除了辛苦、饥饿,更多的,是无边的寂寞。

向西行军的日子,天总是很蓝,日子总是过得太慢。岑参产生了错觉,东辞长安已有一年半载了吧?他又看一眼静谧的圆月,猛然意识到,西行以来,见到天中圆月止两次耳!

一寂寞,便写诗;写诗,又增添更多寂寞。

两次?嗯,见月两次?此念一生,岑参忽又兴奋起来,这不就是一句好诗吗?可以震住李白,甚至可以一直流传至2018年了。

向西行军的日子,天总是很蓝,日子总是过得太慢。岑参产生了错觉,东辞长安已有一年半载了吧?他又看一眼静谧的圆月,猛然意识到,西行以来,见到天中圆月止两次耳!

年轻人缓缓地,从行囊中掏出一支狼毫,草草研了些淡墨,在自己的西行漫记笔记本上写道:

两次?嗯,见月两次?此念一生,岑参忽又兴奋起来,这不就是一句好诗吗?可以震住李白,甚至可以一直流传至2018年了。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

年轻人缓缓地,从行囊中掏出一支狼毫,草草研了些淡墨,在自己的西行漫记笔记本上写道:

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走马西来欲到天,辞家见月两回圆。

写完这28个字,他环顾四周,夜色茫茫,荒凉一望无际……

今夜不知何处宿,平沙万里绝人烟。

于是,在诗的后面备注道:天宝三载进士、安西大军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南阳人岑参碛中作,公元七四九年。

写完这28个字,他环顾四周,夜色茫茫,荒凉一望无际……

岑秘书对这首诗很满意,尤其对第一句中那个“天”字,他知道,任谁读到这里,都知道是“天边”的意思,但“天”字本身并无“天边”之意。故,诗人虽然用得不准确,读者却能心领神会。

于是,在诗的后面备注道:天宝三载进士、安西大军高仙芝幕府掌书记、南阳人岑参碛中作(碛:音qi,四声),公元七四九年。

岑参暗自叫好:“神奇!”

岑秘书对这首诗很满意,尤其对第一句中那个“天”字,他知道,任谁读到这里,都知道是“天边”的意思,但“天”字本身并无“天边”之意。故,诗人虽然用得不准确,读者却能心领神会。

身世:官四代 榜眼

岑参暗自叫好:“神奇!”

岑参有个异姓大哥,叫杜甫,长自己三岁,他们曾经一起游过长安的慈恩寺塔。

身世:官四代 榜眼

杜甫爱夸耀自己的出身,当然,主要是夸耀他的爷爷杜审言写诗写得好,夸杜家是书香门第,诗是“他”家事。

岑参有个异姓大哥,叫杜甫,长自己三岁,他们曾经一起游过长安的慈恩寺塔。

他的爷爷杜审言也爱夸耀,甚至有些吹牛。

杜甫爱夸耀自己的出身,当然,主要是夸耀他的爷爷杜审言写诗写得好,夸杜家是书香门第,诗是“他”家事。

他说,“吾文章当得屈宋作衙官,吾笔当得王羲之北面。”我杜审言的文章,屈原、宋玉都只配打下手;我老杜的字,王羲之都得北面称臣。

他的爷爷杜审言也爱夸耀,甚至有些吹牛。

杜审言有一首《春日京中有怀》,结构齐整平密,起承转合极其自然,虚实相生,波澜起伏。

他说,“吾文章当得屈宋作衙官,吾笔当得王羲之北面。”我杜审言的文章,屈原、宋玉都只配打下手;我老杜的字,王羲之都得北面称臣。

今年游寓独游秦,愁思看春不当春。

杜审言有一首《春日京中有怀》,结构齐整平密,起承转合极其自然,虚实相生,波澜起伏。

上林苑里花徒发,细柳营前叶漫新。

今年游寓独游秦,愁思看春不当春。

公子南桥应尽兴,将军西第几留宾。

上林苑里花徒发,细柳营前叶漫新。

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

公子南桥应尽兴,将军西第几留宾。

但这首诗好到能让屈原给他打下手?千百年来的读者都不买账。能背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者不可胜数,而能吟诵杜审言诗者寥寥无几,便是明证。

寄语洛城风日道,明年春色倍还人。

吹吹文章书法也就罢了,杜审言自恃才高,在单位经常也是口无遮拦。

但这首诗好到能让屈原给他打下手?千百年来的读者都不买账。能背出“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者不可胜数,而能吟诵杜审言诗者寥寥无几,便是明证。

有这么一例:当时,苏味道任天官侍郎(即吏部侍郎),是个副部长,是杜审言的上司。在考评官员时,杜审言负责在文书上写评语,然后,送苏味道定夺。

吹吹文章书法也就罢了,杜审言自恃才高,在单位经常也是口无遮拦。

写完判词,他马上对别人说:“味道必死。”

有这么一例:当时,苏味道任天官侍郎(即吏部侍郎),是个副部长,是杜审言的上司。在考评官员时,杜审言负责在文书上写评语,然后,送苏味道定夺。

听者无不大惊失色:“为什么?”杜审言说:“彼见吾判,且羞死。”意思是说,我的判词写得那么好,苏味道一见,自愧弗如,肯定会羞死啊!

写完判词,他马上对别人说:“味道必死。”

杜审言喜欢在嘴上占别人的便宜,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调侃,但很伤人。还好,苏味道没那么小心眼儿。

听者无不大惊失色:“为什么?”杜审言说:“彼见吾判,且羞死。”意思是说,我的判词写得那么好,苏味道一见,自愧弗如,肯定会羞死啊!

杜审言不断惹祸,把儿子杜并的性命都搭了进去。

杜审言喜欢在嘴上占别人的便宜,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是调侃,但很伤人。还好,苏味道没那么小心眼儿。

杜审言因为得罪了人,被贬到江西吉安,当了司户参军。在江西,杜审言脾气不改,和同僚依然不和睦。司户郭若讷也烦他,于是,在司马周季重面前陷害杜审言,二人罗织罪名,把杜审言送进大牢,准备杀了他。

杜审言不断惹祸,把儿子杜并的性命都搭了进去。

杜审言被贬往江西时,杜甫的叔叔、当时十三岁的杜并,也跟着去了。杜审言坐牢后,杜并悲痛欲绝,不思饮食,整日无语,萌生了冒死报仇之念。遂每日打探司马府的动静。

杜审言因为得罪了人,被贬到江西吉安,当了司户参军。在江西,杜审言脾气不改,和同僚依然不和睦。司户郭若讷也烦他,于是,在司马周季重面前陷害杜审言,二人罗织罪名,把杜审言送进大牢,准备杀了他。

699年七月十二日,周季重在府内大摆宴席,杜并乘机潜入,见周季重坐在首席,正与众人推杯换盏,杜并乘其不备,突然从袖中抽出匕首,朝周季重猛刺。

杜审言被贬往江西时,杜甫的叔叔、当时十三岁的杜并,也跟着去了。杜审言坐牢后,杜并悲痛欲绝,不思饮食,整日无语,萌生了冒死报仇之念。遂每日打探司马府的动静。

席间登时大乱,官兵围拢上来,乱刀砍死杜并。周季重重伤不愈,死。死前,他道:“审言有孝子,吾不知,若讷故误我。”显极懊悔意。事态震惊朝野,皆称杜并为孝子。

699年七月十二日,周季重在府内大摆宴席,杜并乘机潜入,见周季重坐在首席,正与众人推杯换盏,杜并乘其不备,突然从袖中抽出匕首,朝周季重猛刺。

杜审言因为此事而被免职。武则天闻知此事,召杜审言入京师,又因欣赏其诗文,授著作佐郎,官至膳部员外郎。后,又因杜勾结张易之兄弟,被流放到峰州
。不久,召回任国子监主簿、修文馆直学士。没多久,便去世了。

席间登时大乱,官兵围拢上来,乱刀砍死杜并。周季重重伤不愈,死。死前,他道:“审言有孝子,吾不知,若讷故误我。”显极懊悔意。事态震惊朝野,皆称杜并为孝子。

杜甫的父亲杜闲,最大的官当到山东省的兖州司马,司马是个只领工资没有实权的闲职,他在杜甫29岁的时候去世了。

杜审言因为此事而被免职。武则天闻知此事,召杜审言入京师,又因欣赏其诗文,授著作佐郎,官至膳部员外郎。后,又因杜勾结张易之兄弟,被流放到峰州
。不久,召回任国子监主簿、修文馆直学士。没多久,便去世了。

比起杜甫,岑参的家世要显赫得多。

杜甫的父亲杜闲,最大的官当到山东省的兖州司马,司马是个只领工资没有实权的闲职,他在杜甫29岁的时候去世了。

在《感旧赋》中,岑参很自豪地称,“国家六叶,吾门三相”。在他出生之前的近百年间,岑家先后出过三位宰相。曾祖父岑文本给太宗当过宰相,祖父的哥哥岑长倩给高宗当过宰相,伯父岑羲给睿宗当过宰相。但岑长倩被杀,五子同赐死,岑羲伏诛,身死家破,岑氏亲族被流徙的数十人。岑参的父亲岑植作过仙、晋二州刺史,约等于山西省临汾市市长。

比起杜甫,岑参的家世要显赫得多。

可惜,岑参的父亲在岑参年幼时便去世了,家道从此中衰。好在,家族爱读书好求学的优秀基因还在。

在《感旧赋》中,岑参很自豪地称,“国家六叶,吾门三相”。在他出生之前的近百年间,岑家先后出过三位宰相。曾祖父岑文本给太宗当过宰相,祖父的哥哥岑长倩给高宗当过宰相,伯父岑羲给睿宗当过宰相。但岑长倩被杀,五子同赐死,岑羲伏诛,身死家破,岑氏亲族被流徙的数十人。岑参的父亲岑植作过仙、晋(今山西临汾)二州刺史,约等于山西省临汾市市长。

岑参“五岁读书,九岁属文,十五隐于嵩阳”。20岁的时候,岑参在长安、洛阳等地漂泊,向高官望族、皇帝献文章,递自荐信,但是没有拿到一个offer。

可惜,岑参的父亲在岑参年幼时便去世了,家道从此中衰。好在,家族爱读书好求学的优秀基因还在。

捷径未走通,天宝三载,29岁的岑参考中进士,且是榜眼,随后,供职于太子办公室下辖的卫队,管理兵仪、武器仓库。

岑参“五岁读书,九岁属文,十五隐于嵩阳”。20岁的时候,岑参在长安、洛阳等地漂泊,向高官望族、皇帝献文章,递自荐信,但是没有拿到一个offer。

安逸、乏味的生活持续了四年,岑参觉得不堪忍受:“大丈夫者,文当治国安邦,武当上马杀敌。”

捷径未走通,天宝三载(744年),29岁的岑参考中进士,且是榜眼,随后,供职于太子办公室下辖的卫队,管理兵仪、武器仓库。

一日,在宫庭大门外,岑参见三十多人的队伍走过,个个鲜衣怒马,当中簇拥的一员大将姿容俊美,风度翩翩,且威风八面。

安逸、乏味的生活持续了四年,岑参觉得不堪忍受:“大丈夫者,文当治国安邦,武当上马杀敌。”

岑参问身边的武就:“此何人也,如此威风、帅气?”

一日,在宫庭大门外,岑参见三十多人的队伍走过,个个鲜衣怒马,当中簇拥的一员大将姿容俊美,风度翩翩,且威风八面。

这武就长岑参6岁,是和岑参同年中的进士,官职是佐宫卫。虽然两人官职差不多,但由于武就的祖父是武则天的堂兄弟,对政事了解得自然多些。

岑参问身边的武就:“此何人也,如此威风、帅气?”

武就道,“这是高仙芝,他本高句丽人,不仅长得帅,而且善骑射,而且会打仗,20岁就当上将军了……”

这武就长岑参6岁,是和岑参同年中的进士,官职是佐宫卫。虽然两人官职差不多,但由于武就的祖父是武则天的堂兄弟,对政事了解得自然多些。

岑参不再言语,但暗自忖度:“我岑参也要当这样的人,非如此,不能光耀我岑家门楣。”

武就道,“这是高仙芝,他本高句丽人,不仅长得帅,而且善骑射,而且会打仗,20岁就当上将军了……”

岑参自称岑参,即can,而非shen,与1000多年后新中国中学生的读法迥异。一千年前,汉语拼音还没有发明,给汉字注音常用反切法,即,用两个汉字相拼给一个字注音,用第一字声母,加上第二个字韵母。例如,如果“参”为“仓含切”,即为can。

岑参不再言语,但暗自忖度:“我岑参也要当这样的人,非如此,不能光耀我岑家门楣。”

苏轼朋友孔平仲写过一首,《子瞻子由各有寄题小庵诗却用元韵和呈》:“二公俊轨皆千里,两首新诗寄一庵。大隠市朝希柱史,好奇兄弟有岑参……。”

岑参自称岑参(仓含切),即can,而非shen,与1000多年后新中国中学生的读法迥异。一千年前,汉语拼音还没有发明,给汉字注音常用反切法,即,用两个汉字相拼给一个字注音,用第一字声母,加上第二个字韵母。例如,如果“参”为“仓含切”,即为can。

当过南宋礼部尚书的洪皓写过一首《戏用迈韵呈吴傅朋兼简梁宏父向巨原》:“……宦情既淡薄,世故应饱谙。置驿复郑庄,好奇过岑参。”

苏轼朋友孔平仲写过一首,《子瞻子由各有寄题小庵诗却用元韵和呈》:“二公俊轨皆千里,两首新诗寄一庵。大隠市朝希柱史,好奇兄弟有岑参……。”

刘克庄有《又和感旧四首》:“……畏垒屡丰愧桑楚,汉嘉虽小屈岑参。新年闻说茅柴贱,陌上逢人各半酣。”

当过南宋礼部尚书的洪皓写过一首《戏用迈韵呈吴傅朋兼简梁宏父向巨原》:“……宦情既淡薄,世故应饱谙。置驿复郑庄,好奇过岑参。”

以上几首诗的韵脚均为an,故岑参,读can无疑。

刘克庄有《又和感旧四首》:“……畏垒屡丰愧桑楚,汉嘉虽小屈岑参。新年闻说茅柴贱,陌上逢人各半酣。”

两场战役

以上几首诗的韵脚均为an,故岑参,读can无疑。

走出戈壁,还是戈壁;走进荒凉,还是荒凉。

两场战役

不知走了多少天,人马俱疲的队伍抵达龟兹,塔克拉马干沙漠北缘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走出戈壁,还是戈壁;走进荒凉,还是荒凉。

一座孤独的小镇,一家孤独的客栈,一株孤独的胡杨。

不知走了多少天,人马俱疲的队伍抵达龟兹,塔克拉马干沙漠北缘一个不知名的小镇。

胡杨立在客栈门前,睥睨着南边无尽沙漠。

一座孤独的小镇,一家孤独的客栈,一株孤独的胡杨。

小镇上只有三五户人家,在风沙中,度着艰辛的岁月,他们唯一珍贵之物,就是水井。

胡杨立在客栈门前,睥睨着南边无尽沙漠。

一个中原人模样的汉子,正在饮着他的两匹马。

小镇上只有三五户人家,在风沙中,度着艰辛的岁月,他们唯一珍贵之物,就是水井。

“闪开,闪开!”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