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尺寻龙经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黄巢帝遗命

唐僖宗中和四年,大齐国皇帝黄巢被朱温追杀至狼虎谷,好不容易才稳住如潮水般溃败的军队。军师柳千机正帮太子黄浩清点伤兵的人数,就见一匹快马疾奔过来,一脸急色的御前侍卫总管从马上跳了下来。

侍卫总管紧跑几步,来到柳千机的面前,一晃手里的掣电金牌道:“圣上有旨,命国师大人即刻觐见!”

黄巢帐中有三面金牌,分别为疾风、骤雨和掣电。如果不是遇到了十万危急的情况,大齐皇帝是不会动用掣电金牌的!

柳千机一见掣电金牌,顾不得掸去身上的尘土,跳上大弟子白斩浪牵过来的战马,便紧跟在侍卫总管的身后,往狼虎谷疾驰而去。

柳千机万没想到,黄巢在退兵途中,竟然被朱温派来的黑鹰杀手一刀刺中了胸膛!虽说行刺的杀手早已被乱刀砍死,可那把二指宽的细刀还插在了黄巢的胸口——入刀的位置在心肺之间,十几名军医官正在奋力抢救。

黄巢面如黄纸,腮边那蓬连鬓的赤须也好像失去了往日的光泽。黄巢嘴角翕动,见柳千机进来,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臂,虚弱地道:“国师,你说我们为什么会败?”

柳千机急忙说了几个无关痛痒的理由,黄巢却无力地摇了摇头,道:“谬矣!”

朱温本是黄巢手下最得力的大将,谁也没有想到他会投降朝廷。朱温投唐后,他向唐僖宗献上了一条毒计——那就是掘了黄巢家的祖坟。黄巢生性嗜杀,可是他却非常迷信。黄家的祖坟被挖后,黄巢便感觉国事不顺,屡屡败北。

黄巢被刺客一刀刺中了肺部,心知今天必死无疑,他迫切地对柳千机道:“国师,孤家有一事相托,此事关系国祚,你一定要替孤家办到啊!”

黄巢的意思是自己驾崩后,叫柳千机秘寻吉地,将他的骨灰安葬,只要黄家的新陵压唐太宗李世民的昭陵一头,那么大齐国的太子黄浩即位后,就一定能战胜唐朝,一统九州!

唐太宗的昭陵位于咸阳城外的九?山,那座陵墓乃是徐茂公亲自选定的,被人称为——席居渭北,气掩关中,一峰独秀,实是一处可遇不可求的风水宝地!

柳千机擅长排兵布阵,对堪舆风水之说根本不信。柳千机正要劝黄巢放弃这种迷信的想法,没想到黄巢眼球发亮,喘着粗气说道:“我知道,四平山中曾经隐居过一位风水高人,他,他就是《推背图》作者李淳风的后人———李天风!”

李天风虽然已死多年,可是他曾经留下了一本《玉尺寻龙经》。只要找到这本奇书,就一定能觅到比昭陵更好的墓地。柳千机的妻子儿女都被黄巢手下软禁了起来,柳大国师除了去执行这个荒唐的旨意,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黄巢望着帐篷外的天空突然大叫道:“你一定要替孤家找到上佳的龙穴啊!”言罢,口中喷血,脑袋一歪,龙驭宾天了。

绝代水沉墓

四平山,沉鱼潭。

白发皤然的柳千机领着手下坐在一条艨艟大船上,他们是沿着闽江,一路逆水而上,驶人沉鱼潭这片黑漆漆的水域的。柳千机手拿罗盘,起身站到船头,他看着沉鱼潭四周城墙幕布似的山势,突然对船头水六爷一挥手,叫道:“落碇停船!”

水六爷不知道柳千机高价雇请他们做什么,一听柳千机叫他们在沉鱼潭中停船,脸色倏变,道:“柳先生,传说中这座沉鱼潭已经被人下了邪恶的魔咒,不可停船的!”’

给沉鱼潭下魔咒的人就是李天风。大齐皇帝黄巢起兵反唐,一路势如破竹,一直打到了长安。李天风当时任大唐光禄大夫,掌管禁库密钥。为逃避战祸,他将禁库中的葬书宝典《玉尺寻龙经》盗出,带回了老家江西。

李天风得到《玉尺寻龙经》的消息一经传开,立刻成了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要知道根据那本奇书的提示,就可以找到一个上佳的吉地。只要将先人的遗骸入穴,那么墓主的晚辈后人就可以紫袍金带,坐登九五了!

李天风为避祸,几经辗转,最后隐居到了四平山。他是大唐的葬师,自然知道,不管多么坚固的王陵大墓也难逃被盗的命运。他测算出自己天寿无多后,便高价买来两条大船,然后将两条船拼在一起,委托百器门上一代掌门杨艮帮忙——杨艮穷极了三年的时间,帮他在两条船上造出了一座坚固的坟墓。

李天风死后,他的遗骸和《玉尺寻龙经》一起都被装进了坟墓,两条大船驶到这沉鱼潭心,凿船沉墓后,他的弟子们便在沉鱼潭的水面上,焚烧了聚凶灵水怪为李天风护灵的禁咒。

几十年来,觊觎李天风葬书密宝的阴戾之士不乏其人,可是那潭底的凶灵水怪太过邪恶,入潭盗墓者竟无一生还。

这个传说,柳千机早已听说。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符篆禁咒?柳千机冷笑道:“本国师尊崇的是天地正道,所至之处,魑魅魍魉无不规避三舍!”

水六爷无奈,只得将绑着石碇的长绳投到了潭水里。为了此行,柳千机作了两个多月的精心准备。现在,他的木船上载着一口巨大的潜水钟,这口潜水钟可以悬停在李天风水底墓穴的顶上,他要利用这口大钟来对付李天风的水底墓。

李天风是晚唐堪舆风水的第一高人,他死后,绝对会给自己找一个最好的吉穴!正是基于这种想法,柳千机决定派弟子凿开水底墓,起出李天风的尸骸,用大齐皇帝的骨灰坛取而代之!

见船停稳,柳千机命令他的大弟子白斩浪,亲自背上大齐皇帝的骨灰坛;命令另两名弟子负责挖墓——这两个人可是掘城军中的高手,不管多么坚固的石城地面,他们都能凿而穿之。三个人钻进潜水钟里,潜水钟直沉潭底。船上的水手根据潭底敲钟的声响,缓慢地移动大船,调整着水底潜水钟的方向。半个时辰后,潜水钟找对了位置,悬停不动了。

水底食人鳖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忽见潭面上水花一翻,“咕噜噜”涌起一大片的血水。水六爷盯着那片奇腥刺鼻的血水,嘴唇哆嗦道:“天啊,水底的凶灵出现了!”

柳千机也不知道水下发生了什么情况,正犹豫着是否要绞起潜水钟,就听潭底“轰”的一声巨响,潭面上立刻被炸起了一道三丈高的水柱!水底下怎么会有“霹雳火”?众人疑惑之际,潭面上竟浮起了柳千机一名弟子的尸体。这具尸体上,血迹斑斑,满是被巨口咬啮过的痕迹。

柳千机急命船上的水手绞起潜水钟。绞着绞着,水中的铁链竟“咔嚓”一声断了。看着铁链平整的断口,水六爷一脸的惊诧:“这么粗的铁链,一定是被潭底的邪恶凶灵斩断的!柳先生,我们还是保命要紧,赶快撤离吧!”

见众人面露惧色,柳千机“嗖”的一声,抽出佩剑,指着水六爷的鼻子吼道:“再敢蛊惑军心,我一剑取了你的性命!”

水六爷吓得“咕咚”一声瘫坐在船头,就见潭面上水花一翻,白斩浪从深深的潭底急速地浮了出来。众人赶紧将之拉上船来,只见白斩浪一身是伤,船上的军医忙给白斩浪包扎伤口。柳千机在白斩浪的伤口上竟然发现了几枚断裂的牙齿,水六爷看完断牙,惊呼道:“千年食人鳖!”

白斩浪虚弱地道:“师傅,我已经把皇帝的骨灰放进水底墓了!”

柳千机还想问那“霹雳火”是怎么回事,就听沉鱼潭的一处礁石后响起三声响箭,随后竞冲出了五六条鱼鹰小艇,领头的小艇上站着的竟是朱温的胞弟朱图。朱图乃是黑鹰七杀手的老大。

因为朱图暗杀的手段凶狠残忍,人们背后都叫他朱屠户。朱屠户一张黑脸上刀疤纵横,他望着柳千机冷笑道:“你以为将黄巢的骨灰葬到了水底墓中就万事大吉了?那水底墓并非李天风的真正墓穴,那不过是一座灵龟墓而已。哈哈哈……大齐的国运也快到尽头了!”

朱屠户得知柳千机在打李天风水底墓的主意后,他花高价请来了黄河四鬼,准备抢先一步凿开水底墓。黄河四鬼本领了得,潜到水底发现,水底墓已经被人打了一个盗墓洞。朱屠户潜入那水底墓中,发现那里并没有李天风的棺椁,有的只有一个丈许方圆的大鳖壳,鳖壳的上面还有李天风写的一篇灵龟祭文。朱屠户一怒之下,毁掉了那篇灵龟祭文,然后挥刀杀了一个办事不力的亲随,并将那个亲随的尸体放到了鳖壳的底下。没想到,柳千机的人今天才到,于是朱屠户便让黄河四鬼再次下水,伺机行动。那水底的“霹雳火”就是黄河四鬼放的。黄河四鬼在柳千机的弟子把遗骨放进去后,彻底炸塌了水底的那座龟墓。这样一来,即便柳千机以后知道错了,也无法从水底墓中重新取出黄巢的遗骨了!

听朱屠户这么一说,柳千机的汗就下来了。柳千机急火攻心,竟“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他正要把手中的长剑凌空刺向朱屠户,脚下的大船剧烈地晃荡了几下,随即船体向一侧急速地倾斜了过去。

原来,竟是水底下的黄河四鬼将船凿漏了。眼看着柳千机乘坐的大船逐渐倾覆沉没,鱼鹰小舟上的朱屠户哈哈大笑。可是他刚笑了一半,就觉得自己乘坐的小舟猛地一抖,三四只背壳足有丈许方圆的大鳖浮出水面,巨大的鳖壳将朱屠户和他的手下乘坐的小舟全部顶翻了!

一时间巨鳖食人的惨叫声响成了一片,殷红的血水,残肢断臂飘满了潭面,沉鱼潭成了可怖的人间地狱!

李天风哪里有什么符?禁咒,他不过是叫他的弟子们买来许多只食人鳖罢了。正是这些巨大凶狠的食人鳖,在保护着水底的陵墓。

第一盗墓贼

柳千机始终没有想明白的是,李天风为何要费尽心力,在水底下建造一座龟墓!

柳千机领着几个亲随弟子逃到了盐城。

水底墓被炸,大齐皇帝的骨灰只能永埋龟墓之中了,柳千机痛心疾首,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补救了!白斩浪见四下无人,他一伸手,手掌中竟托着一个满是青苔的铁牌,这个铁牌是在李天风的骨骸中找到的,那上面写着——“百器门牛彝”五个秦朝的小篆字。

如果照朱屠户所说,他也不是那个盗洞的始作俑者,那么这个百器门的牛彝是不是第一盗墓贼呢?

盐城百器门的长老牛彝是个风雅之士,他最喜欢吃翠喜酒楼老板娘小翠喜做的五侯鲭。

五侯鲭可不平常,提起这五侯鲭还得从汉成帝母舅王谭、王根、王立、王商、王逢——这五位侯爷身上说起,这五个人互不相谐。只有一个叫娄护的门客,很会说话,能劝说五侯和平共处。五侯都很喜欢他,纷纷送给他新奇的食品。娄护把五侯送给他的鱼肉等美味蒸调在一起,最终成了难得的美味,人们称之为“五侯鲭”。

牛彝虽然可以制作出许多奇思淫巧的器具,但他的武功却稀松平常。翠喜酒楼老板小翠喜是牛彝的老相好——这天,还没等他吃罢鲜美的五侯鲭,柳千机和白斩浪便踢开酒楼的房门闯了进来,然后一绳子把他捆成了一个肉棕子。

柳千机鄙夷地看了牛彝一眼,斥道:“亏你还是江湖名门的长老,挖坟掘墓这等龌龊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

牛彝刚说了两字“没有……”,柳千机“当啷”一声,把那块铁牌丢到了青砖地上。牛彝一看自己盗墓之事败露,他扯开嗓子怪叫道:“我冤枉啊!”

牛彝是前年领着百器门的高人凿开李天风的水底陵墓的,他也是为了寻找那本《玉尺寻龙经》。面对钢刀,牛彝早已经吓得浑身筛糠。“柳国师,那座龟墓里根本就没有《玉尺寻龙经》!”为了求得活命,他对缩到了墙角的小翠喜道:“你快把李天风那张真正的墓图拿出来!”

小翠喜哆嗦着双手打开了床头的红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张三尺长一尺宽的绢图,那块绢上画的就是李天风真正墓穴的构造图。这张墓图乃是百器门上一代掌门杨艮的手笔。

牛彝怕柳千机不相信他,他爬到柳千机面前,用献媚的声音说道:“即使大齐皇帝的骨灰误葬水底龟墓也不怕。只要我们找到李天风遗留下的《玉尺寻龙经》,就可以轻易地改变沉鱼潭的风水,到时候大齐军就能轻易地战胜唐军了!”

柳千机虽然不信堪舆之术,可是将人类的骨灰葬到了龟墓中这也实在太过诡异,看来目前唯一之计只能是找到《玉尺寻龙经》,然后再找到改变沉鱼潭风水的办法,借以扭转乾坤,以慰先帝在天的亡灵了。

寻龙经玉尺

四平山,黑龙谷。柳千机根据那张绢图,找了三天也没有找到李天风的真正墓穴,柳千机卷起墓图“啪”的一声,摔到了牛彝的脸上。他觉得自己上了牛彝的当。牛彝觊觎《玉尺寻龙经》已久,他手中既然有杨艮留下的墓图,这黑龙谷牛彝一定来过很多次,那为何至今没找到杨天风的墓穴?

见柳千机生气,牛彝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望着白斩浪手里明晃晃的钢刀,牛彝抹了一把冷汗道:“我也觉得这张墓图是假的,难道是杨艮在这张墓图上做了什么手脚?”

牛彝打来一盆山泉水,将水淋到了墓图上,可是墓图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秘写的图案。绢图被山风吹干后,月亮已经升起来了。牛辑手捧墓图,他对着烛火仔细照看,可没想到绢图靠烛火太近,竟“呼”的一声,燃起火来。

牛彝手一哆嗦,墓图掉到了地上,他正要用靴子把绢图上的火苗踩灭,柳千机急忙拉住了他,燃烧的绢图上竟出现了闪亮的黑龙谷的地形图,在龙眼的位置上,赫然画着一个特别耀眼的蛇形图案!

随着燃烧的绢图变成了黑灰,那上面闪亮的密写图形也消失殆尽了。如果柳千机记得不错,黑龙谷龙眼的位置上应该是两块巨大的黑石头,难道秘密就在那两块黑石头上?

那秘密果然在黑石头上,牛彝不愧为百器门的高手,他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隐藏在黑石头上的机关,按下机关后,黑石上出现了一个暗洞,当两个人手举蜡烛走进暗洞后,才发现洞里竟是李天风的隐居之地。这里并没有李天风的骨骸!

秘洞中石椅、石床井然而列,石桌上还横放着一根蛇形的木拐。最惹眼的是在石室的墙上,竟有一幅李天风用刀凿刻的《四平山览胜图》。

石室内并没有柳千机急于想得到的《玉尺寻龙经》,牛彝在石桌上拿起那根蛇形的木拐,木拐拐身上有五个孔洞,拐上生满了白色的茸毛。

柳千机没有在石洞中发现其它有价值的线索,他愁得直捋胡子。突然他扭头一瞧墙上蛇拐上的灯影,不由叫道:“我知道了!”

牛彝手里的蛇拐的影子正好照到了《四平山览胜图》上。看着图上那五个孔洞的灯影,柳千机惊叫道:“这根蛇拐一定是李天风那把堪舆用的格龙尺!”

如果把那座水底灵龟墓的位置对在格龙尺的第四个孔洞上——那么第一个孔洞下的山峰名叫龙首山,接着便是风冠岩、麒麟壁和沉鱼潭。柳千机来的时候,他曾仔细研究过四平山的山形,山中那十几处有名的山峰峡谷他已是滚瓜烂熟。

五圣乃是龙、凤、麟、龟、人。李天风的堪舆术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李氏堪舆的核心理论就是在一脉雄奇的群山间,先找到龙、凤、麟、龟四处地形组合,五穴如星斗,福荫赛连珠。最后将人葬于格龙尺第五点的吉穴上,那葬人的吉位才能荫受其它四圣的灵气。

因为沉水潭中并没有可以代表灵龟的东西,李天风就只好出手制作了一个人工的龟墓。不用想,李天风的尸骨一定是葬于格龙尺所示的第五点的吉位上了。

烛光通过格龙尺上的第五个孔洞,竟照落在距离四平山主峰不远的乱石滩上。那片乱石滩又怎么能是吉地呢?每到雨季,乱石滩上洪水不断;可到了旱季,乱石滩满地又都是狰狞的乱石了。如果那个地方是吉地的话,那么岂不随便找个地方都可以埋人了!

柳千机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发晕,随着一股淡淡的千里追魂香的味道传来,柳千机“扑通”一声——他被朱屠户的迷香熏倒了。

等他醒过来,才知道自己成了朱屠户的俘虏。看着冷笑着的朱屠户,柳千机悲呼道:“我没有完成先帝所托,我有负大齐皇帝的信任啊!”

而这时的牛彝,早已倒戈投靠了朱屠户,他要帮助朱屠户找到乱石滩上的天下第一吉地。

朱屠户在柳千机带来的盗墓工具箱中一搜,竟搜查出一个上面铭着九条青龙的瓷坛。望着这个瓷坛里面装着的骨灰,牛彝在一旁分析道:“我们一定是上当了,这个坛子里可能才是黄巢真正的骨灰!”

那么埋到龟灵墓中的骨灰是谁的呢?柳千机咬牙道:“那坛骨灰是大齐皇帝黄巢叔父的骨灰!”

柳千机也是略通堪舆的,他遍查了沉鱼潭的地形,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王者之气,为了慎重起见,他就把黄巢叔父的骨灰,葬到了水沉墓中。

朱屠户得到了大齐皇帝的骨灰,这也算得上是大功一件了,可是他并不满足,因为他也暗中带来了一坛子骨灰,这骨灰是他父亲朱建的。

只要把朱建的骨灰葬到了四平山内上佳的龙穴上,那么朱家的后人就一定会紫袍金带,成为人人想做的皇帝!

死绝凶煞地

当朱屠户押着柳千机一行人来到乱石滩的时候,正是第二天早上的卯时,借着依稀的星月之光,朱屠户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这片乱石滩周围是三座狰狞的风化石山,向东的一面还是一面断崖,乱石滩的地面上更是惨不忍睹,尽是被山洪冲下来的尖利山石。就这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是天下第一吉地?

朱屠户望着一片死气的乱石滩,问牛彝道:“牛先生,如果把陵墓建在这片乱石滩上,他的后人会出现什么结果?”

牛彝假装咳嗽了一声,说道:“如果把遗骸葬到这里,那么他的子孙必将哀寒彻骨,身受砍头断足之刑。总之,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牛彝讲完,转头望着乱石滩正中一块三四丈高棺材形状的石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片乱石滩最死的绝地,就在这块突兀的大石上!”这块大石外形酷似一口大棺材,远远看去,明显地可以感觉到一股疹人的寒意。

朱屠户奸笑一声道:“好,就将黄巢的骨灰葬在这块棺材石之上!”

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柳千机一听,急忙哀求道:“朱将军,不可啊!”

朱屠户哪里会听柳千机的哀求。他猛地一挥手,柳千机被他的手下用肩头扛着,一行人顺着棺材石正面一道舒缓的石坡,爬到了棺材石的顶上。

这块巨大的棺材石竟是一块冷石,站在石顶,众人都觉得一股凛烈的寒意自脚下袭来。朱屠户用宝剑斩下了一块石头才发现,这块巨大的棺材石竟是一块天然的冷玉!如果把这块冷玉切成小块,运到山外,倒可卖个大价钱;可埋诸深山,恐怕也就等同于顽石了!

冷玉石的顶上有一方六尺深的凹坑,凹坑中接满了夜里的露水,除了这个水坑,石顶上就只有厚厚的一层鸟粪了!

朱屠户打开那个九龙瓷坛,将里面的骨灰全都倒在了石顶坑内的露水中。

柳千机满眼是泪,他抬头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那里有一高一低两座陡峭的雪峰,那最高的山峰就是四平山主峰——四平峰。矮的则是积翠峰。柳千机大叫道:“先帝,我终于完成您交给臣下的任务了!”

鸟葬积翠蜂

柳千机的大叫声在石山峭壁中轰响,积翠峰峰顶上的宿鸟也被惊醒了。成千上万只的鹰雁雀鸟铺天盖地般地飞了过来,众鸟们垂云般直扑冷玉上面的石洼,飞禽们一大早是到石凹中饮水来了!

积翠峰背靠四平峰,雄踞西南一隅,峰顶上一年四季鲜花绿草不断,那才是真正的上佳吉地呢。可是积翠峰如宝剑般直插云霄,唯鸟可攀,想要把亡人的骨灰葬到上面,唯有借助鸟类的翅膀了!

朱屠户将黄巢的骨灰倒进石洼的露水中,鸟类喝露水的时候,就会将骨灰一起吃到了肚子里,然后随着鸟粪,骨灰将被排泄到积翠峰的峰顶。这可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飞鸟葬法啊。

朱屠户明白这一点后,气得“嗷嗷”怪叫,他抽出细刀,望着牛彝叫道:“牛彝,你这个大齐国的奸细!”牛彝吓得跪倒在石顶上,连连叩头道:“我冤枉啊阿!”

朱屠户功败垂成,哪肯听他辩解,细刀一挥,疾刺牛彝的小腹。牛彝惨叫一声,一头倒进了水洼里。棺材石的四周都是翻飞的禽鸟,朱屠户从身后布包里取出父亲的骨灰坛。柳千机一见朱屠户要往露水中倾倒朱建的骨灰,他猛地一声怒吼,迎着朱屠户猛地撞了过来,朱屠户手中的骨灰坛子被撞碎在水洼中,两个人翻滚着从石头台子上一起掉了下去,地上一块尖利的石头,深深刺进了朱屠户的后背。

柳千机的脊椎骨断裂了,他一边咳血,一边得意地笑道:“朱屠户,你上当了,我这坛子里并不是大齐皇帝的骨灰!”原来柳千机为了弥补自己沉鱼潭葬骨的失误,他命白斩浪取来十几个被处决的强盗骨灰装进了九龙瓷坛!

十几个人的骨灰一起上了积翠峰,那结果会是怎么样?朱屠户惨笑道:“好,大家一起做皇帝,一起争天下,最后谁的皇帝当得也不安稳!哈哈哈哈!”讲完,朱屠户毙命在乱石滩的棺材石下。

自公元875年黄巢起义开始,到唐哀帝天佑四年宣武节度使朱温篡唐,建国号为梁结束,这时候的天下才真正进入了五代十国——天下逐鹿的时代。

有人说五代十国那段历史,正是应了天下大治后必然有大乱的历史规律;也有人说,这段“你方唱罢他登场,大家轮流做皇帝”的纷争年代,就跟那十几个被鸟儿送上积翠峰的骨灰大有关系。

真实与否,只有天知道,地知道。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