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7月,部分抗联指导旅指战员合影

  周保中少校旅长(1943年晋升为中校)

1945 年 5
月苏联远东军情报部长索尔金向周保中旅长传达了远东第二方面军司令普尔卡耶夫大将的指示:
预定在最近几个月内将有一场苏联对日本的战争, 88
旅将编入远东第二方面军的战斗序列, 进入东北境内后, 88
旅将沿松花江西进, 参加解放佳木斯的战役。

  季青第四营大尉营政治委员

原标题:苏联对日宣战后,斯大林如何利用“抗联教导旅”助其拿下东北?

  1921年伊万诺大出生于苏联斯摩棱斯克的一个农民家庭。

苏联远征军的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与会同志一致同意了周保中关于“保存力量,越界过江,到苏联远东地区野营整训”的意见。

责任编辑:

  1941年6月开始,为适应敌后游击战争需要,军训内容又特别增加了爆破技术、跳伞的训练,抗联战士每人都能从2000多米高空跳伞10多次。几乎人人都会跳伞、滑雪、游泳、攀岩。相当一部分人还会电台收发报,照像,测绘,爆破等侦察技术。

图片 1

  8月14日,日本无条件投降,周保中等人计划“抢在国民党之前,控制长春、沈阳、哈尔滨等57个重要城市,重建东北各地下党组织”。根据这一方案,将400多人分成57个进驻小组,每组按城市大小,多则10人,少则1人。这一方案电报莫斯科后,即获得苏联最高统帅部的同意,决定方案中的57个城市的卫戍司令由苏方担任,其副司令员由88旅派人担任。

斯大林早就认为,“东北抗日联军的每个战士都是将在解放自己祖国,建设新国家的战斗中冲锋陷阵、
独当一面的宝贵的人才,
决不能让他们遭受任何损失”。早在苏联卫国战争初期,“抗联”
独立旅就有许多指战员报名要求参战,“每当遇到这类事情,
共产国际和苏联领导人总是阻止,
说你们肩负着解放自己祖国的重大历史任务”。斯大林看重的是“抗联”
独立旅中国官兵的国籍, 他们了解自己家乡的山水地形,
与当地人民有广泛的联系, 又有坚持抗日的良好声誉,
由他们协助苏军主力拿下东北, 站住脚跟,
并不违反苏联对中华民国不干涉中国内部事务、 不支持中国共产党的外交承诺,
是当时的最佳选项。前此斯大林一直舍不得使用该旅的意图也在于此。周保中与李兆麟等接到斯大林电报后,
一起重新拟定了 “抗联” 随苏军进驻东北 57 座战略重镇的新作战方案。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零时,88旅派遣的340多名先遣支队(随军翻译、向导、侦察人员)和先期潜伏东北境内的地下抗联小分队战士们,从黑龙江流域到小兴安岭或在边界引领地面部队,或与苏联空军进行地空导航电讯联络。苏联空军在88旅侦察员电讯信号引导下,准确催垮了日本关东军所有的军事目标,日本关东军经营了数十年的东北防线顷刻瓦解。88旅战前派遣的两批上百名侦察英雄,绝大多数光荣牺牲,生存者寥寥无几。两批先遣人员离去后,抗联仅剩战斗人员400余人。8月11日,周保中按预定方案召集部队登舰,跨过黑龙江杀回国内。

邵雍,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季我努学社顾问,兼任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上海市毛泽东思想研究会副秘书长,上海市宋庆龄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中山学社、党史学会、宗教学会、新四军研究会、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理事等。著作有《中国近代社会史》、《辛亥革命与中国社会》、《抗日战争与中国社会》、《秘密社会与中国革命》等20余种。

  对于伊万诺夫最难以忘记的是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暨苏联远东军区88教导旅。

图片 2

  1944年后,增加一个自动步枪营和一个八二迫击炮连。每营两个连,每连3个排;每营装备重机枪6挺,每连装备轻机枪9挺,每排装备冲锋枪15挺。旅、营设司令部,旅、营、连军官正职由抗联干部担任,副职由苏军军官担任,正排长以上者按苏军军官标准发薪金。

周保中

  姜信泰(后改名为姜健)第二营大尉营政治委员

10 日中共东北委员会在野营召开战斗动员大会, 周保中作动员报告,
动员全旅配合苏军作战,消灭日本关东军, 争取抗日战争最后胜利。次日,
周保中决定率部从富锦登陆, 进占佳木斯。正在整装待发之际,
接到斯大林的电报 : “东北是你们中国人民的东北,
苏联红军的任务是解放东北, 建设东北的任务是你们的。待命。 ”

  1993年伊万诺夫从俄联邦国防部退休,随后投入到俄中友好协会,俄罗斯老战士协会和莫斯科老战士协会的相关社会活动中,任俄中友好协会第一副会长,俄罗斯老战士协会副主席等职,同时还担任了老战士协会附属的苏联对日作战老战士团队队长。

6 月 “抗联” 教导旅在普尔卡耶夫大将的帮助下, 制定了反攻东北的五条方针。7
月末中共东北党委会实行改组, 原有人员一分为二, 一部分反攻朝鲜,
一部分反攻中国东北。新的中共东北党委由周保中任书记, 李兆麟、 冯仲云、
卢冬生、 姜信泰、 金光侠、 王效明、 彭施鲁、 王明贵、 王一知等
12人为委员。8 月 8 日苏联政府对日宣战。8 月 9 日、 10
日教导旅部分官兵编入苏联远东第一方面军的空降敌后战斗队,
空降至牡丹江西北的海林与林口地区, 执行先遣任务。

  野营部队的后勤供应由苏军负责,军装多用苏军替换下来的棉衣、军大衣,少量的皮大衣和毡靴、棉皮鞋等旧衣物作为补充。伙食供应较好,每名战士每天1公斤面包,还有少量的菜,食用油和肉类。

1943 年4 月20 日季米特洛夫在日记上记载 : “普利舍夫斯基、
远东方面军政治部七处和外贝加尔军区一些领导人来我处。就有关在中国、
朝鲜以及其他部队中开展工作和准备在日本对苏联作战时在日军开展工作事向我咨询。他们还要求我们的人去做这项工作。
”这里可以看出共产国际际与苏联的微妙关系。在 1943 年共产国际解散之前,
中共在共产国际一直驻有代表团。共产国际若想帮助 “抗联”
直接与中共取得联系应该不是难事。但问题是苏联有意将“抗联”
作为自己独自指挥的武装力量, 所以想方设法对此进行拖延、
封锁。因此直到日本投降 , “抗联”
与中共中央一直没能直接取得联系。当然苏联领导人并没有否认或忽视党组织在军队中的重要作用,
在苏共无法直接领导独立旅的情况下, 只好请共产国际出面进行领导。

  东北抗日联军北野营1940年冬建立12月18日进入苏境的抗联第二路军总部警卫旅、二支队及抗联三路军一部党的干部召开联席会议。决定保留各路军编制,按实到人数混合组成连、排。

图片 3

图片 4
资料图:原苏联红军远东军区第88旅暨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教官伊万诺维奇

图片 5

  金策第三营大尉营政治委员

图片 6
资料图:原苏联红军远东军区第88旅暨中国东北抗日联军教官伊万诺维奇

  1940年12月20日,周保中写信向苏方声明:“今后,游击运动的一切必须由东北党组织决定。

  军事训练按照苏军的条令进行。

  8月1日,在苏联远东的费士克营地,东北抗日联军700多名指战员身着苏联军服佩带苏军军衔,整编成为苏联远东军区第88独立步兵旅。上午苏联远东军司令员阿巴那申克大将在A营检阅了部队,他庄重宣布:“授予抗联教导旅以苏联远东红旗军第88独立步兵旅的苏军番号,对外代号8461部队。”同时宣布了军官任职命令: 

  许亨植第三营大尉营长(未到任由王明贵上尉继任)

  全旅编为4个步兵营,1个无线电连,1个迫击炮连,1个教导连。

  德勒少校副旅长兼后勤部长

  柴世荣第四营大尉营长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