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从小饭馆跑堂到陕西一号人物: 杨虎城的崛起路

杨虎城(1893年11月26日-1949年9月6日)着名抗日爱国将领。原名忠祥,号虎臣,后改为虎城。陕西蒲城人。1908年杨虎城在家乡组织以打富济贫为宗旨的中秋会。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杨虎城率会众参加陕西民军与清军作战。1912年杨虎城投身于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运动。1915年杨虎城率众参加陕西护国军,在华县、华阴等地截击袁世凯军。次年杨虎城所部被编为陕西陆军第3混成团第1营,任营长。1917年杨虎城参加护法战争,先后任陕西靖国军左翼军支队司令和第3路司令。1922年杨虎城拒绝直系军阀收编,被迫率部由武功退入陕北。1924年,杨虎城加入国民党,拥护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1924年北京政变后,杨虎城任陕北国民军前敌总指挥,杨虎城先后率部击败镇嵩军和陕西督办吴新田部。杨虎城遂任国民军第3军第3师师长,聘共产党员在其举办的三民军官学校和所属部队任职。1926年,杨虎城与国民军第2军李虎臣等部联合坚守西安孤城达8个月之久,以不足1万兵力抗击7万镇嵩军,从战略上策应了北伐战争。1927年初杨虎城就任国民军联军第10路军司令,旋改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10军军长,率部东出潼关会攻河南。后杨虎城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21师师长。“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杨虎城拒绝在所部“清党”。1928年11月杨虎城就任第二集团军暂编第21师师长。次年蒋介石与冯玉祥关系濒于破裂,杨虎城率部附蒋,任新编第14师师长,驻防河南。杨虎城先后参加蒋冯战争和蒋唐之战。1930年蒋冯阎战争中,杨虎城相继任蒋军第7军军长、第17路军总指挥,率部攻击冯军。同年10月杨虎城兼任陕西省政府主席。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杨虎城反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积极主张抗日。次年1月杨虎城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1933年杨虎城曾请缨抗日,遭冷遇。同年6月,杨虎城所部与川北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达成互不侵犯默契。1935年杨虎城任陕西绥靖公署主任,奉令调兵在陕南阻截红25军,遭到痛击。同年4月杨虎城被授为陆军二级上将。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影响下,杨虎城逐渐倾向联共抗日,反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并与东北军张学良消除隔阂,从而在抗日救国的基础上在西北形成红军、东北军、第17路军三方合作的局面。1936年12月杨虎城趁蒋介石亲临西安督逼东北军和第17路军“剿共”时,在与张学良多次向蒋进谏无效后,于12日同张发动兵谏,扣留蒋介石,并以八项抗日救国主张通电全国。经中共中央派周恩来等参与谈判,与蒋达成停止内战、共同抗日的六项协议。由此为蒋所忌恨。1937年1月杨虎城被南京国民党政府撤职留任。6月被迫出国“考察”,游历美、英、法、德等国,宣传抗日主张。“七七”卢沟桥抗战爆发后,杨虎城多次向蒋介石发电,要求回国抗日,遭拒绝。1937年11月底杨虎城由法国回到香港,准备参加抗日工作。随后被诱至南昌囚禁。在此以后的12年中杨虎城一直被监禁,先后关押于湘、黔、川等地。1949年9月国民党兵败溃逃时,杨虎城被蒋介石下令杀害于四川重庆戴公祠。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在日本帝国主义一步步侵略中国,中华民族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关键时刻,毅然决然地发动了西安事变,实行“兵谏”,逼蒋抗日,从而实现了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救国主张。西安事变后,1937年4月,杨虎城将军被迫辞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及第17路军总指挥职务。1937年6月,蒋介石令其“出洋考察”。从此,第17路军走上了一条被蒋介石逐步削弱、肢解、消灭的道路。
大分裂
杨虎城率领的第17路军,西安事变前,共有两个军,即第38军和第7军,军长分别是孙蔚如、冯钦哉,辖两个整编师第17师和第42师,三个警备旅,再加上直属部队,总计28个团,6万余人。从西安事变开始到杨虎城离开西安出国为止,第17路军在蒋介石分化收买之下发生了大的分裂。首先是第7军军长兼第42师师长冯钦哉等一些右派军官,率部投蒋(后被蒋介石扩编为第27路军,下辖第42师、第169师,师长分别是柳彦彪和武士敏),接着警备第一旅王俊部、警备第二旅沈玺亭和唐得楹两个团(后被编为独立第19旅,但不久后就被撤销番号,部队分散编入其他师)、第17师49旅旅长王劲哉部先后投向南京,计有14个团,2万余人。第17路军所余不到4万人,编为陆军第38军,孙蔚如任军长,辖两个整编师17师和177师,两个警备旅,两个直属团――教导团和骑兵团,第17路军的番号也相应被撤销。

图片 1

杨虎城与张学良联手发动兵变,扣押了到西安督战围剿红军的蒋介石。张、杨二人联名通电全国,称“东北沦亡,时逾五载。国权凌夷,疆土日蹙,淞沪协定屈辱于前,塘沽何梅协定继之于后,凡属国人,无不痛心”,但是“蒋委员长介公受群小包围,弃绝民众,误国咎深”,于是“学良等多年袍泽,不忍坐视,因对介公为最后之诤谏”。

西安事变的消息传开,勾起民众对“杨虎城”这个名字的印象。整整10年前,同样在西安,正是杨虎城等人死守古城八个月,第一次扬名全国。杨虎城对此颇为自负,西安事变4天后,他和张学良在市民大会上演讲时,还不忘要求与会者对开会地点——为纪念西安守城战而设立的革命公园——“加以特别注意”。

杨虎城这个土生土长的陕西冷娃,如何成为雄踞一省的军政大员,又与少帅张学良携手发动西安事变?其间的故事并不简单。

“功满三秦,怨满三秦”

1911年12月16日午后,陕西长武县郊的一道土坝上,战斗刚刚结束。战场上尸横遍野,伤兵呼号之声不绝于耳,冷热兵器和旗帜散落一地。取得胜利的骑兵用战败者的尸体填平了坝上横沟,策马呼啸而去。坝下沟边,一些带伤挂彩的汉子相互扶持逃离战场。

这是辛亥革命陕西冉店桥之役的最后一幕。从甘肃增援而来的清军骑兵,在此击溃了会党武装“秦陇复汉军向字营”。这一营在战斗中阵亡大半,只有少数人突围幸存,18岁的杨虎城是其中之一。

一个月前,杨虎城还在故乡陕西蒲城县孙镇的小饭馆当跑堂。他的家庭与号召反清反满的会党组织“哥老会”关系密切,父亲、叔叔都因为参加哥老会活动被清廷处决。辛亥革命爆发后,陕西新军在西安暴动,各地哥老会众蜂起响应,拉起武装与清军战斗。杨虎城本人早已加入哥老会,也怀着家恨投身其中,在冉店桥差点丢了性命也没有放弃。

民国肇建,各路武装遣散,杨虎城回乡继续当饭馆跑堂。但战斗经历提升了他的会党声望,拓展了他的见识,也点燃了他的野心。1914年,杨虎城聚众打死了一名到村里收租的地主,带领几十名会党弟兄自立山头,成为浪迹关中的“刀客”。杨虎城从袭击军警、打劫税款,到受土豪雇佣剿灭土匪,再到被收编为正规军营长,几乎把当年张作霖在东北起家的经历重演一遍。

杨虎城与张作霖最大的区别在于其“哥老会——同盟会”背景。哥老会与同盟会及其后身国民党关系极深。辛亥革命时陕西新军暴动,正是同盟会和哥老会共同组织。杨虎城当时投奔的向字营,则是哥老会龙头大爷向紫山一手创立。1916年收编杨虎城团伙的军队,也非陕西督军麾下的北洋政府军,而是讨伐袁世凯的护国军,其骨干将领郭坚、耿直、胡景翼都兼具同盟会背景和哥老会色彩。

1910年代到1920年代,孙中山与北洋军阀斗争不断,在陕西体现为以同盟会元老于右任为首的“靖国军”同各路北洋军的战争。在军界毫无根基的后起之秀杨虎城,无论从大义出发还是从利益考虑,追随于右任都是最实际的选择。受其影响,杨虎城所部会党色彩日渐淡薄,而“革命”色彩日增,杨虎城与部下的关系也从满口弟兄转化为革命同志。

陕西连年战乱,农民流离失所,纷纷投军求生。杨虎城所部虽然屡战屡败,艰苦维持,队伍却不无扩张。1923年,于右任出走广东、靖国军宣告失败时,杨虎城已经拥有三千之众。虽然大旗已倒,但“同盟会——哥老会”体系继续为杨虎城提供了生存空间。他把部队撤到陕北榆林,寄身于老同盟会员兼哥老会龙头大爷、陕北镇守使井岳秀麾下。

杨虎城没有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他的部队也难以吸引多少军官学校学生投奔,于是孙蔚如、赵寿山这些只受过基本军事教育的陕西陆军测量学校毕业生,都成为极受重用的骨干。停留陕北的两年间,杨虎城一心训练部队,并开办教导队培训干部,储备力量,等待着大展宏图的一天。

1925年10月,北洋军将领冯玉祥、孙岳和陕军将领胡景翼共同发动“北京政变”,推翻曹锟政府,组织起“国民军”。井岳秀宣布加入其中,以杨虎城为前敌总指挥,与驻陕北洋军开战。1926年3月,国民军在河南遭吴佩孚所部直军击败;4月,国民军在吴佩孚与张作霖所部奉军联合进攻下放弃北京,向绥远撤退,冯玉祥离队前往苏联。在陕西,属于吴佩孚一方的刘镇华所部镇嵩军,也将国民二军第10师师长李虎臣等部包围在了西安。

当时,杨虎城率部驻在三原,名义是国民三军第3师师长。他分析时局,认为刘镇华兵力充沛、声势浩大,留陕国民军只有团结一致与之对抗才有生路,于是决心到西安与李虎臣共同抗敌。1926年4月16日,杨虎城率部冲入西安城内。为团结并号召陕西军人与河南来的镇嵩军对抗,他们放弃国民军名义,打起陕军旗号,以李虎臣为总指挥、杨虎城为副总指挥,共同指挥城防。

杨虎城明白,站队只能保全性命,冒险才能博取未来,这是他从军以来第一次用全部身家赌前途,局面之艰难超出想象。攻防战前期,刘镇华多次以火炮轰城,西安繁华街市化为瓦砾。后期,刘镇华改攻城为围困,城内粮食短缺,驴、骡、猫、狗为之一空,街上叫卖的食物只剩下糠与油渣、皮带、皮鞋底熬的汤做成的大饼,也要一吊钱一块。10月间下了一场大雪,一天之后,警察局便收尸一千余具。

漫长的战事变成了折磨,两位总指挥都开始怀疑守城的意义。李虎臣曾问杨虎城:“对点子(陕西方言称呼同名或者姓名相近者),你和我说实话,守西安究竟有什么价值?”杨虎城搬出他从于右任那里学来的理论,回答:“我们守西安为的是缩短世界革命的时间。”这话气得李虎臣大喊:“你不要给我上洋条子,我不懂!”

杨虎城说的倒不算错。在苏联的支持下,国民革命军于1926年7月9日在广州誓师,发动北伐。同年9月17日,从苏联回到绥远的冯玉祥率部在五原誓师,宣布加入国民革命军,取道甘肃攻入陕西。经过一个多月的激战,刘镇华的镇嵩军溃退,西安于11月27日解围。李虎臣、杨虎城霎时间成为闻名全国的国民革命英雄,苦难的意义得到了正面评价。

这场为期225天的攻防战造成5万余人死亡,仅西安城东北角的“革命公园”便收殓了3000多具无名尸骨。杨虎城明白自己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为守城死难者举行公祭时,他致送的挽联是十六个大字:生也千古,死也千古;功满三秦,怨满三秦。

图片 2

坚持与冯玉祥作对,终成一方诸侯

西安事变后,杨虎城被报刊称为“西北军领袖”,与“东北军领袖”张学良并肩而立。回顾历史,杨虎城并不能算是冯玉祥西北军的一员。国民军时代,杨虎城隶属于孙岳的国民三军,而非冯玉祥直属的国民一军,只不过在西安解围之后一度列入冯玉祥第2集团军的战斗序列而已。

相反,杨虎城正是靠着与冯玉祥作对,打击西北军及其盟友,才能在西安守城战之后三年多,从拥兵数千人的一介师长崛起成为雄踞陕西的一方诸侯。无怪乎冯玉祥在失势后写作回忆录《我的生活》,对西安解围大书特书,却对守城的杨虎城没有几句好话。

杨虎城反冯玉祥的一系列行动中,第一步就是脱离冯玉祥集团。西安解围后,冯玉祥将李虎臣部留在陕西,将杨虎城部带出关中参加北伐。李、杨两人对冯玉祥歧视杂牌部队、时刻试图吞并的态度深感恐惧,不约而同开始反冯行动。

李虎臣和岳维峻等陕西将领以反对第2集团军横征暴敛为由,举起“陕人治陕”大旗,结果遭到冯玉祥留陕部将宋哲元、刘郁芬的个个击破,大批陕军将领死难,李虎臣逃亡上海避难。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