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这个事件的,是刘胜墓中出土的鎏金银蟠龙纹青铜壶(简称蟠龙纹壶)(图14)。它通体鎏金银,腹部盘绕四条独首双身的金龙,间缀金色卷云纹。整个壶身金银交错,光彩夺目。壶内壁髹朱漆。壶底有铭文:“楚,大官,糟,容一石,并重二钧八斤十两,第一”。从铭文看,此壶原来属于楚王,由主膳食的“大官”用来盛酒的。而楚王刘戊直接参与了“七国叛乱”,失败后丧命,家财均被朝廷没收,包括这件蟠龙纹壶。后来皇帝把它转赠给中山王刘胜。前面提到的长信宫灯,下部灯座外侧也有一行铭文:“阳信家,并重二钧十二斤,七年,第一。”其实灯上还有5处刻有“阳信家”字样。这说明它的第一位主人并不是长信宫中的窦太后,而是“阳信家”。据查,“阳信”是指阳信夷侯刘揭。始封于汉文帝前元元年(公元前179年),在位14年死。其子刘中意嗣位,在位14年,于汉景帝前元六年(公元前151年)“有罪国除”。因此,蟠龙纹壶与长信宫灯,都见证了西汉时期剪除诸侯王,强化中央集权制,实现天下大治的这一重要历史进程。

回答:

海昏侯刘贺没有资格穿上皇帝赏赐的金缕玉衣。不过,在他的主棺中出土了一领完整的包金丝缕琉璃席(图21)。包金丝缕,是指在丝线外面包一层金箔;而琉璃,也属于玉石的一种,在当时比黄金还贵重。整个琉璃席长约1.8米、宽约0.45米,由包金丝缕将384片长方形的琉璃片缀合起来,席子的周边还包裹着色彩斑斓的云母。出土时尽管琉璃已经钙化,失去了原有的光泽,但整领席子排列平整、纵横有序、云母泛亮、金光点缀。这是迄今世界上最豪华、最贵重的卧席,堪与金缕玉衣媲美,充分反映着刘贺当时的财富和地位。

问题:刘贺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酢金,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图片 1

说明已经被政权抛弃的刘贺,还梦想着回到汉朝权力的中心。


图片 2

再讲我的观点:海昏侯刘贺的墓中,出土大量的酎金,

图片 3

刘贺的人生,用现代的话语描述,就是“一把好牌被打烂了”!

海昏侯刘贺毫无疑问是口含金钥匙出生的人,他的父亲昌邑王刘髆是汉武帝刘彻最喜欢的一个儿子,可惜他的命不好,比汉武帝早死一年,刘贺继承了昌邑王的王位。汉武帝死掉之后,汉昭帝即位,霍光辅政,大权独揽。汉昭帝驾崩之后,霍光为了继续独揽大权,抛弃了众望所归的广陵王刘胥,选择了19岁的昌邑王刘贺,霍光认为阻挡住有政治经验的刘胥,扶持年轻的刘贺就能够继续把持政治大权,但是刘贺的所作所为,让霍光大失所望。图片 4

首先,刘贺刚上任,便大力培植自己的势力。

他把担任昌邑王期间地方上的两百多名地方官员带到长安,大力提拔。

其次私自拜祭自己的亲生父亲,自称嗣子皇帝。

这就等于断绝了和当朝皇后的名义上的母子关系;

更让霍光恼火的是,刘贺还想限制霍光的调兵权力。

这一切证明,刘贺并不是霍光可以轻松掌握的人,他不愿意做一个傀儡皇帝,他要真正掌握实权。可惜他的根基实在太浅,在刘贺当了27天的皇帝之后,被大将军霍光废除,史称汉废帝,刘贺当了十年的庶民之后又被封为海昏侯,这个时候,皇帝已经变成汉宣帝。

图片 5

但是汉宣帝在封刘贺为海昏侯的时候,明令刘贺不得行宗庙朝聘之礼,剥夺了刘贺这个海昏侯每年中秋去长安祭拜高祖进贡酎金的资格。汉朝的制度,王侯一级的官员,每年中秋要按照分地的人口数量,向朝廷进贡黄金,每千户人口进贡四两黄金,这既是朝廷的规矩,也是王侯的政治待遇,这种进贡的黄金就叫做酎金。在海昏侯墓出土的众多木牍中,有一片木牍就是海昏侯上书皇帝陛下的。大概的内容就是刘贺希望派遣使臣参加中秋节祭拜祖先的大礼,实际上说白了就是刘贺想和皇帝套近乎,想获得政治权利,只可惜汉宣帝对这个曾经做过皇帝的海昏侯,始终存在戒心,所以刘贺一直未能如愿,而他希望献给皇帝的酎金也没有机会奉献上去。图片 6

而海昏侯墓出土的黄金之多,更是创下了汉墓之最。据统计,各类金器多达478件,包括金饼、马蹄金、麟趾金、金版等(图10)。据《汉书·
武帝纪》记载,西汉太始二年(公元前95年)汉武帝发布诏书:“有司议曰,往者朕郊见上帝,西登陇首,获白麟以馈宗庙,渥洼水出天马,泰山见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为麟趾马蹄以协瑞焉。”于是,汉武帝命人铸造麟趾、马蹄形的黄金以应祥瑞,并用来颁赐给诸侯王。海昏侯墓出土的马蹄金和麟趾金,器型完整,造型精美,周边饰有麦穗纹、水波纹等不同纹样,还镶嵌着贵重的琉璃,显然是来自皇帝的赏赐。

先纠正一下问题中的错误,不是“酢金”,是“酎金“。图片 7

在海昏侯墓出土的金饼中,有几枚留有墨书的痕迹,经过拼凑识读判断,上面写着“南藩海昏侯贺元康三年酎(zhòu,音昼)金一斤”(图11)。这就说明,海昏侯墓中的金饼,完全是按照酎金的规格制作的。

图片 8

汉代的同姓王都是皇帝的手足兄弟和至爱子孙,他们受到皇帝的格外关照和恩宠是理所当然的。史书记载,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中山王刘胜与代王刘登、长沙王刘发、济川王刘明到长安朝见汉武帝。汉武帝高兴地宴请各路诸侯王。酒席宴上,乐舞助兴,“胜闻乐声而泣”。当汉武帝寻问原因时,刘胜声泪俱下,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地陈述了朝廷中的群臣用各种不实之词和谎言,污蔑、诋毁诸侯王,图谋分离与皇帝的宗室之情。他引经据典,体物言志,言辞婉转,语惊四座,恳请皇帝看在骨肉至亲的份上,莫听谗言,厚待各路诸侯王。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闻乐对》。汉武帝并没有责罚他,“乃厚诸侯之礼,省有司所奏诸侯事,加亲亲之恩焉。”(见《汉书·
景十三王传》)也就是说,汉武帝不仅以礼厚待这些诸侯王,而且取消了让群臣监视诸侯王的某些做法,给他们以更多的精神自由。这说明,西汉时期诸侯王在皇帝面前还是敢于表达自己意见的。

所以说在刘贺墓中发现的酎金,证明刘贺虽然被流放在外地,依然梦想着回到汉朝的政治权力中心。而这个梦想,至死未能如愿。只能长眠墓中。

回答:

刘贺墓中因为基本没有受到盗掘,从而陪葬物品保存的较为完好。出土的就有大量铜钱、玉器、漆器、黄金制品等各类物件,其中为数众多的酎金令人印象深刻。为什么刘贺墓中会有如此之多的酎金?这反映了什么历史问题?要厘清这个问题,得对西汉的酎金有一个基本了解。

图片 9

酎金的“酎”,原本是一种酒的名称。西汉朝廷每年于“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曰酎。酎之言纯也”。由此引申,酎金即成色很纯的黄金。西汉初期并没有酎金一说,到了武帝时,“因八月尝酎,会诸侯庙中,出金助祭,所谓酎金也”。

图片 10

汉武帝规定“诸侯、王岁以户口酎黄金于汉庙,皇帝临受献金”,可见所谓酎金是汉武帝摊派给诸侯王和列侯的一项任务。有不交或贡献的金子成色不足者,就会遭到严厉的惩罚。

图片 11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这项任务给各位诸侯王和列侯带了了沉重的负担,甚至很大的风险,但这也是一种权利。因为并不是任何王侯都有资格到宗庙向皇帝贡献黄金。只有那些能参与宗庙祭祀的刘氏子孙,才有资格向武帝进贡酎金。

图片 12

饶有意思的是,刘贺在被废黜帝位时,就被剥夺了这种资格。由于刘贺不得“奉宗庙朝聘之礼”,这就取消了他赴宗庙祭拜祖先的身份,也就无须向汉家天子缴纳酎金。刘贺被封为海昏侯后,封地是在僻远的豫章郡,要西入长安贡献酎金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加之刘贺受封海昏侯时已经患了严重的痿病,腿脚很不灵便,西入长安更是艰苦。在这样的情境下,刘贺依然准备了丰厚的酎金,这表明刘贺在南迁豫章郡后,依然幻想着能够重新获得刘氏子孙的身份,参与宗庙祭祀。

回答:

说到海昏侯刘贺,这个西汉的土豪,从他的墓中出土了整个汉代墓葬最多的随葬黄金,自己大量精美的青铜器、玉器,这在目前发现的汉代墓葬中也是绝无仅有的。由此可见,刘贺在当时也可以算富可敌国的,但是刘贺却没有招兵买马,也算是一个老实人。
图片 13
图片 14

从刘贺墓中出土的八十多公斤金板、金饼、马蹄金、麟趾金被称为“酢金”,和“酢酒”一样是用来进贡王室祭祀祖先的祭品。所谓“酢金”,起源于西周王室祭祀祖先的苞茅和“胙肉”,因为当时大量使用青铜礼器,并不用黄金来祭祀,所以周朝并没有“酢金”。汉代开始使用黄金来作为各郡国的税收,才会出现各郡国制作“酢金”来作为进贡品以充税收。
图片 15

汉代把黄金和青铜共称为“金”,而“金”最初是被用来特指青铜,在战国后期在强调黄金时才用“赤金”专指黄金。正是这样的称谓,才让后世人们误以为汉代和先秦时期黄金很多,因为当时的文献动不动六记载“赏金几万斤”,听起来难免会让我们浮想联翩。
图片 16

而事实上,汉代虽然也跟中亚有一定贸易往来但由于丝绸之路并不畅通,一个张骞为了打通连接新疆的道路就历经千辛万苦,还被匈奴抓了两次,所以中亚的黄金很难进入中原。刘贺这么富有也只攒了不到一百公斤黄金,这在当时一个做了几十天皇帝就被霍光废了的诸侯也是不容易的。
图片 17

至于为啥刘贺被人冤枉了两千年,说他昏庸无度,不思进取,一天能干四十多件坏事,我想这只是汉朝的政治需要。就从他仅有的一句辩词:“天子有真臣七人,虽无道而不失天下”就能看得出来,刘贺只不过是一场政治争斗的牺牲品而已,谁对谁错,留待后人评说。
图片 18

不管刘贺是不是好人,但从他给我们留下的大量的绝世珍品,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人。目前西汉的金饼、马蹄金等出土极少,民间几乎不见有真品传世(抑或有盗墓者走私到国外),如果有真品出现在大拍上,成交价定然不菲。
图片 19&西汉金饼,253克,2003年拍卖成交价115000元。

回答:

那个字念“酎”,合起来为“酎金”。

《后汉书·礼仪志》“八月饮酎,上陵,礼亦如之”条下,注释:

丁孚《汉仪》曰:酎金律,文帝所加,以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酎酒。因合诸侯助祭贡金。

汉律《金布令》曰:皇帝宅宿,亲率群臣承祠宗庙,群臣宜分奉请。诸侯、列侯各以民口数,率千口奉金四两,奇不满千口至五百口亦四两,皆会酎,少府受。

啥意思呢?

就是汉文帝新制之法,正月初一开始酿酒,八月时候成酒,名叫“酎酒”,这个是用于宗庙祭祀的祭品,要求诸侯参与祭祀,并上供黄金。

所以,这个制度并不是汉武帝时候开始的,而是文帝的首创。

具体怎么做呢?就是诸侯王和列侯,按照自己封地的人口数,每1000口人,就要上供黄金四两,多于500口少于1000口的,也要交四两黄金,由少府接纳。

《汉书·食货志》记载:

黄金重一斤,直钱万。

一斤为十六两,则四两黄金为2500钱,则1口需交2.5钱,以市价来看,张家山汉墓竹简《算数书》记载:

金贾价两三百一十五钱。

4两也就是1260钱,平均1口需交1.26钱。

所以,拥有酎金,本身不是个财产问题,本质是封地人口的问题,也是政治地位的问题。

海昏侯刘贺最初是昌邑王爵位,在担当诸侯王时,他是需要上供酎金的,等到他元平元年(前74年)被霍光立为皇帝,二十七天后被废,归昌邑国后,没名没分的受封2000户的汤沐邑,并将他父亲昌邑王刘髆家财全转交给他,此后,很明显他一直被封闭在旧王宫过着幽居的生活,自然也就不可能朝天子,献酎金。

直到11年后的元康三年(前63年),汉宣帝才封他为海昏侯,食邑4000户,但是也规定他不得奉宗庙及入朝朝见天子。

海昏侯墓中出土的墨书金饼上就写道:

“南海海昏侯臣贺……元康(汉宣帝年号)三年,酎金一斤。”

这该送少府的金饼只能留在墓中,总共是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马蹄金和麟趾金不论,金饼一枚为汉制1斤,也就是285斤。

刘贺自元平元年(前74年)被废,以每户5口算,则2000户为10000口,自此至元康三年(前63年),共11年,则应缴酎金为440两,即27.5斤黄金。

元康三年(前63年)开始,封为4000户,则约为20000口,神爵三年(前59年)去世,共4年,则应缴纳酎金为320两,即20斤黄金。

加起来就是47.5斤黄金,连墓中的金饼零头都不够,所以,金饼本身应该还包括了海昏侯刘贺从其父手中继承的财富。

而上述计算也可以很清晰地知道,所谓的海昏侯墓中的黄金均为礼仪用途的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他所拥有的这些黄金和金板,本身就有流通的价值。

也是当时政府所认可的上币,这一点,在《二年律令·金布律》中早有记述。

所以,这些考古发现从侧面上展示了西汉中期仍有大量黄金在流通的事实,而并非某些人继承前人俗论所说的,“金”=“黄铜”的错误说法。

而以斤为单位称量金饼,是一个延续多年的惯例,《南史·武陵王纪传》记载:

黄金一斤为饼,百饼为簉,至有百簉。银五倍之。

这一切都说明,原本我们对于汉代黄金货币化的理解可能是错误的。

回答:

还是那句话,不要过度解读考古发现。

酎金,是汉时诸侯于宗庙祭祀时随同酎酒所献的黄金。白话说,是被封为诸侯王的领主,向朝廷交的贡品,专项用于祭祀刘邦等祖宗。图片 20

需要说的是,汉代厚葬成风,导致后来汉墓成为盗墓的主要目标。两千年来,早已十墓九空。对于盗墓者来讲,黄金白银这类东西是最好的,可以重新熔铸。古时候没有文物的概念,也没有成熟的交易市场,所以其他古物的价值并不是今天的视角。图片 21

刘贺,汉武帝的孙子,昌邑王刘髆的儿子。爹比爷爷死的还早,于是五岁就承袭了昌邑王的爵位。没想到小叔叔汉召帝寿命太短,又没有儿子。于是一个大馅饼砸在了头上。经霍光等大臣研究,以刘贺继承皇帝位。但刘贺应该是没有认清形势,只当了二十七天,就被霍光以外孙女皇太后的名义将他给废了。另选刘弗陵为帝,即汉宣帝。刘贺被遣送回原封地,失去了皇位,原来的王爷也没了,只是领着一些工资,实际被监视居住。多年后,大侄子汉宣帝想起了他(其实应该一直没忘),封个候吧,到海昏那里去上任,于是到了江西南昌当时的荒凉之地。据说过得还是挺快乐的,偶尔发几句牢骚。死后,埋了。其实两千年来大家几户都把他忘了,直到他的墓被挖出来,那些各样的金子吸引了社会的目光……图片 22

于是有人开始认真分析了,从出土的一些文化用品,认为刘贺是知识青年,并非不学无术。从这些酎金,认为是一直想重新回到朝廷等等。

史书上对于刘贺的记载并不丰富,且已经两千年了。我们不可能凭借这些并不确认100%客观的文字,来臆断他的人生和思考。不必夸大,不必贬低。

酎金没上交,陪葬了。即是妻儿们的主张,朝廷上也不反对。刘贺作为特殊人物,他的后事不会那么私密,地方官员一定是参与及监控的,这才是常理。酎金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家有钱……

回答:

首先,要纠正一下题主的错误,题主所谓的酢金应该是指酎金吧,写成酢金应该是笔误!

酎金,什么是酎金呢?根据现有史料,酎金是汉代诸侯于宗庙祭祀时随同酎酒所献的黄金。酎是一种自一月至八月分三次追加原料﹐反复酿成的优质酒。汉文帝时规定﹐每年八月在首都长安祭高祖庙献酎饮酎时﹐诸侯王和列侯都要按封国人口数献黄金助祭﹐每千口俸金四两﹐余数超过五百口的也是四两﹐由少府验收。酎金之制即由此产生。
图片 23到目前为止,海昏侯刘贺墓已经出土金饼285枚、马蹄金48枚、麟趾金25枚。另外,在棺椁里还发现了20块金板。这是迄今我国汉墓考古发现金器数量最多、种类最全的一次。这些麟趾金重量在76.12克到83.36克,马蹄金重量则基本在237.66克到246.29克,它们都是身份的象征,并非流通货币。刘贺墓出土的黄金不是用于流通领域的黄金银两,而是酎金,且这些金子的成色和纯度也是非常高的,可以说绝对是足金。

我们再来看看刘贺其人。刘贺(公元前93/92年—公元前59年),汉武帝刘彻之孙,昌邑哀王刘髆之子,生于昌邑(山东省菏泽市巨野县),西汉第九位皇帝(公元前74年7月18日——8月14日在位),也是西汉历史上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刘贺本是武帝刘彻的孙子、第二位昌邑王,昭帝驾崩后被霍光拥立为帝,在位仅仅27天即被霍光宣布为“荒淫无度,不保社稷”而废,仍回故地做昌邑王,后又废为海昏侯,四年后去世,史称“汉废帝”。

回归题目,刘贺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酎金,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我认为,刘贺墓中出土的这些酎金,说明刘贺虽然被废帝,但其废帝后依然继承了其父的所有财产,昌邑王家的财产依然是归属于他,尽管他后来去了海昏国做海昏侯,但他皇亲的身份依然被认可和准许,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酎金。

回答:

陕西历史博物馆里也有,名曰“金饼”或饼金。西汉年代。非流通货币,用于馈赠和赏赐。

图片 24

回答:

作为一个被废的皇帝,估计刘贺内心是煎熬和复杂的。酎金是汉时诸侯于宗庙祭祀时随同酎酒所献的黄金。在汉武帝时代,“酎金夺爵”成为汉武帝采取的一项打击王侯势力的措施。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汉武帝以诸侯王所献助祭的”酎金”成色不好或斤两不足为借口而夺爵,被夺爵者达106人,占当时列侯的半数。通过这些措施,进一步加强了中央集权,基本上结束了汉初以来诸侯王割据的局面。

刘贺当然知道酎金的重要性,作为王权斗争的牺牲品,他已经没有再次登鼎的可能,他能想到的只有维持现状,不给打压者留话柄。所以刘贺墓中出土了大量的酢金,只能说刘贺把封地的财富收集后以酢金形式留给子孙以备在宗庙祭祀时使用,当然少部分被后代埋在墓地里。实际上历史书都是胜利者写的,不管是秦皇汉武,还是霍光刘贺,百年之后,也不过一杯黄沙,只留下历史的循环和无奈。

回答:

境遇不同,想法也就不同,这一点对汉废帝刘贺而言再合适不过了,别人惧怕的不想要的,正是刘贺梦寐以求的。酎金是汉朝祭祀宗庙时,由诸侯奉献的进贡,也是诸侯、皇室得到认可的身份证明。

汉废帝刘贺原本是汉武帝之子昌邑哀王刘髆的儿子,因汉昭帝无子,在大将军霍光等人的建议下刘贺进京被立为皇帝,可惜在皇帝位置上,刘贺不好好干短短27天就做了上千件不法之事,最终又被霍光等人废黜。废黜之后刘贺就开始自己颠沛流离的生活。图片 25

公元前63年,侍中卫尉金安上上书言:“贺,天之所弃,陛下至仁,复封为列侯。贺嚚顽放废之人,不宜得奉宗庙朝聘之礼。”即剥夺了刘贺祭祀宗庙的权利,也就剥夺了他向宗庙进献酎金的资格,但刘贺还是不死心,每年照旧制作酎金,以期望汉宣帝有一天会同意他进献的资格,认同他皇室子孙的身份,可惜一直到他去世,他都没有获得认可,既然生前不能进献酎金,那就带到地下向先祖进献。

后来随着刘贺墓被发掘,生前不能进献的酎金也就呈现在我们眼前。

回答:

西汉时期黄金并不是流通货币,这么大量的黄金一般都是通过皇帝赏赐以及一些其他渠道进入贵族家里的,海昏侯之所以拥有大量的黄金,很有可能是其祖辈受历代皇帝赏赐所积累下的。汉武帝时期开始实行酎金制度,意思是贵族需要在祭祀时向中央上缴一定数量的黄金,如果数量不够或纯度不够,就会被剥夺部分封地,海昏侯被废后,一直准备着数量巨大的酎金,但汉宣帝一直没有同意他上贡,也就是不承认他的宗室地位,所以海昏侯是在政治的失意中离世的,一直到死都不甘心,索性将这些酎金带进了坟墓,给后世一个大大的惊叹❗️

图片 26

图6

图片 27

图19

二是外科手术。刘胜墓中出土了一对铜手术刀(图29),残长5.9~9.6厘米,柄弧曲似弓背,并镂雕各种纹饰。刀身逐渐减细,刃部微曲,为实用的手术刀具。与此同时,还出土了一对水晶砭石(图30),也是我国最原始的外科用具,用来刺激体表某些部位或用于放血排脓。海昏侯墓中也出土了类似书刀的铁刀、铜刀、玉刀以及玉觽(xī,音稀),均可用于外科手术。

在汉代初期的政治生态中,太后是仅次于皇帝的重要统治者,其地位和权势在某种意义上决定着国家的命运。汉高帝的吕后,曾经临朝称制,号令全国。汉文帝的窦后,在汉景帝时期一直参与朝政,直到汉武帝当政,年迈的太皇太后仍然要求刘彻以黄老之术治理国家。正是看到了母壮子幼、外戚干政的各种弊端,汉武帝在立刘弗陵为太子时,将他的母亲赵氏赐死。从此,太后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回复到比较正常的状态。

图片 28

西汉初期的外部安全,主要是北部边境匈奴的威胁。汉高祖刘邦曾经亲率汉军孤军深入,征讨入侵今山西境内的匈奴,反被匈奴40万精兵围困在白登山七日。侥幸逃脱后的刘邦认识到,刚刚建立的汉朝政权,其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都不足以在短时间内征服匈奴。于是,采纳了刘敬的建议,主动与匈奴和亲,使双方关系迅速缓和下来。之后,在汉惠帝、汉文帝、汉景帝期间同匈奴的关系上,汉朝一直奉行和亲政策,即以妥协的方式来减缓匈奴在北部边境上所造成的危害。但是匈奴并不满足,时常越过长城,入侵现今的山西、河北一带进行抢掠骚扰。据史料记载,匈奴的军队曾经攻打到中山国北边的代郡。因此,为了抵抗匈奴的入侵,各郡国都必须充实武备,随时准备打仗。这便是中山王刘胜墓中拥有大量兵器的根本原因。

原来,汉武帝在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颁布了一道“推恩令”,“令诸侯以私恩自裂地分其子弟,而汉为定制分号,辄别属汉郡。”也就是说,同姓诸侯王的子弟如果要封侯,国家不再划分封地,只能由王国主动分裂自己的土地。这样,自然就削弱了诸侯王的实力。据《史记》《汉书》中的“王子侯表”记载,从元朔二年到五年(公元前127年到前124年)刘胜之子先后封侯者有19人,中山国的封地自然就逐渐“分析弱小”了。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刘胜的这19个封侯儿子中,有12人因为献酎金的斤两成色不合规定而被免国。三国时期的刘备,即为中山王刘胜之后,他的祖上原为涿县陆城亭侯,就是因为“坐酎金失侯”(见《三国志·
先主传》)。这样,汉武帝通过“献酎金”削弱了诸侯势力,巩固和壮大了中央集权。

在中山王刘胜与海昏侯刘贺的随葬品中,都有大量的汉代铜钱。刘胜墓共出土铜钱2317枚,除1枚出土于南耳室外,余皆分别出土于象征厅堂及内室的中室和后室。中室的铜钱成堆放置,后室则以麻绳为缗,串起来放置在漆盒中。此外,在刘胜夫人窦绾墓中也出土了1891枚铜钱。总计达到4408枚之多(图5)。而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铜钱数量更是惊人,在位于北藏椁的钱库中,就堆放着超过10吨重的铜钱(图6),总数竟然达到200万枚以上,令人叹为观止!

图1

图片 29

五、从“扬帆南海”到“凿空西域”

中山王刘胜有一个儿子叫刘屈氂(máo,音矛),原为涿郡太守,后被汉武帝封为左丞相。巫蛊事件中,刘屈氂按照汉武帝的旨意,将起兵造反的戾太子镇压。第二年,汉武帝派遣李夫人的兄弟、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兵出击匈奴。李广利是刘髆的舅舅,他的女儿又嫁给了刘屈氂的儿子。出征前夕,刘屈氂为李广利送行,于公是左丞相为贰师将军出征壮行,于私是儿女亲家的送别。刘屈氂与李广利相约,共同建议汉武帝立昌邑王刘髆即刘贺的父亲为太子,以安天下。没想到汉武帝闻知此事后大怒,以“大逆不道”的罪名将左丞相刘屈氂夫妻诛杀,同时逮捕了李广利的妻子。正在与匈奴作战的贰师将军李广利闻讯后,无心恋战,投降匈奴,后来被匈奴所杀。这件事情表明,刘胜家族与刘贺家族之间有着除了血缘关系以外的政治关系。

七、从“医工治病”到“养生益寿”

刘胜墓与窦绾墓,都是依山而建,开洞建造陵寝,属于横穴崖壁墓,这在西汉诸侯王中是少见的。据说刘贺在当昌邑王时,为自己建造的墓穴也是选择在山上开洞,不过因为被废为平民,工程停止。后来到豫章郡当海昏侯,所建陵寝属于竖穴土坑墓,深达8米;其上是覆斗式封土,高达7米。

从域外而来的玉石中还有一种琉璃。中国古代把琉璃也称为流璃、瑠璧、璧流离。《汉书·
西域传》说,罽(jì,音冀)宾国“出……珠玑、珊瑚、虎魄、璧流离。”罽宾国,位于古代中亚内陆地区,大体在今阿富汗一带,矿物资源丰富。但是罽宾国与汉朝的关系一直反复无常,甚至“剽杀汉使”,所以当时不会有太多的琉璃从那里进口。大量的琉璃恐怕还是从大秦国进口。大秦是丝绸之路西端的一个大国,现在一般将其对比为罗马帝国,或罗马帝国的东方或埃及。《后汉书·
西域传》:“大秦国,一名犁鞬,以在海西,亦云海西国。……其人民皆长大平正,有类中国,故谓之大秦。”颜师古注释说:“大秦国出赤、白、黑、青、绿、缥、绀(gàn,音淦)、红、紫十种流璃。”因此,成批量的琉璃主要应来自大秦,它标志着丝绸之路从东到西已经全线贯通,这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不过,当时中国并不与罗马直接贸易,中间要经过波斯和安息商人的盘剥,因此,无论是罗马需要的丝绸,还是中国需要的琉璃,价格都昂贵到惊人的程度。

图片 30

“长信尚浴”是指长信宫尚浴府所使用的器物,“内者”是指管理皇宫少府中的官员。据《三辅黄图》记载,长信宫是长乐宫中的一处重要建筑,“汉太后常居之”。从汉景帝时代到汉武帝初期,长信宫的主人一直是汉文帝的皇后窦氏。窦氏是汉景帝刘启的太后,汉武帝刘彻和中山王刘胜的太皇太后。据推测,刘胜的妻子窦绾就是窦太后家的人,这件长信宫灯或许作为陪嫁品来到中山王家。刘胜夫妇将它视为至宝,死后放在身边。这反映了皇族子弟、诸侯王,与太后、太皇太后之间的一种特殊联姻关系。

针刺疗法是我国独创的防治疾病的一种方法,这种疗法使用金属制成不同形状的针,运用不同手法在人体上刺激一定的穴位,通过经络腧(shù,音漱)穴,调整人体脏腑气血,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刘胜墓发现的成套医针,更加证明我国的针刺疗法有着悠久的历史。

瓦器,现在通称为陶器。满城汉墓中的陶器种类之多、数量之大、品质之高,在历年来发掘的汉墓中都是少见的。据统计,刘胜墓和窦绾墓共出土陶器997件,包括壶、钫、罐、瓶、瓮、缸、盆、碗、钵、奁(lián,音连)、鼎、釜、甑、盒、盘、匜(yí,音仪)、耳杯、灯、卮(zhī,音支)等20余种。其中器表彩绘和朱绘的陶器达349件。彩绘纹饰是在陶器烧成后描绘上去的,易于脱落,但其中一部分出土时鲜艳如新,画法生动活泼,纹饰也更富于写实(图22)。

图18

被贬为平民长达十年之久的原昌邑王刘贺,也在享受着来自皇帝的恩宠。霍光死后,汉宣帝刘询亲政并迅速铲除了霍氏家族的势力,元康二年(公元前64年)汉宣帝亲自派遣山阳郡太守张敞去看望刘贺,深入了解他的生活状况。第二年春天汉宣帝下诏:“盖闻象有罪,舜封之,骨肉之亲,析而不殊。其封故昌邑王贺为海昏侯,食邑四千户。”(见《汉书·
武五子传》)汉宣帝巧妙地引用舜与象的故事,类比皇帝与诸侯的骨肉亲情,道出了封建社会“家天下”的实质。

一、从“皇帝恩宠”到“太后庇护”

汉代的诸侯王除了皇帝的恩宠外,往往还受到太后或太皇太后的格外庇护,或者说,太后或太皇太后就是那些诸侯王们的保护伞。刘胜的妻子窦绾墓中出土了一件旷世珍品——长信宫灯(图3)。此灯青铜材质,通体鎏金,精美华贵,惊艳世界。尤其是执灯宫女神态安详,左手执灯,右臂上扬,袖口自然下垂,燃灯产生的烟灰通过右臂吸入体内,以保持室内的清洁。此外,灯盘、灯罩可随意转动开合调节照射方向,设计科学巧妙。上部灯座底部周边有一行铭文为:“长信尚浴,……今内者卧。”

图片 31

图23

图片 32

图2

图9

满城汉墓中的铜钱,真实地反映了从“郡国五铢”到“三官五铢”的转变;而海昏侯墓中的铜钱,无疑印证了至少到汉宣帝时期这个转变已经胜利完成。由国家统一行使铸币权,一是使全国的经济命脉牢牢掌握在中央政权之下,对于统一全国的市场、物价有重要意义。二是极大地消弱了诸侯国的经济实力,堵塞了他们通过违法铸币积累财富的渠道。三是有效地保持了币值的长期稳定,人们有了积累、贮藏和转移财富的手段,社会的富裕程度显著增加,从而增强了国家的经济实力和民族的凝聚力。可以说,西汉开创了由中央集权的封建社会统一铸币的先河,而刘胜与刘贺墓中的铜钱就是这个重大历史事件的有力见证。

图7

图27

前面提到漆盘上的五个字:“医工五蘖汤”,就是一剂西汉时期配制好的中药,主治刘贺的疾瘘,即一种由风湿病所致的行走能力丧失的疾病。由于个别字迹不清晰,有人解读为“五禁汤”,意思是甜、酸、苦、辣、咸都要禁用。他们推测,这味中药是“清水、青菜煮地龙”,地龙就是蚯蚓。其实,仔细辨认可以确认,应是“五蘖汤”,而非“五禁汤”。五蘖汤,就是用春天发芽的桑树枝、杨树枝、松树枝、柳树枝、槐树枝各若干,切成片加适量水煎煮,民间也叫“五枝汤”,可以起到祛风散寒、疏通经络、活血化淤的效果。

图片 33

由此看来,从血缘上讲,刘胜是刘贺的爷爷辈,刘贺是刘胜的孙子辈。其实,刘胜与刘贺两家还有一层鲜为人知的密切关系。

图片 34

这套医针是目前见到的我国最早的金属医针。属于两千多年前遗留下来的“九针”。对照《黄帝内经》对九针的描述,可知有毫针2根,员针、缇针、锋针各1根,其余4根因残损不能辨识。

图片 35

据有关单位实测,海昏侯墓的酎金纯度在99%以上,每枚金饼的重量都是汉代标准的一斤,甚至还多一点。而满城汉墓的金饼纯度只有95~97%,每枚金饼的重量在汉代的一两上下。可见,满城汉墓中的金饼成色不足,份量也有问题。这其中就隐藏着刘胜死后,中山国日渐衰落的故事。

刘胜墓众多随葬品的一大看点,就是拥有大量兵器,包括青铜剑、铁剑12件;青铜匕首、铁匕首2件;青铜戈2件;青铜弩机37件;铜镞、铁镞、银镞503件。此外,还有铁长刀、铁刀(削)、铁戟、铁矛、铁铤、铁殳等兵器。最引人注目的是一件铁铠甲,出土时捆成一卷放置在刘胜墓的后室,已锈蚀在一起,经过修整后复原(图12)。这件铠甲为方领,对襟开口,短袖,共用2859片甲片连缀而成,甲片是由纯铁热锻制成。据有关专家研究,这领铠甲在形制上属于“鱼鳞甲”,在当时是一种新式的、较为先进的铠甲形制,为研究汉代防御装备的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标本。

图10

四、从“战乱频繁”到“天下大治”

最初的五铢钱是由各郡国分别铸造的。郡,指郡县;国,指诸侯国,因此叫“郡国五铢”。由于开始铸造的时间为元狩五年,因此也叫“元狩五铢”。“郡国五铢”铸行两年后,便出现了“郡国多奸铸钱,钱多轻”的现象。“多奸铸钱”是指使用便宜的铅、锡等金属掺进贵重的铜里铸钱,致使形状相同的五铢钱重量较轻。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公卿请令京师铸钟官赤侧,一当五,赋官用非赤侧不得行”,开始铸行“赤侧五铢”。这种“赤侧五铢”是以红铜作为钱的边缘,但使用起来也不方便,很快就被废除了。元鼎四年(公元前113年)汉武帝下决心将铸币权集于中央,“悉禁郡国无铸钱,专令上林三官铸,钱既多,而令天下非三官钱不得行,诸郡国所前铸钱皆废销之,输其铜三官。”(以上均见《史记·
平准书》)这里的“上林三官”是指由水衡都尉掌管的上林苑所设置的均输令、钟官令和辨铜令,由他们共同负责铸钱。至此,“郡国五铢”废止,全国通行“三官五铢”。

三是针刺疗法。刘胜墓出土了一套9根医针,其中金针4根,银针5根。金针制作精致,保存完好,针细长,上端为针柄,断面作方形或扁方形,上有小圆孔;下部为针身,断面为圆形。银针都已残断,形状与金针基本相同(图31)。

两座汉墓中所埋藏的大量铜钱,都是汉代开始发行和使用的五铢钱,俗称“汉五铢”。汉五铢是我国钱币史上使用时间最长的货币,历经七百多年的沧桑,因此也叫“长寿钱”。不过,满城汉墓中的汉五铢,大部分都是“郡国五铢”,即由各郡国自行铸造的五铢钱(图7);少部分是“三官五铢”,即由“上林三官”代表国家铸造的五铢钱(图8)。而刘贺墓中出土的铜钱,基本上都是“三官五铢”,铸造的年代大都集中在武帝、昭帝、宣帝三个历史时期,前后跨越大约50余年。

原标题:时代变迁:刘贺与刘胜墓葬品见证的西汉社会

无独有偶,海昏侯墓中也出土了同样的青铜错金博山炉(图17)和青铜鎏金透雕蟠龙熏炉(图18)。其造型、工艺和质量,都与满城汉墓中的那两件不相上下。这说明,熏香是汉代皇家和贵族普遍喜爱的一种卫生习惯和生活方式。

总之,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要实现真正的强盛,必须使自己的人民有充沛的精力和强壮的体魄,能够抵御各种疾病的侵扰,这就需要有先进的医疗卫生条件作保障。海昏侯刘贺与中山王刘胜墓中所展示的汉代皇族医学的发展和成就,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西汉时代国家的总体医疗水平和能力,在世界上是领先的。

西汉是一个多金的时代。据《汉书》记载,西汉皇帝曾频频以黄金赏赐有功之臣,汉武帝赏赐大将卫青黄金20万斤,赏赐霍去病55万斤。有人统计西汉赐金的总额达到89万斤之巨!

在刘胜墓的随葬品中,有一件青铜盆的边缘和盆壁上,三处都铭刻着“医工”字样(图25)。此盆敞口折沿,直壁浅折腹,平底假圈足。盆上有两处破损,经过精心修补,说明这件“医工”用的铜盆使用的时间很长,用坏后经修补重新使用,最后作为随葬品带入地下。而在刘贺墓的随葬品中,也有一件带有“医工”字样的漆盘,敞口浅腹,盘沿和盘底为黑色,周边为红色,红黑相间,非常好看。盘底上用汉隶写着“医工五蘖汤”(图26)。漆写的字迹有些模糊,显然也是使用了很长的时间。

那么,汉代皇家和贵族在日常生活中大量使用的熏香,究竟从何而来呢?这与汉代和海外的密切交往有关。众所周知,秦并天下时全境分置36郡,其后,南并五岭以南南越地,增置南海、桂林、象三郡。汉武帝时,南越增至九郡。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全国又设置13个刺史部,其中交阯刺史部辖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七郡(图19)。管辖的最南地域日南郡到达现越南中部的顺化一带,面向整个南海。随着汉代造船、航海技术日趋成熟,海上交通迅速发展。那时的帆船不仅可以驰骋于南海的波涛之上,而且还能远航至更加广阔的印度洋。这是我国历史上的第一条远洋航路,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海上贸易航路,被后人称为海上丝绸之路。按照《汉书·
地理志》的记载,这条航路自广东徐闻、广西合浦出发,经南海过马六甲海峡入印度洋,到达印度和斯里兰卡。再以斯里兰卡为中转点,前往更远的地方,单程需要10~12个月。一般去时带着丝绸、漆器、黄金等物品,回来时带着明珠、宝石、香料、木料以及珍禽异兽等货物。

当然,汉代的皇帝也会将黄金赏赐给诸王列侯。满城汉墓出土金饼69枚,其中刘胜墓40枚,窦绾墓29枚,每枚金饼重量为16~18克(图9),是当时考古发掘中埋藏黄金最多的汉墓之一。此外,墓中所有贵重的金属物品都带有灿烂的鎏金装饰。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到了汉武帝时期,国力已经强盛,为了巩固边防,开始反击匈奴。经过漠南之战、河西之战、漠北之战,彻底打垮了匈奴,危害汉朝百余年的北部边疆之患基本得到解决。到汉昭帝、汉宣帝时期,北部边疆少有战事,武备随之松弛。这便是海昏侯刘贺墓中很少有兵器的重要原因。

图片 39

图25

从两座汉墓出土的医疗用品中,可以看出汉代医学已经发展到相当的高度,那时的诸王列侯,享受着医工的专职护理,他们不仅注重治疗疾病,更关注着养生健康。其主要的医疗手段包括:

据史料记载,“汉五铢”最早是汉武帝在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下令铸造的。在这之前,国内通行的货币主要有榆荚半两、八铢半两、四铢半两、三铢钱等,均由各地铸行。此外,朝廷还制造了白鹿皮币、白金三品、云纹铜牌等钱币。上述钱币有的不能进入流通领域,有的是巨额不足值,有的仅为一种辅币。西汉开国后的几十年间,货币处于一种币值不定、或大或小、钱法紊乱、盗铸横行的局面。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汉武帝为了统一货币,使铜钱形制规范、轻重适中、铸工精美、使用方便,“罢半两钱,行五铢钱”,开创了一种新的币制。

图12

图片 40

六、从“崇尚黄老”到“尊崇儒术”

图片 41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