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京沪白领图鉴:隐形土豪、无产中产阶级和猪猪女孩

几个月前,DT君通过饿了么的外卖数据扒出了魔都白领的生存鄙视链,广告加班党们凭借不分昼夜的爆表外卖订单,勇夺最艰苦奋斗称号。

图片 1

消息一出,不少帝都同学感同身受,纷纷索要帝都的外卖加班图谱。

来源:DT财经——第一财经旗下数据内容与社群平台,用大数据解读消费社会和商业图景,连接数据、机构和人群。本方经授权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在汇聚了最多大公司的帝都,白领们的生存状况到底如何?DT君(公众号ID:DTcaijing)将继续本着用数据摆事实的精神,通过饿了么数据为各位奉上职场加班外卖大赏——帝都篇。

作者:唐也饮

1.帝都加班势力版图,都是那些熟悉的商圈

我们比较了名媛、金融精英、互联网新贵们在京沪的生存状况,一一决出了胜负——上海南京西路的名媛过得更精致,但北京的金融精英们才是真的壕,互联网新贵们在北京更可以事业生活双丰收。

不少初到北京的年轻人都幻想过这样的夜生活:下班后约上三五好友,喝个小酒,撸个烤串。而现实情况是,眼见天色渐暗,看着屏幕上未完成的工作计划,你赶忙去往公司“精心”准备的食堂,或者麻利地打开外卖App,开启了又一个晚上的挑灯奋战……

DT君的北京同事最近深感被“伤害”。

并不是所有加班群体都会被外卖订单发现,但过了下班点仍将外卖目的地选在办公室的白领,大概率就是要挑灯加班了。靠着他们,DT君找到了全北京城夜间外卖订单量最高的500座写字楼。

盛传,上海都是月薪5千却过得像5万的精致“猪猪女孩”,北京却是月薪5万过得像月薪5千的“猪猪”。同事作为国贸名媛,对这种把国贸跟望京、西二旗等拉到同一水平线的标签很是不满,强烈要求本君为其平反。

通过地理空间信息算法,我们将这500座写字楼的集聚度展现在地图上,就得到了一张帝都的夜间外卖热力图。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北京到底是不是这样一方水土,干掉“女孩”,只留“猪猪”?DT君尝试拿出京沪近八百个地铁站的相关数据,看能不能帮她厘清在京沪白领鄙视链上的正确位置。

这些热力区域聚集了最多既要加班爆肝,却没能享受优质食堂待遇的白领们,所以也可以说是一张帝都艰苦加班势力版图。

▍北京有4个中心,上海有一堆

图片 2

城市自有格局,青年们被框在里面转悠,慢慢被塑形。总说京沪人儿气质不一样,城市模子绝对是极重要的原因,我们就先用数据来算算两座城市整体格局上的差异。

在城市其他区域沉入黑夜的安逸后,吃着外卖进入加班模式的写字楼们,点亮了北京城主要的商务圈,东边有泛CBD和望京商圈,西边有金融街、中关村和上地商圈(上地商圈包含西二旗和后厂村在内)。在中关村和以国贸为中心的泛CDB区域,外卖热力值更是集中飚红。

简单来说,DT君采集数据建立BLECTS体系为各个地铁站打分,得分越高的地铁站代表区域拥有更多资源和活力(DT君注:算法见文末注),在地图上表现为那些更红的地方。

(本文的商圈定义根据高德位置的标注计算得出,泛指某片商圈而非特定街道或园区。)

泛国贸CBD、金融街、中关村和望京是北京最红火的四片,有点四大阵营的意思,中间地带因为首都功能特性没有相连。

究竟是哪些行业精英在挑灯夜战?我们将大公司对号入座,得到了以下加班行业地图。

图片 3

图片 4

这种阵营分割跟青年们活动路径和边界关系挺紧密。

IT互联网自然是没有缺席。

对上文提到的地铁站排名打分进行聚类后,我们找到了北京8个城市中心站点的公共交通半小时覆盖圈。

中关村和上地都是被互联网企业们送上加班地图的,前者见证了互联网的发家,现在还拥有字节跳动、爱奇艺、去哪儿等大牌企业;后者坐拥百度、网易、新浪、滴滴等公司,是大厂新地标。

图片 5

望京的上位同样离不开互联网行业的努力,这里除了有西门子、爱立信以及打造出奔驰的豪车生产商戴勒姆等世界500强,还有阿里巴巴、高德这样的互联网大厂,以及一溜的传媒公司和创业企业。

北京的城市中心分散在各个角落,各城市中心主要覆盖圈相互并不太打扰,比如说,中关村人半小时勉强出海淀,而国贸人半小时最远到西城。

国贸泛CBD获得的高热度则力证了,在北京还存在着大量非互联网公司的加班族。这里有众多世界500强公司,也聚集着各种投资金融机构,大裤衩附近围聚了不少传媒公司,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和个人工作室也拼了命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租下几个格子间……大家艳羡着光鲜亮丽的国贸名媛,他们熬夜苦战的外卖却告诉我们,其实大家都得辛苦讨生活!

上海就很不一样了,热点都连成片聚在内环以内,一圈圈荡开去,凝聚力和向心力跃然图上。

2.互联网民工逃不开996,但国贸名媛讨生活更不易

图片 6

基于以上的夜间外卖热力分布情况,我们瞄准中关村、上地、望京、金融街以及国贸泛CBD,从不同角度揭秘帝都各行业精英白领们的加班生活,看看到底谁在加班事业上更“优秀”?

DT君又做了一个上海14个城市中心站点的主要覆盖圈图,重合度相当高。同时,由于大量贯穿全城的线路存在,上海城市中心可服务的圈层更加广阔,上海南京东路站与徐家汇站的辐射范围有近半重合,它们都跨越了几条环线。

DT君决定进一步从夜间外卖行为的规模和下单时间来进行观察,居高不下的外卖订单量说明了加班的普遍性,而周末也不休的下单时间则体现了职场人士繁重的工作量。

图片 7

根据饿了么的外卖订单指数高低,DT君将这几个商圈的加班写字楼堆叠在地图上。

这样就很能理解京沪两地年轻上班族群体的不同生存状态了:

图片 8

北京几大阵营各有各的style,工作那么累,人又那么懒,实在不想走出日常活动圈,于是中关村人一年可能也去不了两次国贸。

从商圈外卖高楼的平均订单指数可以看出,望京和中关村的成绩十分瞩目,代表了两地领先于北京城的平均加班艰苦水平。

上海只有一个大阵营叫做内环,去这里的时间精力成本又相对较低,于是,不管住在五角场还是七宝,逛过,就都成了精致的内环人儿。

而要论奋的尖子生,还是大多贡献自撑起城市天际线的国贸泛CBD,这里集聚了最多的高订单量外卖大楼。在夜间外卖订单TOP
10的写字楼中,来自泛CBD商圈的写字楼直接承包了前几位,剩余的名次则被望京和中关村瓜分。

看完这四张图,DT君的感受是,难怪上海会给人遍布精致“猪猪女孩”的整体印象。

图片 9

不过国贸名媛就要这么认命了么?不不,要把京沪职场名媛鄙视链拉清楚,还得把北京各个阵营都拉出来排排坐,跟上海一一比较。

想到到此前备受吐槽的“996”工作法,DT君顺带看了下周六的订单数据,互联网公司聚集的商圈在数量上终于占了上风:坐标中关村的写字楼占据了周六订单TOP
10的一半,上地也摘得一席。

▍国贸VS南京西路:谁站在鄙视链的顶端?

图片 10

国贸大妞的比较对象,一定得是南京西路的Maggie和Vivian,否则掉面儿。

不过,DT君也发现,进入996工作模式并不是互联网公司的专属。即使是在周末,坐落于国贸泛CBD核心位置的建外SOHO,还是在加班点外卖这件事上表现优异,勇夺第一。

北京的国贸CBD位于北京东二环与东三环之间,包含国贸站、大望路站和金台夕照站。

建外SOHO引起了我们的强烈兴趣,不管是工作日夜间还是周六,TA都是全北京城叫外卖最多的写字楼,到底是哪些小伙伴如此勤劳?

上海南京西路位于上海内环核心,包含南京西路站和静安寺站。

图片 11

从地铁站区域聚集的资源来说,它们都站在各自城市鄙视链顶端,大望路站与国贸站的BLECTS得分包揽北京TOP
2,静安寺站与南京西路站也正好是上海的TOP 2。

(图片说明:建外SOHO,图片来源:SOHO中国官网)

图片 12

简单查询了下,这里入驻的公司覆盖了文化传播、广告、金融投资、医药、科技、咨询等多个行业,十分混杂——按照我们在魔都的分析经验,文化传播与广告可能对加班外卖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但考虑到金融投资、咨询等行业也不清闲,并不太清楚是哪些公司加班更狂热。

两者有多像呢?近半的高级写字楼内装着金融与专业服务业的白领,众多知名外企入驻。我们进一步计算了优质零售面积与办公楼建筑面积的比值,用来大致评估优质商业供应的充裕程度,结果国贸CBD与南京西路的这个数值也十分相近。

但可以确定的是,国贸白领的生活远没有他们所在的写字楼那么光鲜。

不过,“人设”雷同的两个“圈”,给名媛Maggie们提供的体验并不相同。

相比之下,上地点外卖熬夜的势头就比较弱了,从平均艰苦程度到夜间外卖订单的规模,都与其他几个商圈有差距。

从收入说起。办公室租金能很好地体现租户公司的壕程度,也一定程度能说明员工待遇水平,按此评估,国贸的公司平均比南京西路略壕些许。

据DT君多方打听,上地的互联网公司们往往为员工提供了极好的加班福利——公司食堂不只管你一日三餐,甚至还为深夜奋斗的同志备好了加班餐(头可以秃,干活的力气不能失去)。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何都是互联网重地,上地的加班外卖情况看起来远不如中关村。

但是,更高的待遇并没有对应更奢华的享受,购物中心底层租金为高端气质代言,南京西路在这一项上领先国贸好大一截,二手房价格也体现出其更高的消费力。

在知乎,关于“哪家互联网公司加班更夸张”的提问下,一则来自某互联网大厂员工家属的回答获得了高赞。DT君从中似乎也窥见了一丝关于996工作法的“隐情”。

在吃喝玩乐的供应方面,国贸同样略逊一筹。我们统计各商圈内地铁站周边500米范围内的餐饮、休闲娱乐和运动场所,发现:南京西路虽然菜系种类稍少一些,但提供的就餐地数量是国贸的近3倍;休闲娱乐和运动方面,南京西路更是在丰富与密集两个维度上都领先。

图片 13

图片 14

而盘踞着“三行一会”及各大金融机构总部的金融街,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对于外卖的偏好与其他商圈相比,都显得微乎其微。原因无非就三类,加班风气不够重,单位食堂不错,或者是收入撑得住天天下馆子——不管哪一个,都比吃着外卖加班要幸福。

国贸人想请客吃点贵的,竟然是吃江浙菜的,吃完饭去安静地喝喝酒、品品茶,顺便谈谈心。

3 对外卖深沉的爱,都来自于帝都白领们吃不上饭的泪

南京西路人可以去奢侈一把蟹宴,完事儿就去酒吧摇摆。

当金融巨子们立稳了自己的体面人设,以国贸为中心的泛CBD商圈却显示出对于外卖的惊人偏好。传说中高大上的CBD,怎么就成就了那么多外卖加班党?

运动品类更是体现出明显的气质差别,健身中心和游泳馆这两类常见的不用多说,国贸的武术馆、溜冰场和网球场处处透出坚实的力量。

DT君仔细研究了一番,工作量繁重是一方面,这些商圈有限的餐饮配套也是促成批量外卖党的重要原因之一。

南京西路的舞蹈、瑜伽和高尔夫场就代表温柔的优雅。

通过以上商圈内不同价位的餐馆数据,我们可大致评估一下各地区白领们的工作餐幸福感。

综上,奢华、丰富、精致这些词都属于南京西路的Maggie,与之相比,国贸大妞的生活竟然算得上是接地气。这条同人设的鄙视链,南京西路Maggie确实站得更高。

结果显示,望京以丰富而平价的餐厅选择吊打了一众商圈,不管是整体还是平价餐馆数量都超出第二名的中关村一大截。面对如此丰富的餐馆,望京的创业者和传媒人仍旧忙到没时间下馆子吃,选择叫外卖加班,可以说是相当拼了。

不过也不用灰心,对于同事这种混在国贸的普通名媛来说也是好事,虽然生活可能不如Maggie一般精致,但花钱比人家少呀,买房速度说不定就能快上个三五年,早日扛上房贷,成为人生赢家。

图片 15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